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边的大法弟子们的故事


【明慧网2002年11月13日】
(一)

师尊在法中多次谈到小弟子,我也在网上交流文章中读到许多精进小弟子的故事,在这里我要讲给大家的是我身边的小弟子的故事。

这个小弟子现在已经上初中了。99年7-20前跟妈妈学法炼功,有时也去炼功点集体学法炼功。7-20后,妈妈有时不精进,其他大法弟子拿来真相粘贴,妈妈不做,她就自己去做。一次被班主任看见,班主任没说她,而是把有怕心的妈妈找去了。上一学期期末,班主任把她叫到办公室,针对法轮功发生了辩论,这位小弟子据理力争,最后老师无话可说,扔下一句话:这次考试如你考不好,我全怪法轮功。这位小弟子平时学习成绩名列年级组前几名,这次期末考试总分在年级组名列榜首,班主任无话可说。由于这位小弟子品学兼优,被评为市三好学生,可是往市里上报审批时,却因为她妈妈炼法轮功没有上报,这位小弟子看得很淡,跟没发生一样。她还经常提醒妈妈要跟上正法进程,不要懈怠。

(二)

我被劳教无条件释放后发现我认识的大法弟子中有的精进得令我刮目相看,也有停滞不前的。有一个停滞不前的大法弟子A(就是上文说的小弟子的妈妈)来看我时哭了,说很想我,还总梦到我。我耐心地经常与其交流,在一次交流中她哭着说:“你要是在我身边,我不会这样。”她学法炼功了,并逐渐在法上提高了认识,跟上了正法进程。

而我同那位在99年7-20前就放弃修炼的昔日同修B几次交流都没进展,但我还是把新经文送给她。一次去她家,她给我讲了这样一件事,也是我这个故事的主题。

一天早上她还在睡梦中,她丈夫把她推醒并说:“你听外面放法轮功的音乐呢。”她坐起来侧耳一听,真是那气势宏伟、贯彻浩宇的大法音乐啊!她哭了,向外边跑去,一出家门,展现她眼前的是大法弟子悬挂在高压线上的定时广播,而且周围已经有人在听了。

每当我想起这件事都令我有一种负重的感觉,就想把这件事写出来。同修啊,不要错过这“宇宙的开天辟地就这么一次”(《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的机缘吧!不要“得之于易,而失之于易”(《转法轮》)吧!当B有一些认识的时候,我于今年春节前再一次进京讲真相,由于有漏而正念不强被非法押在西城看守所101天,绝食抗议101天后被当地派出所、单位接回,经过一段调整,状态不是太好,但还是忘不了B给我讲的那件事。我又去了B家,这次同她交流中我知道其他大法弟子也来过她家,并且她也真的从心里认识到应该学法炼功,做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我这次进京回来,大法弟子A又停滞不前了,我几次去都无进展,自己有时也不那么主动了,但想起定时广播的那件事,就又增添了信心。常人需要得救,昔日的大法弟子更应该救,正象前几天我去她家时,那个小弟子说的,“妈妈,阿姨来救你了。”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尊的安排,我只是去做而已。

(三)

前文中提到有的大法弟子精进得令我刮目相看,我说一说其中的一位同修C。99年7-20前不只是我认为她不精进,其他大法弟子也有同感。可这次我被非法劳教无条件释放回来后,她经常来我家送师父新经文和网上交流材料,帮我在法上提高,跟我不停地说,如很久未见的亲人,而我却很冷淡,只听不说,令她对我很难过。当我听到她淡淡地谈到她的事迹时,我惊叹不已,自愧不如。

有一阶段,大法弟子劳教的、流离失所的、被抓的很多,还有不出来的,在这个艰难时期,大法弟子C一个人拿着刻有正法标语的印章,印遍了这个地区近百栋家属楼的每一单元,当凌晨四时天刚亮她做完时,站在自己家的阳台上,看到巡查一夜的派出所警察披着衣服手扶着腰疲惫不堪地往回走。

还有一次,邪恶之徒用车把她丈夫骗到派出所后去她家敲门,她将大法资料放好,而警察在她家门外等了一个多小时她也没开门,当警察带着她丈夫再次敲门时,她顺便自己隐于一处,警察开始满屋搜翻,一警察就在她隐身处一样一样翻找,她能听到警察的喘息声,而她立掌于胸前闭目发正念,警察如入无人之地,什么也没找到。警察很不解的自言自语地说:“在你家找不到东西不可能。”然而不可能的事情就发生在该大法弟子身上。

今年9月,省厅和分局恶警突闯大法弟子家中的事时有发生,有不敲门非法入室的,有敲门不开从楼上下来强行从阳台入室的,抓走了许多大法弟子。在我们这一地区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分局警察突闯大法弟子D家,非法搜查后又回分局开搜查令二次搜查。大法弟子C这天正好取回资料,每次都去D家分完后再走,可这次她由于有事就没去,正好就是警察闯入D家的时间。C不知道此事,回家吃完饭后带着资料去D家,本打算从大路过去,因D家就住在靠路边的单元,可又一想带着这些资料,就从另一侧走了。当C走到D家楼前时,看到有两辆车停在D家单元前,C立刻警觉起来,走到紧挨着D家单元门口时,看到一人抱着东西出来,当那人转身往车上放时,C看到那人臂上的警牌并知道抱的是师父的法像,几步之差就与警察撞上。她走脱后立即通知本地区大法弟子做好安全措施。

第二天早上我不知头一天发生的事情(电话我爱人接的,没告诉我),打电话让她来我家才知此事,她把交流资料给我后又去给别的楼区送。当她回家时邻居告诉她警察来过,这时她转移了家里的资料。一大法弟子告诉我警察72小时搜查抓人,我打电话让她来我家,当我刚说明找她的来意时,她就说:“我预感到是这事,凌晨时我家阳台门咚咚咚响三下,还以为是敲门呢。”第一天晚上她在家住的,第二天晚上下楼两次准备出去住,但不愿去打扰别人,可第二次上楼没多长时间警察就来敲门,警察下去后她立即意识到不能在家住了,果然警察二次带着搜查令上楼了,结果还是什么也没翻到,又一次以失败而告终。每当提及这些事情时,她说:“这都是师父的安排,师父的保护,是大法给予我的一切,我应更加精进。”在这故事结束时,被抓走的大法弟子D绝食抗议十几天后安全返回家中。

这期间我们这一地区的大法弟子没有停止做真相。邪恶越到最后越疯狂,也越是我们大法弟子应该“讲真相,发正念,揭谎言,清烂鬼”(《清醒》)的时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