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氏政府干扰美国地方民选官员

【明慧网2002年11月14日】

美国第107届国会众议院第188号决议案

法轮功是一项和平与非暴力的个人信仰和功法,在中国和世界各地有数以百万计的学员。

鉴于,法轮功是一项和平与非暴力的个人信仰和功法,在中国和世界各地有数以百万计的学员;

鉴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江氏集团)政府禁止法轮功修炼者信奉自己的信仰,并且有系统地企图铲除该功法及其学员;

鉴于,这种政策违背了中国自己的宪法以及国际民权和政治权利公约和世界人权宣言;

鉴于,江泽民集团在中国各地设立了臭名昭著的610办公室,其专门任务是负责以有组织的洗脑、酷刑和谋杀对法轮功学员以进行迫害;

鉴于,中国官方媒体的宣传对公众进行灌输,企图煽动仇恨和歧视;

鉴于,目前已知死于酷刑的人数已达到422人,成千上万人在劳改营、监狱和精神病院里遭受酷刑折磨,几十万人被强制参加洗脑班;

鉴于,官方用种种手段掩盖所有的暴行,如对受害者立即火化,不许验尸,并将死亡案例谎称为自杀或自然死亡;

鉴于,妇女成为各种性暴力,如强奸、性侵犯、和强制堕胎的受害者;

鉴于,这场迫害运动由中国(江泽民)政府所发起,由各级政府官员和国家警察执行,已蔓延至中国社会的每一个阶层和每一级政府;

鉴于,几名美国公民和永久居民在中国被任意拘留、监禁和折磨:鉴此,

经参议院同意,众议院决议,美国国会认为:
(1) 中华人民共和国(江氏集团)政府应该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其在美国的外交官应该停止对修炼法轮功的美国公民和居民的骚扰,并停止其向美国官员施压以使其拒绝或收回对法轮功及其修炼者的支持;

(2) 美国政府应该通过所有适当的公开和私下的场合要求中华人民共和国(江氏集团)政府:

(A) 释放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并停止对他们及其他良心犯进行酷刑折磨及其它残酷非人、侮辱人格的对待;并且
(B) 遵守国际民权和政治权利公约和国际人权宣言,允许法轮功学员追求他们的个人信仰;并且

(3) 美国政府应该调查中华人民共和国(江氏集团)政府及其外交官对修炼法轮功的美国公民和居民及支持法轮功的美国官员进行骚扰的非法行为;对那些在美国国土上进行非法活动的这类政府代表和机构必须采取包括诉诸于移民法等在内的适当行动。

2002年7月24日众议院通过

华盛顿邮报:给法轮功的荣誉被撤消?

【编者按】美国地方市、州政府颁发的荣誉奖励于平常社会的意义究竟为何?于修炼者和特别是于法轮功的意义究竟又是为何?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说法各异;有心明眼净者,也有意乱语杂者。是非有因,善恶有果,只是人在迷中,难以得见。

以下是围绕最近美国几个州、市撤消对法轮功褒奖事件的西方媒体报道。是非曲直,人心所向,水落石出时不难一目了然。


给法轮功的荣誉被撤消(译文)
州、市政府对精神团体的奖励激怒中国政府

史迪文.穆福逊
《华盛顿邮报》职业作家
《华盛顿邮报》1999年12月11日第A25页

美国市长和地方长官经常颁奖,他们并不是每天都收回成命或者为此道歉。

但是,自从中国大使馆抱怨已宣布的对法轮功精神运动流亡领袖李洪志的荣誉以来,那正是马里兰地方长官帕里斯.格兰得宁,以及西雅图、巴尔的摩、旧金山市的市长们所做的。

据格兰得宁办公室所说,连国务院都参与了此事,为如何撰写道歉信而提供建议。

道歉的原因:害怕损害地方与中国的贸易关系。后者污辱法轮功为“X教”并对之进行了取缔。

举例说,在西雅图,市长保尔.斯格尔,这位前港务专员,他的城市是波音公司,微软公司和农业出口者的家乡。他“非常清楚我们与中国的贸易额”,一位发言人说道。尽管中国大使李肇星没有威胁要因与最近的世界贸易组织西雅图大会形成巧合的“李洪志及法轮功日”复仇,但这位大使“的确非常清楚地表达了他的不满”,斯格尔的助手克里福德.特瑞斯曼说。

法轮功今年在北京的示威激怒了北京,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被监禁。这项运动的领袖李洪志现住纽约,他和他的追随者们已经收集了全美的支持声明,以及一项呼吁中国“停止镇压”“和平、非暴力个人信仰”的国会决议案。法轮功发言人说在西雅图,1万2千人在世界贸易组织大会之前在一项支持的请愿书上签了名。

但是斯格尔,当在世贸组织大会的混乱当中受到中国外交使节的对抗时,撤回了荣誉证书。他说他不熟悉这个团体,作为世贸大会的主人,应当避免在“敏感交易和政治问题”中采取立场。

