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像片:真理和正义不可战胜

李进宇和林慎立的故事

【明慧网2002年11月15日】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Real低清晰度在线观看(18分46秒)下载观看(4.7MB)-
Real高清晰度在线观看(18分46秒)下载观看(30.3MB)分段下载

(旁白)加拿大的蒙特利尔是一座充满浪漫与艺术气息的城市,在这个繁华世界的一角,李进宇,一个来自中国上海的画家,正沉浸在自己心爱的艺术天地中。林慎立,李进宇的丈夫,今年年初来到加拿大与妻子团聚。在蒙特利尔的小家里,两个人的日子快乐而温馨,可有谁会想到这对夫妻曾是牵动千万加拿大人心的新闻人物。2002年2月24日,在蒙特利尔的多瓦尔机场,李进宇终于见到了与她分离了两年多的丈夫,当众多记者们纷纷涌上前来采访时,人们不禁要问,究竟发生了怎样的悲欢离合,使他们成为如此众多媒体关注的焦点。

(字幕)真理和正义是不可战胜的
──李进宇和林慎立的故事

(旁白)自幼喜爱绘画的李进宇,毕业于上海工艺美术学校。1989年李进宇来到加拿大留学。沉浸在西方艺术的氛围里,李进宇发现古老东方文化的精神内涵依旧令她魂牵梦萦。1995年3月,她回国采风,从云南一路西行到西藏走了近四个月,在那里生活的人们深深地触动了她。

(李)我发现人吧,你不管他是在什么样的生活环境中生活,人心里边都有一种最本能的一种追求,但那种追求是什么呢,我就是那一圈走下来我都没有完全弄明白。

(旁白)1997年,李进宇突然病倒,半年不能起床,不得不中止在康克地亚大学的学业,生活陷入了困境。97年夏天朋友向她介绍了法轮功,修炼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她就恢复了健康,而人那种本能的追求是什么,这个很久以来令她困惑的问题,也终于从《转法轮》中得到了答案。

(旁白)97年底,李进宇回到上海,在那里与林慎立相识。从相知到相爱,使两颗心走到了一起,1999年3月他们在上海结婚。之后,李进宇回到加拿大为林慎立办理移民手续。可是他们哪里想到,等待他们的是一场血雨腥风生离死别的考验。那是1999年7月20日。

(李)那真是突然的一夜之间,中国开始镇压法轮功,新闻媒体、报纸、广播、电视一派都是攻击诬蔑
的那种言论、那种话,简直使人不堪入耳。

(旁白)99年10月,李进宇办好了林慎立的移民申请,回到上海。

(李)一路回到家,我一看那个家,根本就不是家的样子了,那门口日日夜24小时两个警察守在门口,他吃在我家门口,睡在我家门口,弄个躺椅躺在门口。随着新闻媒体每天大量广播对法轮功诬蔑的那些言辞,周围的老百姓渐渐的看我们的眼光也会带出不理解的怀疑的那种眼光。所有的法轮功学员没有地方去说话。所以我们就想到了应该去北京上访。

(林)我当初去北京上访的时候,主要是想告诉政府一个真相。希望政府能够纠正这个错误的决定。这也是一个公民的基本权利和义务。

(李)其实我们知道如果我们去上访会面临更大的危险,因为当时全国各地抓人越来越厉害了。当时,大林就跟我说了:我们把自己的一生都交出去,为了真理,我们愿意付出。

(旁白)99年12月21日清晨,李进宇和林慎立,这对新婚夫妇带着简单的行李踏上了北去的列车。

(李)到了信访办,当时的信访办成了抓人办,我们还没有来得及把我们想说的话说出来,我们就被抓了。
(旁白)48小时后李进宇被强行驱逐,送回加拿大,林慎立被送到拘留所。临别时,警察只给了他们5分钟的时间见面。

(李)其实我跟我先生都没有多说话,我们都明白我们自己在做什么。

(旁白)林慎立被关押17天之后释放。十几天后,2000年1月24日,又因为在“敬请并敦促政府与法轮功学员和平对话”的呼吁信上签名,被判一年半劳教。得到消息后,李进宇到渥太华的中国大使馆申请回国签证。

