两年来坚持向国内打电话的一些体会

学好法是我们助师正法的保证


【明慧网2002年10月9日】1999年7.20以后邪恶势力对大法进行了全面的、彻底的、毫无人性的迫害。面对邪恶铺天盖地的谎言,面对大陆的恶劣环境,面对等待救度的众生。大法弟子对法的正念、正信受到了挑战,我从迷茫、徘徊到坚定地助师正法。在这个过程中我感受最深的是学法的重要性。

我是1997年7月开始修炼的。从我第一天翻开《转法轮》,五年来,这本书没有一天离开过我。师父在《转法轮》中告诫我们:“五套功法一步到位,高层次的法一定要学透”。所以无论多忙,我都会找时间学法。有时我会感到法的每一个字都溶入我的身体中;有时我会感到,我的每一个细胞都溶入了法中,有时我也会感到大法后面层层的无边法理。我真实的感受到了乘法船悠悠的玄妙。在静静的学法中,我发现自己在变,以前在意的事情,不再多想了。随着对法理的认识提高,我的行为变得圆融了。在“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的过程中,一步比一步走得更扎实。

我已经坚持向国内打电话两年多了。我认为打电话是窒息邪恶、讲清真象的快捷方法。在打电话的过程中,我喜欢给对方先放音乐。对常人放一些大法弟子的歌曲。对有过修炼经历的人就放普度和济世,整个谈话都在音乐的伴奏中进行,效果非常好。下面介绍几个我打电话的实例。

一次我得到了一些恶警的电话,拨通后却发现有的是邪悟的人。那个邪悟的人开口就说了很多对师父和法不敬的话,而且不让我插话。我对她说,你曾经是个修炼人,知道师父和法对宇宙和众生的重要性,你这样口无遮挡,我要对你念师父的正法口诀了。她听后慌忙放下了电话,再打她就不敢接了。

第二天我又打通了她的电话,先给她放大法音乐,她问我你是谁?我说不要说话,先听一段音乐吧。几分钟后,我问她还记得吗?她说记得。我说:你还记得这个音乐我真为你高兴。我告诉她我是加拿大的大法弟子,师父说我们国内国外的弟子是个整体。虽然我们生活在国外,没有直接面对邪恶,但是我们知道你们所承受的。你们在邪恶的迫害下走了弯路,我们不怪你们。我们是真正的一家人,回来吧!师父说不愿落下一个弟子。我说不下去了。她问我:“你怎么哭了”,我说:“我为你而难过,为你宇宙里的众生而难过”。然后我不说了,几分钟后,她说:“怎么不说了,说吧。我在听。”(我听出她也哭了)我给她读了师父的北美讲法和去年年底到现在的经文,有些经文她让我反复读。

她诚恳地说谢谢你给了我这个机会。你们真的不知道我们所承受的,虽然你们说理解我们,但是你们真的不知道这边所发生的,你们是想象不出来的。我会记住你的话,做师父的真修弟子。我说请把你的感受和我今天讲给你的告诉那些和你一样走过弯路的同修。为了避免再次遭到迫害,你们可以采取离家出走的方式。坚持下去,时间不会太长,我们不希望我们的大家庭里有一个成员掉队。她说记住了,我们会走好自己的路,做师父的真修弟子。她重复了三遍象似自语又象说给我听。普度和济世的音乐在不知不觉中结束了,我们谈了一个半小时。

一次在给北大毕业的邪悟者打电话时,是他的父亲接的。我们寒暄了一会后,这位父亲还是不让他的儿子接电话,他说他的儿子以前学过法轮功现在不学了,这是政府帮教的结果。关于法轮功政府已经定性,他对政府表示支持。我说中国有句俗语“知子莫过于父”。您知道您受过良好教育的儿子是不会轻易相信什么的,您也知道法轮大法好。要不您为什么没在政府迫害之前制止儿子修炼哪?因为您看到了法轮功给您的儿子带来的身心变化。今天您是在您的儿子遭受迫害下不得不做出的选择,但是你心里知道谁是谁非?这位父亲沉默了,最后他感慨的说:“谢谢你的关心,好好在加拿大发展。”事后同修告诉我这位父亲是个态度很凶的人。