“我希望你能够向你的政府转达我为此不合时宜情形的遗憾”,斯格尔11月30日在一封致那位外交使节的忏悔信中写道。“我向你担保从来没有致使中国为难和受辱的意图。”

11月23日,格兰得宁办公室送出了一个类似的信息。“请接受我们最谦卑的最诚挚的道歉,为由奖励李洪志以荣誉市民证书而引起的误会,”马里兰联邦关系办公室主管依丽莎白.派克在一封信中写道。格兰得宁新闻秘书密谢尔.玻尼说该信曾得到国务院的审议。“我们不想冒犯你或者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人民。”

一位国务院发言人否认曾给地方或州政府作出道歉当面的指导。在公开场合下,国务院官员谴责了中国对法轮功信徒的行为。

“真是难以置信,”法轮功一位在纽约的发言人张而平(译音)说道,“这是以向中国的压力叩首而谋求贸易。”

“这些都是没有骨气的行为,”加州议员汤姆.兰托斯从法轮功学员处听到消息后补充道。

玻尼说派克的信道了歉,但没有将荣誉市民实际取消。新泽西议员克里斯.史密斯说那是“没有区别的区别”,并说那是“给中国政府继续折磨和镇压(法轮功)开绿灯”。

中国使馆已经在它的网站上宣传了这些逆转,称法轮功为“西雅图的笑柄”,并说是在引用斯格尔的话说他“为这样一项粗心的颁奖感到困窘”。

大多数市政及州的奖状都是在很少思考的情况下应委托人的要求而颁发。昨天格兰得宁签发了一项声明,称荣誉市民证书是“对来访者盛情的表示”。他说他到处签发这种奖状,少到每周几个,多到每天几百个。“荣誉市民”奖并没有批准任何官方特权,不带有或暗示任何个人宗教、哲学或政治信仰……的认可,”他说道。因为这种证书没有政治含义,格兰特宁补充道,所以没有理由对其宣告无效。

他还特别提到,马里兰是1634年“由那些逃离镇压、寻找宗教自由和解放的人们”建立起来的。“支持宽容的价值观和原则的人们……总是会在马里兰找到温暖的欢迎。”

(1999年《华盛顿邮报》版权所有)

欧洲华尔街日报:中国的镇压在皮欧利亚能行得通吗?

下文译自华尔街日报2002年2月21日欧洲版“美国来信”专栏,作者是华尔街日报编辑克劳蒂亚.罗赛特(Claudia Rosett)。

曾几何时,美国人需要飞越半个地球才能亲身领略到中国国家安全机器的铁爪。但现在再不需要了。由于过份急于摧毁任何可能对他们的专制政权构成威胁的民众运动,这些日子,中国的当权者们不仅正在拼命地对他们本国13亿国民进行着异乎寻常的迫害,而且将同样的手段延伸到了美国的领土上。

尤其要提的是,北京试图将其臭名昭著的精神标准推行给美国的几百个市长,不论城市大小,从洛杉矶,到巴尔的摩,以至伊利诺州的考恩贝特(Cornbelt)。北京的这个跨国计划甚至影响到了象“皮欧利亚星报(Peoria Journal Star)”这样的地方报纸。该报说去年4月26日“一个例行的看来无害的对于中国的一个宗教团体的褒奖,却将伊利诺州的一些市长卷进了本与他们无关的外交关系的领域中。”

皮欧利亚星报所指的“宗教团体”,就是北京最明显的打击目标:法轮功。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10年前在中国开始传播。他显然对数千万的人有着巨大的吸引力,他们想寻找比已经破产的腐朽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更能让人满意的信仰。

1999年4月,一万多名法轮功学员在靠近天安门广场的共产党首府进行和平请愿以后,中国的统治者就称其为“XX”,并开展了铲除法轮功的运动。从此,中国政府对法轮功学员开始了前所未有的监禁和酷刑,并屠杀了许多中国国内的法轮功学员。华尔街日报记者伊恩.约翰逊因在他的系列报导中记录下了中国政府的这些虐待行径,而于去年获得了普利策奖。报导包括了陈子秀的案件--这位58岁的妇女因拒绝放弃法轮功而在中国政府的监禁中被毒打折磨致死。

中国境外的法轮功学员,做出的顺理成章的反应就是通过寻求支持来针对这场镇压。这就也成了美国的市长们如何被牵扯进来的原因。一直以来,美国的市长们已经广泛形成了一种礼仪式的习惯,为各式各样的团体,各种主题或者不同项目的庆祝日子颁发种类不同的褒奖公告。在美国,法轮功学员向很多市长申请褒奖状,以表彰他们的活动。

