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要静心 正法要勇猛——近期修炼杂感


【明慧网2002年11月15日】 这次美国之行,我感到收获很大。概括成一句话就是,我真正体会到了修炼的严肃性,看到了自己在修炼中的巨大差距。

对于发正念,我是长期以来处在一种被杂念干扰的、不够清醒的状态。看到师父的经文《正念》后,知道自己离发正念应有的状态相差太远了,但苦于没什么改进的办法。这次去芝加哥时都还是这个状态,虽然表面上在发正念,但却总是走神。觉得自己不象是在发正念而象是在走形式似的,很无奈,况且是在如此关键的时刻都还是这样。

本来,我想这是个长期修炼基础不牢的问题,也没指望能在短期内有所突破。但没想到在休斯顿时的一次集体交流中,一位学员的发言无意中给了我很大帮助,使我自此之后的发正念就与从前完全不同了。这位学员说他自己的感受是发正念时一定要“勇猛”。我当时觉得很对,我体会其实“勇猛”就是主意识很强、尽力去排斥杂念的状态。当时感到其实我本来也明白这个道理,只是长期以来的求安逸之心使自己纵容自己,不愿意去严格要求自己,所以发正念时也总是放任自己跟着杂念跑,而没能认真对待。

这次交流之后,我就非常认真地按照师父的经文《正念》中所说的去发正念。刚开始时感到自己很努力地发正念,但思想老走神,自己就拼命把思想拽回来。这种情形总出现,所以几分钟的发正念过程感到十分痛苦,漫长得象几十年。但这样痛苦而努力的状态持续了几次后,情形就大不相同了。后来再发正念时就越来越清醒、思想很集中,与前几个月都大不相同了。我感到自己本来从前也能这样的,只是没严格要求自己,所以给杂念和干扰开了大门,将它们都“邀请”进来了。而现在自己一严肃对待就将它们都统统赶出去了,其实就这么容易,但也要看自己是否严格要求自己了。

自从我严肃对待发正念之后,再看看自己的学法,居然也是长期以来处于走形式的状态:常常表面看着书,思想却严重溜号,飘到爪哇国去了。心里只注重自己今天看了几讲,却不问问看书的质量和效果。这回也干脆象发正念一样严肃对待吧:理智、清醒、思想集中。我就要求自己不管看了多少,只管看的质量。一个字一个字地真正地看到心里去,滑过去的内容一定再重看。马上感到效果真的与从前大不相同,从前总觉得每看一遍和上一遍也没什么不同,对于别人说的能从书中看到法的内涵,我自己一点也没体会到,甚至有时看书象是完成任务一样,着急看完了好去做别的事。而经过几天的认真学法后,切实体会到了师父说的一切法理都是真实不虚的,原来看书真的可以看到法的不同层次的内涵。这样真的用心学法之后,就发现对《转法轮》越来越爱不释手,而我从前总是更爱看其他的大法书籍。看来“学法”二字的前面一定要加上“静心”,这真的太重要了。

再看看自己的炼功,就更为差劲儿了。平时总是以忙为借口,很少炼功,心里却老想着炼功不如学法重要而给自己的懒惰找借口。现在却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其实“忙”根本就不是理由,而是自己不重视,如果一件自己认为很重要的事是无论如何不会说没时间做的。师父早告诉我们说这是性命双修的功法,动作是用来转化本体的,而且这也是法的严谨的一部分。自己没做好是因为没有严肃地对待师父讲的这些法理,而“忙”只是个用来原谅自己的借口罢了。

至于讲清真相呢,我虽然一直也在做着,但是怎样做的呢?师父说:“这是你们最应该全力做的最伟大的事。”“大法弟子人人要做,不放过一切机会。” (《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而我可不是这样做的,远远没有尽到这样的心,没下那么大的功夫。其实仍然是没有严肃对待师父讲的法理的问题。果真把它当做是最重要的事时,就发现讲真相的时间与方法都是相当多的:上、下班路上是发放大法传单、光盘等的好机会;必须在家呆着时也有很多方式直接向中国人讲真相。其实方法本来就这么丰富,只是过去自己不精进,所以许多心限制了自己。

