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前的回馈”

一位美国华裔青年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六日】我和我太太都刚满28岁。我来美国时10岁,她来的时候15岁。我们都是在美国上的中学,第一次见面是在一个小型私立大学。当时我是电机本科,她是化工的硕士。两个人年龄一样大,怎么年级不同呢?因为她早上学一年,她就用那“省出来的”一年时间读了一个硕士课程。——她很有天分。

我所有爱好几乎都围绕着体育。在大学的校队打过一段网球,但是很快发现水平不行。正式网球放弃后还是一天到晚泡在球场上,不管是排球也好,篮球也好,长跑,等等,一天大概有3-4小时花在做体育运动上。我还喜欢看球,反正什么带有竞争我就喜欢什么,不管游戏多无聊只要计分我就喜欢。她呢,喜欢和家里人聊天儿,买东西,吃饭,和她妹妹亲极了,还喜欢看时尚杂志和网上的浪漫小说。

她是什么时候开始第一次修炼的呢?应该是95年回大陆探亲的时候。修炼不久,她觉得很难放下“情”,因为误以为放下情就意味着要对家里人和我冷淡了。但后来她自己不知怎么得出了结论,说修炼要从各方面放下的只是自私,而不是要对家里人冷淡或无动于衷。于是她再度开始了修炼。其实在她重新开始修炼的时候我还真有点担心,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她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常常和一些我不认识也不了解的人们在一起。她以后的时间和精力会在哪里?特别是,我在她心目中的位置会有什么变化呢?我感到不安。但是慢慢地,我发现她只是真心地想和别人分享一个美好的东西,包括与完全陌生的人分享。那时候对我来说,把自己的时间和精力与朋友们和家里人分享没问题,但是从来没有想到过能这样对待陌生人。我于是很佩服她修炼后产生的这种诚恳和无私的精神,但仍怀疑她能不能长期这样善良地对待陌生人和无私地对待我──要不能长久,那不还是一番空话吗?但是大约有三个月过去了,她不但没有退步而且做得越来越好。我觉得法轮功肯定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东西,就也开始尝试修炼了。

说到炼功,法轮功让我明白了在工作中要实实在在地做好我应该做的事,不白拿工资,而做好工作并不意味着为了每一点一滴的好处去争斗。这种思想使我觉得在工作环境中很自在,一些以前使我很头痛的事也变成了无所谓的东西。其实修炼还让我把工作做得比原来更好一些了,因为我会自觉地为公司和别人多考虑,而不是千方百计给自己捞点好处。

原来一起长跑的朋友说,“前5英里是为了身体跑,后5英里是为了心灵跑。”说的是后5英里更有意思,能考验毅力,并把头脑中乱七八糟的东西清理清理。而我在炼法轮功时则能将清理、改善身体和心灵同时进行──我身心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健康和平静。

人们经常会看到一些不好、不对的事情,有的人这时就会自言自语地说:“我要是能[对此]做点什么就好了。”我就是这样的人。我最要好的一个朋友说这是我的“使命”。从网上我天天看到无辜的大陆法轮功学员们被残酷地迫害,而且又知道唯一能制止这些的是让更多的人明白真相。要是我的一些努力能帮上一点忙的话,那么这就是我全心全意想做的事情。这的确是我的使命。

大概一年前有电影叫“Pay It Forward”(《向前的回馈》),故事说的是一个小孩发起了一个全球的行善运动。他怎么发起的呢?他为别人做好事,事后只要求受益者再为别人做好事,继续下去,继续下去,都是这样去回馈。道理挺简单,的确又很强大──有别人跟我们分享了一个好东西,那我们也想接着下去跟更多的人分享下去。我们和朋友一起为法轮功请愿不是为了自私的利益或者去伤害谁。我们只是单纯地想把一个美好的东西和别人分享,并让人们明白在中国的迫害真相,这样有一天会人人都有机会和自由选择去炼或不炼,有机会象我们一样受益。我们不想要得到什么,只是一个全世界人人都有机会自由修炼“真-善-忍”的和平环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