中国政府不满足于对在中国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他们还要求美国官员拒绝在美国的法轮功学员,甚至要求他们在这里--美国的土地上迫害法轮功学员。采用的方法往往是,某位来自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或者是(各地)领事馆的中国官员通过写信、打电话、或者是登门造访,把严重误导性资料与恐吓战术结合起来,在一些情况下还暗示着诡诈的外交与商业压力。

比较典型的例子是桑地市市长兰迪.福培尔(Randy Voepel)的经历。桑地市(Santee)是加州圣地亚哥郡边缘的一个只有58000人口的小城市。一年多前,福培尔先生收到了新上任的中国驻洛杉矶领馆总领事蓝里军(音译)的一封信。信中首先致以热烈的问候,然后就直接了当地将法轮功运动描述为营造恐慌局面“末日论”教派,说如果美国置之不理,最终会“危害社会稳定”。他在信中还写到中国“愿意与贵市建立和发展友好关系”,但暗示这需要满足中国的愿望。蓝在信中进一步怂恿“不要给予法轮功以任何形式的褒奖和支持”,并极力主张禁止法轮功注册成为任何形式的正式社团。

福培尔先生的反应很不一般。他是参加过越战的老战士,非常重视美国的自由。福培尔先生在回信中写道:“你的信令我本人感到寒心到了极点。我实在震惊于一个共产党国家会不惜耗费如此大的精力来压制我们国家一贯接受的东西(自由理念)……我对中国和世界其他地区的中国人民怀有极大的敬意,但我必须坦诚相告,我实在忧虑于贵国政府对人权的压制,你(在此信中)提出的要求恰恰证实了这种人权压制”。随后,福培尔先生向法轮功颁发了一份市长公告,褒奖法轮功。

其他一些官员,比如前加州萨拉托嘎市市长斯坦.保格斯安,以及伊利诺州许多小城镇的市长们都顶住了来自中国的压力。但是,也有许多市长在压力面前屈膝了,这些人包括旧金山,西雅图,巴尔的摩和洛杉矶的市长,这些市长们在1999年时将已经颁发给法轮功的褒奖状又收回去了。类似的例子,还有密西根州威斯兰德市(Westland)的罗伯特.托马斯市长,他去年取消了他所宣布的3月4至9日的“法轮大法周”。他在随后写给法轮功申请人的一封信中解释道:“我收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芝加哥领事馆的资料,资料中说明了你们组织的性质……因此我决定取消我的公告。”同时他还“尽责地”将信件复印件送往中国驻芝加哥领事馆。

最近,中国甚至厚颜无耻到了向犹他州盐湖城的市长施压。盐湖城目前正在举办奥林匹克运动会。中国也将于2008年举办奥林匹克运动会。上个月,中国大使馆的使团副团长何亚非(音译)拜访了盐湖城市长罗基.安德森(Rocky Anderson)。去年,安德森市长向法轮功颁发了褒奖状。何先生在给安德森先生的“安全通报”中就法轮功问题发出了警告。法轮功也跟许多组织一样向市长办公室提出了在奥运会期间进行和平示威的申请,2月7日,安德森先生让法轮功示威活动如期进行。一位市长发言人说,示威是如此的和平,以至于我们认为法轮功的唯一问题就是“他们行走得太慢了”。

确实有六名法轮功学员采取了有点进攻性的抗议方式,为的是驳斥中国所谓的国际社会“谴责法轮功XX”运动,因为中国官方新华社的网站标志上就是这样写着。北京市市长刘淇本月初去参加奥运会,在旧金山机场转机时,他们把依据“1789年外国人侵权赔偿条例”和“1992年酷刑受害者保护条例”起诉的法律文件送达到他的手上,指控他在北京纵容对法轮功学员滥施酷刑。中国外交部谴责这起诉讼是“卑鄙的伎俩”。刘先生去年曾宣布,北京为筹备主办2008年奥运会,将“坚决粉碎法轮功和其他XX”。现在他本人尚需应诉。

很显然,结合着打坐、炼功和超自然观点的法轮功不一定符合每个人的胃口。然而,美国的精神本身就是以个人的自由选择为核心的,不仅市场生意如此,在信仰方面也是这样。中国的消灭法轮功运动甚至搞到了美国领土上,这不仅仅是与美国的原则相违背的问题,这也是与中国在更大范围的活动相呼应,中国国家安全机构由于极端惧怕任何可能对北京的一党专制构成威胁的事物,已经把它的触角悄悄地伸进了美国无数华裔社区,用尽办法威胁中国学者,骚扰流亡的中国异见人士和威胁那些支持台湾成为世界上唯一成熟的中国民主政体的人们。

布什总统今明两天在北京访问,将与中国领导人寻求共同的立场。但届时也是提醒江泽民主席及其同志们的一个好机会:迫害和平的精神运动是一种丑陋、残酷、尴尬的恶习,本该在中国内部就尽力除掉,而大可不必拿到世界其它地方来现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