(李)隔了大概一个多月,他把我的护照寄回来了,什么理由都没有给,它就是不批。光收了我六十几块钱的签证费。

(旁白)李进宇无论如何也想像不到,丈夫就这样开始了长达2年整整730天的恶梦…

(林)被送到劳教所以后,警察利用犯人打我,犯人打我的目的主要是逼着我写保证书,我不肯写,他就对我拳打脚踢的,甚至他每天都打我,他说:“打不死你,也要扒掉你两层皮”。我非常奇怪,犯人怎么有那么大的胆子,敢这么随便打骂。后来我听人说,他们打了人是有奖励的,后来我也亲眼看到,打我的那个组长他被提前释放了。

(李)没有办法跟他联连络,我每天看网上的消息啊,我会想…他会怎么样。

(林)我进去以后,每天就叫我坐一个小板凳。我们房间一共有4个人,三个罪犯在旁边看着我,每天从早上7点钟左右,坐到晚上9点,坐的过程当中,他不允许你站起来,不允许你说话,每天坐那么长时间就非常难受。因为他就坐那点面积,就只有那么宽,一尺长,六寸宽,那高大概也就是一尺。那个臀部磨出的血水泡,不断的溃烂,腰酸背痛的,非常的难熬,但是每天你还得坐。所以那个时候真是一分一秒熬过来的。

(旁白)在远隔千山万水的加拿大,李进宇在法轮功学员的帮助下,开始了旷日持久的营救。在渥太华,在蒙特利尔,在多伦多,在温哥华…人们开始知道了发生在中国的镇压,知道了林慎立。

(林)然后每天就参加他们的劳动,从早上星星和月亮还有的时候就起来了,然后晚上回来的时候也是顶着星星和月亮。所以每天劳动的时间都是达到十二,十三个小时以上,由于长时间超时超负荷劳动,我那时候人一下受不了,胸背和臀部大面积出现血水泡,每天睡觉脱衣服的时候,那个衣服和肉全部黏在一起,所以被带动以后,那个前胸后背,就活生生的在身上撕下一片皮肉下来一样,就那种感觉。所以那时候非常的疼痛,非常钻心的疼痛,人也无法睡觉。两个手磨出的血水泡就开始烂,那个每天做的时候等于在上刑法一样的。

(李)我担心他还不仅是他肉体上受的这些折磨,我最担心的还是那种精神上的对人的摧残,因为那种东西是更可怕的。他们那种洗脑啊还有用尽的那种所有的办法,都是要把一个人扭曲,把一个人的精神彻底的打垮。

(林)在那个里面每天都非常难熬的情况下,在那么严酷的迫害下,我真的非常希望见一见家里的亲人,因为我也想有人来安慰安慰我,我希望家里的人能共同为我承担一点,以便我能挺过那么一种难熬的时刻。但是没有,他们从来都没有允许我家里人来探望我。
(李)没有办法写信给他,写去的信就象石沉大海。

(林)我进去以后,我从来就没有收到我妻子的信。但是我后来我知道,我妻子给我写过很多信,而且,我妻子还通过国际红十字会寄信给我,但是我一封都没收到。

(旁白)营救林慎立,牵动万人心,也牵动了整个加拿大社会。大赦国际加拿大总书记阿里可斯。尼夫说,林慎立的案子是中国对法轮功严酷迫害的典型案例。

(李)那么我直接接触的呢,就是有很多人直接给我回信。这里面有很多加拿大的国会议员,还有很多各大学的教授,还有社会上各个阶层的好多的人。在这个过程中,我面临了很多的困难。我的英语法语都不是特别好,然后我也不善于跟社会,跟人交往,但是我就是觉得这个事情需要让更多的人明白在中国发生了什么。

(旁白)而身在劳改营的林慎立,对正发生在外面的营救活动却是一无所知。三个犯人整天寸步不离的监视着他,没有任何自由及做人的尊严,时时刻刻都在承受着肉体与精神上的折磨。劳改营,这个中国特有的法律与专制的畸形机构也从不放过任何一个折磨和摧毁人意志的机会,残酷地戏弄、探试着人的极限。2001年7月22日,林慎立劳教一年半到期的前一天。