我觉得因为我们是在迷中修,所以许多事情的真相是看不到的。所以修炼最重要是应坚信大法,对于师父讲的每一个法理、每句话都要坚信,且严肃对待,这样才不会在将来给自己留下太多的遗憾。因为在迷中,有时我们感觉不到事情的严肃性,比如:少炼些功,少发点正念,讲清真相的事少干一点,好象也觉得没什么影响。其实在另外空间来看,则是天壤之别的。虽然我们看不到什么,可其实师父的法中已讲得很明了。

最近,我在生活中遇到的一些事情也给了我很多这方面的启悟。比如,我过去一直不太擅长分辨东南西北(其实不是不能分清,而是懒得去动脑子,好象觉得这个技能没有也不会影响什么)。而最近就在这事上栽了很多跟头,常因方向搞错而误了很多大事,结果花了加倍的时间。还有许多的生活小技能,我过去都懒得去学,后来又觉得法上的事都忙不过来,更没时间去学了。平时看上去好象没什么影响,结果遇到事情时,就常因为一些平时“懒得学”的技能而使得最后要耽误更多的时间,更不合算。经过了许多的小教训之后,我就明白了其实每一个常用的技能都是不能忽视的,否则到要用时就傻眼。对于生活中的小技能,都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你付出多少,便得到多少。由此想到,对于修炼上的事,更是一点都马虎不得了,因为世间没有比这更严肃、更重要的事了。因此对于师父讲的法的方方面面都要严肃、严谨地对待。

近来发现越修炼自己越明白,越能体会到大法的真实不虚,感到自己微观的一面是洞悉一切的。记得某位预言家曾说过我们这个时代是人神共存的时代,我理解不光是说修炼人与常人共存,而是在我们每个修炼人自己身上,都是人的一面与神的一面共存的,而近期我感到此表现很明显。感到自己神的一面越来越清晰,但从小形成的许多人心也表现很强烈,不时往出翻。其实,法中讲过我们这个身体就是个小宇宙,所以我理解这种表现正好也对应了现在外部环境的表现——一方面大法越来越能显现在我们这个空间,正法的形式越来越好;但另一方面邪恶的表现却也很疯狂及猖獗,甚至是歇斯底里。但不管邪恶如何猖獗,它们的猖狂只是个它们竭力维持的表面假象。从师父的近期讲法中我们知道它们实质的东西已经被清除得所剩无几了。我感到我们身上的常人之心也一样,不管表现怎么剧烈,但其实都是无根的东西,是成不了气候的。但也随时都给了我们许多的选择,选择是做人还是神,就看当时自己的心怎么摆放了。

在神的一面越来越强大时,就发现自己修炼路上的遗憾其实太多,有种心承负不起的感觉。其实自己的每一次放任自己的常人心、每一次纵容自己的惰性都是有重大代价的,虽然我们现在看不到。不过后悔及难过都是没用的,重要的是今后做好。但最令人沮丧的就是有时明知道该做的事没做,明知道该放的心到时候就放不下。从前遇到这种情况,我总是花大量时间做总结、反省,之后再痛下决心。后来发现其实这些做法都是不起根本作用的,反而白浪费了时间。如果不能真正从内心提高上来放下这些执著,痛下决心之后,下次还会犯同样的错误。师父早就讲过修炼不是常人的反省和悔过之类的,我理解是因为这些都是常人的方法而已,而真正能使我们提高的只有法。所以,现在我有什么执著放不下时,再也不会象从前那样捶胸顿足了,我感到静心学法就是最好的办法。正如师父讲的:“无论怎样,只有坚持学法,才能去掉常人之心,才能去掉执著,从而达到不为常人中一切所动。”(《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

以上是我近来在修炼中的一些体悟,随笔而写,比较杂乱。有悟得不对之处还望大家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