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张北洗脑班绑架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明慧网2002年11月11日】在河北张北县洗脑班,大法弟子每人一间房子。由610、公、检、法及城镇人员陪吃陪住,大法弟子互相之间不让见面,洗脸、漱口、去厕所全由他们跟着、看着,没有一点自由。恶人们辩论不过大法弟子们就破口大骂,语言之低级下流是无法形容的。后来两位大法弟子因不屈服于他们的暴行,被秘密送往张家口洗脑班。

有两位女大法弟子已经怀孕,也被他们绑架到了洗脑班。其中一位被他们秘密送往高阳劳教所。该大法弟子在高阳劳教所受尽酷刑、受尽污辱,被折磨得颈椎、腰椎脱位不能行动,由河北省医院检查证明已经高位瘫痪,无法治疗,高阳劳教所通知家属接人。她的丈夫把奄奄一息的她接回家。在婆婆的精心照料下,身体刚刚有点好转。这次邪恶之徒趁她丈夫不在家,硬是用床单把她抬到洗脑班。她被他们拉拽的大出血,还强行送往医院做剖腹手术,大夫一检查发现还有三个子宫肌瘤,手术会造成人的生命危险,他们又把她抬进洗脑班。在那里她吃不进去饭,睡不着觉,精神状态极差,在其和家属的强烈要求下,总算回了家。回家后,恶人们三天两头去家里让其做剖腹手术,又强行送往医院。手术台上该大法弟子把嗓子都喊哑了:你们还有没有人性,两条人命你们谁敢签字作保出现意外,谁敢负责!大夫见状也不敢给做,让其回了家,可是邪恶之徒仍然不罢休,非法搬走了他们的彩电,推走了摩托车,还常去逼其做手术,该大法弟子无奈被迫流离失所。

另一位怀孕的大法弟子妊娠反应强烈,被恶人们绑架去好几天滴水未进,呕吐不停,已经奄奄一息才让其回了家。

还有一位大法弟子因没有生活来源,正准备出外打工。因被恶人们怀疑去北京上访也被绑架到了洗脑班。

恶人们肆无忌惮,老人也不放过。其中一位50多岁,没有文化的农民,没炼功前一身病。修炼以后身体变好了,继续种田维持生活。六月份正是农忙季节,恶人们没有任何理由从家里把她绑架到了洗脑班。邪恶之徒利用该大法弟子善良单纯的一面,随意打骂污辱她。公安局政委赵春富、610办公室主任孙建军、侯建平、尤其是张北县宣传部部长闫杰,为了掩盖他们的丑恶的流氓行径,把张北县陪同的人员支走。拉上窗帘,插上门,威逼、欺骗、恐吓、并随意污辱该大法弟子。由于该大法弟子被关了一个多月,耽误了地里的农活,造成了严重的经济损失。

另一位是60多岁的老太太,老太太在恶人们抓人前去了家住北京的闺女家。他们去老太太家里得知人不在,公安局、城镇,六七个人开着警车去了北京。让老太太回张北,老太太的闺女说:“我妈犯了什么法了?你们开着警车来抓她,难道我妈连来闺女家的权利都没有吗?你们这样做给我们全家造成多么不好的影响,我妈还没来得及出去转一转就让回。第二天闺女带着母亲出去转了半天,他们跟着监控了半天。大法弟子走亲戚的权利都被他们剥夺了,还有的大法弟子走亲戚被他们从半路截回来。

此次抓捕由公安局李海亲自带队,他说:这次谁不写保证非得让他家破人亡。目前他们仍然在迫害大法弟子。岳万林因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修炼法轮功后,被他们逼的流离失所,最近恶人们把她从外地抓回,关进看守所,准备判刑。

刚刚获悉:他们又秘密开会决定再次抓捕大法弟子。紧急呼吁看到此文的大法弟子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操纵此事的邪恶因素。

这一桩桩一件件,都记载着邪恶之徒破坏大法与迫害大法弟子及家人们的证据。恶人们使多少个温馨的家庭被逼妻离子散,失去了往日的欢乐和温暖,从1999年7月22日到现在,有好几位大法弟子,被他们非法送到看守所、劳教所。每次放人时,都非法索要押金4000元-6000元,说一年以后给,但除三个人要出一部份,其余的人,押金现在还没给。他们口口声声地讲什么法律,但是他们对大法弟子从来都没有讲过法律,610的一句话或公安局的一句话就是法律。通过几年的接触,他们明知道我们在修炼真、善、忍做好人,但是为了达到独裁者江XX要对法轮功“肉体上灭绝,经济拖垮,名誉上搞臭”的目的,竟不择手段,残害无辜。

所有参与迫害好人的恶人,如果你们尚有良知,扪心问一问:你们这样做难道不可耻吗?不要再用那些阴险、狡猾、奸诈的手段,仗势欺压好人了,不要继续干那些伤天害理的勾当了,即使是所谓的“奉命行事”也摆脱不了最终可耻的下场。人不治天治,“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不会有一个能逃脱惩罚的。“真、善、忍”是天法,善恶有报是天理,在此奉劝世人切莫助纣为虐,迫害大法弟子必有恶果,善待大法弟子功德无量。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