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会洗脑中心大批警察受到天理的惩罚


【明慧网2002年11月11日】“河北省会洗脑中心”全称“河北省会法制教育培训中心”,是一个对大法学员进行肉体折磨、心灵虐杀的纳粹集中营,他们巧取豪夺、大肆敛财,抓来的大法学员每人被摧残三个月,勒索六千至一万元不等,走时还要对大法学员及其家属敲竹杠,不给“好处”是不会轻易放人的。洗脑中心自去年8月成立至今,共计前后残害过250多名大法学员。

这里的实权操纵在石家庄市公安局手里,市公安局副局长郭锁山担任洗脑中心的一把手,其次还有几名主任:梁、韩、袁、李、周,除周姓警察是从劳教所调来的外,其余都是由各公安分局抽来的。

“河北省会洗脑中心”下设几名处长:孔繁运、陈玲、袁书谦等,此外还有若干名男女警察。直接对大法学员实施肉体和精神上残害的就是这帮人——从劳教所抽来的迫害大法学员最卖力的凶手。由于这些劳教所警察直接参与对大法学员的迫害,“上边”害怕他们被大法弟子所影响,除六名“主任”和三名“处长”外,其余警察每隔一段时间就从劳教所换一次人。这伙人为了权力天天明争暗斗、尔虞我诈,互相安插自己的耳目、打小报告,搞得人心惶惶,到处是陷阱。

值得一提的是,洗脑中心的误入歧途者全都是在高压下被迫妥协的,时至今日,绝大多数人看清了洗脑中心的丑恶,发表了“严正声明”,又汇入正法洪流中;也有坚定的大法学员凭正念走出了洗脑中心。恶人们急忙装电网、玻璃渣、监控器、换保安。大法弟子拒不妥协,恶人们不敢声张偷偷把人送回家;也有一些人被迫妥协,但他们很快就清醒了,之后被迫流离失所(洗脑中心对放出的人搞“跟踪帮教”,实质是继续变相残害,怕他们清醒后发表严正声明),搞得邪恶之徒焦头烂额,已经力不从心,只有对一些大法学员实行超期关押,如:河北经贸大学教师冯怡,被警察关押超过三个月仍不放人,警察还胁迫单位又掏了一万元,继续关押至今已五个多月;洗脑中心还对单位效益好的或富裕的家庭敲竹杠,如人民银行的杜艳尊自六月初被非法关押至今,其单位又被迫出了一万元,拿高额费用残害自己的员工。洗脑中心还对所谓的“重点人员”实施监控,变相限制人身自由,如王博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被洗脑后在中心被超期关押一年,今年九月份复学后,他们联系中央音乐学院暗地实行跟踪,就连王博“十一”的放假七天,也被软禁在洗脑中心里,不准她出门。

然而善恶必报,迫害正法修炼者绝没有好下场。洗脑中心的暴行已招致天怒人怨。到现在已有大批警察得到上天的警告:洗脑中心迫害大法弟子的歹徒崔姓女警得了不治之症,靠昂贵药物维持性命,且每天都在病痛煎熬中度过,又在这伙警察间的勾心斗角中败下阵来,提前“退役”,竟还不悔悟,又跑到石家庄桥东区办的洗脑班继续残害大法弟子;另外迫害大法弟子最残忍的恶警孔繁运心脏突然异常,迫切需要救治;负责搜查房间的陈玲患了肾病,不得不离开洗脑中心;周姓主任莫名其妙失踪一个月,原来治病去了;据可靠消息,其他的郭、梁、韩、袁、李等公安局警察身体都非常虚弱,浑身是病;姓王的女警也得了胃出血……警察们对外对内都严密封锁消息,他们掩盖的目的就是非常害怕别人说他们干坏事遭报了。详细情况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天理绝对公正,石家庄彭后街派出所副所长赵庆祥就因残害大法弟子在去年暴病身亡,死时五脏六腑全部溃烂,此事在公安系统中震动极大。希望洗脑中心的警察能够及时醒悟,否则真正的灾祸就将开始。

犯罪恶人:
郭锁山,石家庄市公安局副局长、河北省会洗脑中心主任,传呼:96777-3011,办公电话:0311-7026911-3859。
石家庄市公安局其他局长的办公电话:0311-7026911转3001、3352、3828、3731、3006、3735、3895、3820、3893、3890。
石家庄市公安局纪检书记的办公电话:0311-7026911-38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