我也曾经给大法弟子的家属打过电话。一次打给一个大法弟子的丈夫和儿子。他们以对大法的不理解和怕心为借口,不肯去关心被关在精神病院里的亲人。她的儿子正在准备高考,说怕被母亲牵连不能录取。他还抱怨说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是弱肉强食的。我说“真善忍”是使人道德回升的好功法。你的母亲把你养大,你是最了解母亲的人,今天她因为修炼“真善忍”被迫害,你都不敢关心,却还在埋怨社会。只有从我作起,社会的风气才能好转。一个连母亲都不敢爱的人,读了大学又有什么用哪?我问他,你看过那些描写烈士的书吗?他说看过。我说你的母亲比他们要不知伟大多少倍。等法正过来,你就会为有这样的母亲而感到自豪。我对这位大法弟子的丈夫说,如果你真爱你的妻子,就应该大胆地去关心她。你这样唯唯诺诺会给你儿子的心里投下阴影,让他今后无法面对人生。如果妻子和儿子对你都不重要的话,你的生活将是黑暗的。你的人生中也不会有真正的朋友和快乐。在后来的电话中,他们告诉我,他们去看了这位大法弟子,而且正在想办法帮助她。她的儿子还对我说,他躲过了警察的检查给妈妈带去了笔记本,告诉了妈妈国外打来的电话。他说他的妈妈很高兴。

香港事件发生后,我给香港政府和司法部门打了电话。我给他们讲了大法在世界的洪传情况,也讲到了江氏把邪恶带到了德国,不仅让焊死井盖而且连本国人都不让穿黄色衣服,荒唐到了极点。在冰岛,当首恶走过喷泉时,靠他这边的泉水竟然喷出的是黑色,天上还罩着乌云。在首恶访问期间,冰岛人很多人家插黄色横幅上写“恶有恶报”,还爆发了上千人的游行,要求政府让首恶尽快离开冰岛。香港人更是身有感受,首恶两次来访,都带来了口蹄疫和瘟鸡。不仅给业主带来了倒闭之灾,而且给香港人带来了恐慌和生活的不便。全世界都知道,生活在大陆的人,就像囚犯,没有任何人权和自由可谈,只能是强权政治的牺牲品。那个首恶无论从年龄和国内外的舆论都不可能在位太长时间。难道你们真的愿意迎合个别人为讨首恶欢欣而葬送你们永久的幸福吗?香港的五十年不变的一国两制体现在哪儿?你们真的愿意让香港成为第二个中国吗?他们听完后都感到问题的严重性。非常感谢我对他们的关心,并告诉我应该给他们的上司打电话或写信,有的还直接给我他们上司的电话和传真。

通过给香港打电话的反馈,我想到在讲清真象的过程中,如果我们能让他们感到这场迫害正在他们身边发生,随时都会危及到他们,就会使他们引起关注。

师父说:“现在你们发正念时,一立掌,邪恶的生命马上就逃走了,发出的功都得到处去找那些邪恶,天上地下到处去找它,哪儿有,就清除它,邪恶已经不敢轻易露面、已经没有能力再组织大面积邪恶生命向大法弟子进攻了,是大法弟子已经占据主动了,发正念时在到处清除它们,直至全部除尽。”(《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我理解这是法对我们的要求。是我们大法弟子扭转乾坤的时候了,抓住历史时刻,彻底结束这场邪恶的迫害。

我们有幸能成为主佛的弟子,我们有幸与主佛传法时期同在。我们是大法造就的生命,同时我们也肩负着助师正法的使命。每个大法弟子应该摆正学法炼功,正法与常人生活的关系。从《转法轮》到师父的各地讲法,都反复告诫我们学法的重要。我们个人对法的理解和认识,决定着我们参与正法之事的结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