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洗脑班见到的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2002年11月12日】我是一个普通的人。我想了很长时间才写这篇文章,当然肯定是受了炼功人的感染(其实所有与大法弟子接触的人都受到了感染),也是有良知的人的呼唤。

自99年7月份从电视上看了很多法轮功的事情,当时我觉得这些人不可思议。法轮功学员真的是电视上宣传的那样吗?我在没有到某“法制基地”之前,我虽然不完全相信媒体的宣传,但也不了解这一群炼法轮功的人到底是一群什么样的人,他们的行为、人品、价值观和一般人有什么不一样。

炼功人什么人都有,我只能用我看到的和听到他们讲、做的来说明他们是一些什么样的人。有一位张先生,在单位人缘很好,工作积极,单位上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非常好的人。张先生因上访被劳教一年半,释放后没回家就被骗到某“法制基地”(大法弟子称洗脑班),在这里被洗脑6个月,最后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写了所谓的“三书”。可写完“三书”后他给别人讲,这样做就像刀子扎他的心。可想而知他是在怎样的情况下写的“三书”。

有一个12岁的女孩,非常聪明,上学跳级,因跟妈妈炼功,在洗脑班被关了4个多月。在关押期间正遇上六一儿童节,其他孩子都可以天真烂漫地享受节日快乐,而这个12岁的孩子却被关在铁窗里没有自由。在2002年新的世纪,在现代化高度发展,人类向文明迈进的时候,一个12岁的孩子在所谓的“人权最好时期”的中国竟遭遇这样的磨难,不是我亲眼看到真是难以相信,我为此而流泪。

某大学一女研究生,因炼功被送来洗脑,说是送来,其实是被骗,甚至去十几人连拉带抬弄来的,用另一个词表达,那就是绑架。在洗脑班为了让她写“三书”,几天几夜不让她睡觉,可想所用手段之卑劣。

某单位一位经理,在单位上是有口皆碑的大好人,历年都是单位的先进工作者,是单位里工作的楷模,这样的好人都被送来洗脑,真是不可思议。

某女士,六十多岁,没有多少文化,是典型的中国家庭妇女。炼功不就是为了锻炼身体吗?在洗脑班她不善言谈,有时从房间出来见人只是笑一笑,不知要转化她什么。而陪她的人怨言可多了:我们都是有家有孩子的人,把我们弄这里回不了家。我问她们为什么送她,她们说是“上边”的意思,不送不行,我们只是工作。因没人来陪,只能每星期换一次。真是劳民伤财,不知道“上边”犯什么病了。

某单位工程师,在单位积极肯干,善待同事,是公认的好人。据说是挨了一顿暴打后被抓来的。我和他喧笑,他说他不够炼功人的标准,他还差远了,但他知道三个字“真善忍”,做好人没错。我看到他每天在看什么《时间简史》为他的孩子准备辅导功课,每天都看到他帮助清杂工干活,把三楼从这头拖到另一头,甚至从2楼拖到4楼,待人善良。这样的好人,关心自己的孩子,善待一切人,不知要“转化”他什么。按他的话说:“难道非把好人转化成坏人不成?”

某中学教师,据说是去了十几人连拉带拖抬上车的,其实就是不履行任何法律手续的绑架。他妻子因炼功被逼的流离失所,家中有十岁的儿子无人照顾。按电视宣传说是“炼法轮功者”不管孩子、家庭,要杀人。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这个“陪员”不知死过多少回了。我看到的大法弟子(他们自己这样称呼)与电视上宣传的完全相反。他们都是心地善良的好人,因为我还看到了很多人,没法一一例举,其中有大学教师、教授、博士、博士生导师、大学生、研究生、工程师、家庭妇女和12岁的孩子等,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要讲真善忍,做好人,他们的行为也证明了他们是这样做的,也改变了我对他们的看法。有件事足以说明。有一大法弟子流离失所在外,被抓到洗脑班,没有钱,连换洗的衣服都没有,了解到这个情况的大法弟子马上想办法把钱和内衣转送来,没有多说的,那就是大法弟子所说的:要修得“无私无我,先他后我。”

在洗脑班有所谓被“转化”了的,但我看到他们大部分人心里都在流泪,因为洗脑班就是无限期关押,每天两点一线,不能互相交谈,特别是30-40岁的人,他们正担负着家庭与工作的重任,要照顾上学的孩子,年迈的老人,他们在无奈中写了所谓的“三书”。不论怎样,我看到被关押的这些炼功人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如果没有这场迫害,会有更多的人炼功做好人,那不是大好事吗?我为法轮功呐喊,祝法轮功弟子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