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部子弟:跟着师父回家


【明慧网2002年11月15日】我出生于一个条件优越的干部家庭。父亲是一个37年参加革命的老干部,母亲是一个技术人员。我的幼年上有父母的呵护,下有姐妹的亲情,生活中真的是充满了欢乐与无忧无虑。

然而就在我12岁那年,一场文化大革命,打碎了千千万万家庭的平静生活,我的家庭也被无情地卷入了这场人性扭曲的运动。我的父亲被打成了反革命,面对父亲的被关押,母亲的被抓我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内心深处的无助,这样家庭的孩子可想而知在那场丧失理智的运动中面对她的是怎样的厄运,在极度的恐惧和压抑中,我的精神受到了深深的伤害,变得沉默寡言,不愿与人交往,不敢相信任何人,内心十分痛苦。

时光在流逝着,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内心深处渐渐升起了对人生的探寻。记得上中学的时候我就问了自己这样的问题,人生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为什么在中国会发生文化大革命这样人性扭曲的运动?为什么世界上会有战争?为什么人们不能以诚相待。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几乎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倾注在这种探索与寻找之中。我开始打太极拳,练气功,看医书,后来又开始研究周易,八卦,我一直以为在中国上下五千年渊源的文明历史与道德伦理中能够找到答案。然而一次次我感受到了茫然,是的,许多东西可以带来心灵上的慰藉,但是并没有从根本上打开心中的疑惑。带着这种种的思绪,我在人生的路途中探寻着,我常常想起战国时代诗人屈原的一句名言:“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幸运的是冥冥之中我一直认为还有一样东西是我要寻找的,我一直是这样认为的。

1996年的8月,我的一位朋友从大陆探亲回来告诉我,现在中国大陆有许多人在炼法轮功,而且人传人,心传心传播的很快。当我听到法轮功三个字时我的内心为之一震。我向朋友询问了哪里能够找到炼功点。在炼功点辅导员耐心的帮助下,我买了书和录音带。回到家我用了两天的时间看完了《转法轮》,我被这部著作中的深入浅出,博大精深与慈悲所震撼,心中积郁已久的心结在打开,当时我自己就象一个长久迷失了回家路途的孩子,终于回到了母亲的怀抱的心情,我俯在桌上哭了很久,那一幕至今历历在目。就这样带着几十年来的翘首期盼,我终于走进了法轮大法的修炼行列。

我修炼法轮大法六年了,是一名老学员。在修炼的这条道路上我与千千万万法轮大法修炼者一样亲身感受到了慈悲伟大的师父为宇宙众生所承受的巨大,为众生的觉醒而操碎了心,法轮大法给修炼者带来的道德升华人心向善。一切的一切是无法用人类的语言来表达的。

“过去修炼是由师父来带徒弟,你该怎么提高的时候,我告诉你怎么去炼,怎么去提高,告诉你每个层次每个境界是什么状态。可是这只能局限于小面积的,人数少可以。如果我们今天有这么多人,上亿人在学,我每个人都要手把手去告诉他,这是不可能做到的。但是我们为了能够解决这些问题,我把我所能够给予你们的,使你们能够提高的,达到变化的一切都写在这本书中,压进这部法里去了。不只是从理上指导你提高,法的背后有强大的内涵。”(《法轮佛法(在欧洲法会上讲法)》)。

上亿的修炼者,他们中包括老人、孩子、青年,东方人、西方人,他们就是按照《转法轮》中所说的去做,他们真正明白了作好人的道理,也真心实践了真善忍。

非常幸运的是我曾经十次见到过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在瑞士、芝加哥、纽约、渥太华、多伦多、波士顿、华盛顿,每一次法会上座无虚席的会场里,弟子们倾听着师父的讲法,整个会场充满着师父洪大的慈悲,一切都是为了宇宙众生,一切都是为了众多生命得以升华,为了众生的觉醒。在这无以伦比的佛恩浩荡下,场上听法的弟子们常常是掌声与泪水交织在一起。

三年来大法弟子面对着铺天盖地的诬陷与对修佛之人的迫害,勇敢地走上了天安门,走上了证实大法的道路,他们面对着残酷的迫害表现出了大善大忍的胸怀。多少日日夜夜,我面对着互联网上刊登的弟子们证实大法的故事而泪流满面。

三年来法轮大法修炼者所承受的是世人无法想像的魔难,然而他们表现出的是伟大生命的殊胜。记得我通过网络给可贵的中国人讲真相时,一位中年女士听我讲到法轮功学员冒着被抓和被判刑的危险还走出来讲真相,是为了善良的中国人民不要在谎言与欺骗中对修真善忍的好人作了不该作的事情,为的是那些无知的人们能有一个善的选择从而获得美好的未来时,她哭了!

这就是师父的弟子,正是伟大慈悲的师父教导出的弟子,才敢于走真理之路,敢于不畏生死,敢于为救度众生而献身。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