(李)家里都准备好了,他姐就准备好了车去接他,然后我们这边呢,加拿大这边移民部都准备好了一个特许签证,就是等他一出来马上接他来加拿大。然后我也是觉得,哎呀,我终于能和我先生见面了。

(林)公安警察来跟我宣布延期,加了半年。他在我临要走的那个前一天来宣布,你知道对我的打击有多大。因为我毫无思想准备,我在忙着准备我回家的打算,和整理行李,他突然来宣布,我当时真的受不了。而且他还叫我,他说你在上面签字,我当时跟他说,我说你没有任何理由延长我半年,我说我绝对不会签字的。

(李)在这种情况下我就到中国大使馆前静坐,绝食,抗议。

(旁白)许多普普通通的加拿大人都在关心着林慎立的命运。国会议员艾文。考特勒先生在发言中呼吁中国政府释放林慎立,遵守自己的法律、保护基本自由。国会议员思考特。瑞德说:“能够为帮助李进宇呼吁营救林慎立中尽一份力量,我感到非常骄傲和荣幸。”

(旁白)与此同时,中国黑龙江省长林子、万家、沈阳马三家等许多劳教所发生多起超期关押,以及酷刑折磨致死法轮功学员事件。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开始更加广泛深入的向全社会呼吁停止迫害。2001年10月,在加拿大总理去中国参加亚太经合会议之前,有十万来自社会各阶层人民的签名送到总理府。

(旁白)2002年1月22日,两年期满的前一天,劳教所警察又一次故伎重演。

(林)他说其实从这里把你从这里放出去以后,再转个地方,关三年,他说这是很正常的。他给我这样讲的话,明显给我感觉对我又进行一种威胁,在精神上施加压力。当时我跟他讲得很清楚,我说:“没问题,我说我的衣服都准备好了”。释放我的那一天,他把我带到外面,我都以为他会再把我转一个地方关我。

(旁白)730天的恶梦终于结束了,江苏大丰劳改营无条件释放林慎立。

(李)当时呢,我就想赶紧把这个消息告诉大家吧,可是就有朋友提醒我了,说:他现在人还在人家手里,还在中国,中国的那个警察那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然后我心里就开始七上八下的。但是后来哪,我反复想来想去就明白了一个理。就是这个邪恶的东西,你看它很凶恶,它其实象一个纸老虎。不是说我们怕他,它就会收敛的,不是这么回事。

(旁白)在办理护照时,上海市公安局出境处又一次要挟林慎立。

(林)他说,你这个护照我们可以给你,也可以不给你,我们考虑你年纪大了,夫妻分开两地,政府出于人道决定还是给你。当时我就问他,我说,你能不能讲一讲‘可以不给我’的理由吗?他说,这个嘛我们就不要再展开了,就不要谈了,你自己想一想嘛就知道了。我说,修炼法轮功没有错,把我关到劳教所里去那是政府做错了。

(旁白)直到上飞机,林慎立一直受到这种“人道”的特殊关照。

(林)我出关时,他们早就在那里等着了,后来就有一封我被关押的文件被他们搜出来了,他要拿走,我说这东西是我的,你为什么把它拿走。他说,这个东西我们有规定不能拿出去的,我说我根本不要这个东西,是你们硬要塞给我的,硬要强加给我的,现在你怎么又要把它拿回去呢?

(旁白)林慎立人还未到加拿大,新华社就发表文章说:林慎立受到人道主义关照。2月25日中国大使馆加拿大网站发表谈话说:林慎立来加拿大后将做什么,我们正拭目以待。

(旁白)林慎立终于踏上了自由的土地,面对这么多素不相识,却顷力相助的人们,感谢两个字早已经超出他原有的内涵…

(林)我非常感谢加拿大政府和人民对我的帮助和支持,对我的帮助。而且我还想讲,象我这样的情况,在国内还有很多的,我今天虽然出来了,我看到你们很高兴,可以和大家在一起相聚,但是还有很多的法轮功的修炼者在国内还受到政治迫害和镇压。

(李)感谢加拿大!感谢加拿大!

(旁白)记者问他:从监狱里出来后的第一个念头是什么时,林慎立这样回答:

(林)真善忍是宇宙的真理,她是不可战胜的,正义必将会得到伸张,我出来也是肯定的。邪恶的东西总是站不住脚的,它总有一天会被彻底铲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