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西山坪劳教所酷刑种种

【明慧网2002年10月9日】西山坪劳教所位于重庆市北碚区,那里由司法恶警与吸毒劳教人员勾结迫害大法弟子。那些恶人用尽了残忍、恶毒的酷刑,完全是以下流的手段对法轮大法修炼者进行肉体摧残及精神迫害。现在把我亲身经历简单说一说。

2001年12月10日前后,在西山坪劳教所教育大队(即七大队一中队,大队长田晓海,中队长刘华,绰号刘黑娃)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有80多人,另有毒教(吸毒劳教人员)共250多人。2001年12月份西山坪调来了大批的恶警,大概有30多人,从12月17日开始对大法弟子进行了又一轮的高压迫害。他们以恶警10人配搭最狠毒的毒教20余人为一班,以单独训练队列为名,在院坝内打、拖、反拖、反拖着跑、或拖上楼又拖下楼,往返折腾。一个上了岁数的法轮功学员被20多个毒教拖打。就这样折磨了一个星期达不到目的,邪恶之徒又开始耍另外的花招,他们把七大队一中队的一、二楼分为四个分队,即底楼为1、2分队,二楼为3、4分队。

4分队被恶警们谓之严管分队,由周本忠等恶警所管,有四个舍房,每个舍房由12名以上的毒教人员组成,对大法弟子一个个单独地进行迫害。

首先是在饮食方面进行限制,每顿饭只能食用正常餐的1/4,即不超过一两米,不许洗脸、洗手及饮水。平时他们以蹲、叩、站、坐等等方法迫害大法弟子。坐是以正坐,两手放于膝盖上,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十几个小时,时间一长腰酸背痛、屁股溃烂。如背稍微弯曲,看守的毒教便冲过来就是一拳。

再有就是骂、打、烧、烫、拔头发、扯眉毛、钻耳朵、堵嘴巴、卡喉咙等等,骂:就是骂大法师父、骂大法、骂祖宗用尽一切污秽的言语;打,包括“打麻辣鸡块”、“贝母”、“润喉片”、“穿心莲”、“蹄花汤”、“五雷灌顶”等等。“打麻辣鸡块”就是用脚踢或拳击两大腿内外两侧,着重是麻筋,打后两腿青肿不能站立,或四肢不能动弹,不能下蹲解便;“贝母”就是将大法弟子弯腰90度后,用手肘关节在背心处用尽全力击打,当时可打倒在地,口吐鲜血,后遗症多为内伤吐血者多,或肾坏死;“润喉片”则是用拳头打咽喉部内面的会厌为主,一拳即吐血数口;“穿心莲”即是用两个拳头同时击背心和胸部,最为惨毒;“蹄花汤”则是用盅盅或其它硬物在两脚踝骨上猛击,让人痛彻肺腑;“五雷灌顶”即是用凳子或其它东西猛打头顶。还有用针刺手指、烧眉毛、扯头发等等。这里只是略举几种,其实难以枚举。

这样的刑罚每日数十遍,已经持续了七个多月。更为恶毒的是,从严管分队的12舍房开始,等那十多个毒教的恶毒招数使完了,恶警又将大法弟子调到13舍去迫害,而13舍房的毒教又没招儿了,再又被调进14舍房、15舍房等,没有休止地遭受迫害。

江XX政治流氓集团根本不讲法律,执法犯法,恶警利用恶人迫害大法弟子,完全是恶人当道。西山坪严管分队中的助纣为虐的恶人有:12舍房由邓平,领着一帮恶徒共有十二三人;13舍房则由刁孝维、夏先科(永川人)等12恶人占据;14舍房由孔林、何卫东、曹阳(永川人)等13人为首进行迫害;15舍房由王建鹏为首领着一帮十恶之徒,后来王建鹏被“提拔”为值班及播报员之后,何卫东接替,还有胡太平、段伟等等一帮歹徒,被恶警所操纵。这些歹徒如果能强迫一个法轮功学员违心妥协,可获取奖分500—1000分,即可提前5—10天解教,何卫东减刑达8个多月,可见作恶之多,而恶人们将炼功者打伤了医,医了再打,如此周而复始。

以上是我所经历的一二,更多的难以笔叙。

大家想一想,修炼法轮大法的人都是按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是没有任何恶习的善良人。而现在,江XX政治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弟子都要配之以“帮教”,恶警选帮教都指名要被多次劳教的恶习甚深之人,为迫害一个修炼者,多则配以十多名毒教作为“帮教” 。平时“帮教”说的每一句话根本就不堪入耳,大家可想而知,用这种道德沦丧的人来“帮”什么,“教”什么,他们要将好人往哪里“转化”,“转化”成吸毒、偷盗、淫乱等道德败坏的人吗?其实恶警利用“帮教”迫害法轮功学员,实质上就是在“借刀杀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