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西格木劳教所迫害的经过


【明慧网2002年11月16日】我是4月19日因张贴大法真相资料被佳木斯莲江口派出所姓杨的干警绑架的。到派出所后,他们要做笔录,我拒绝,也不告诉他们地址、姓名。后来,他们强行给照相,我拒绝,他们就打我。他们用强行照的相片,从网上查到了我的住址、姓名,搜走了我的钥匙,开车到我住处搜查。把我的大法书籍、大法资料、录音带搜走。就这样我被他们送到佳市看守所,被关在刑事号里。每天两顿饭,一个窝头,连菜汤都喝不上几口,大小便都限制,到时间还要所谓的“反省”。有一次,犯人逼迫我背监规,因为我不背,他们穿着皮鞋狠踢我腰部,我被他们踢得痛了好长时间,连晚上翻身都困难。

在看守所,恶警把我的钱、手表搜走,如强盗一般。4月27日,我们四十三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劳教送到西格木劳教所。我们这些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连判决书都没有,也不知道被判几年。这就是中国的所谓“法律”。

我们这些被非法抓捕的人,都是有指标的。抓人还有指标?!古今中外,闻所未闻。而且,我们中好多人是被骗到派出所的,并送到看守所。在劳教所,我们四名男功友被带到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二中队,被搜身后,关进号室。我们每天被劳教所用管理犯人的方法管理我们。除睡觉外,白天不许坐在床上,都必须坐在小凳上,连一句话都不让说,由犯人看着。每天集训、跑操、训练,学什么监规、23号令,看那些污蔑大法的洗脑录像等。劳教所还利用那些叛徒,几个人围攻一个,妄图给刚来的功友洗脑。我们抵制其粗暴的管理,坚持炼功,结果被强行阻止。我们实在没有办法,只好绝食抗议,这天是5月13日,也是世界法轮大法日。几天后,我们被强行灌食,插管使嗓子疼痛,头昏脑胀,胃也不舒服。

管理科徐荣基来到监室,说什么为照顾我们上铺的晚上别掉下来摔着,都下来轮班睡,没有他的话,谁也不能改变。当天大队长刘洪光在场。就这样,我们几个人天天在小凳上,规定一定的姿势,不许动,不许说话,不许闭眼,屋里有人轮流看管,外面有溜廊的,而且有干警值班,在里面监视。我们每天被逼迫坐小凳长达二十小时,睡觉很少,就是这点时间闭眼还被不断地打扰。

大法弟子董长和,汽车司机,现年55岁,夜间坐小板凳时昏倒在地,被送去医院。回来后,他一直躺在床上,处于昏迷状态,有时全身抽动。就是这样,他也被强行灌食。在这期间,他几次抽搐,后又被送到医院,这次没回来(后得知他已保外就医)。

绝食抗议期间,干警轮番找我们谈话,要我们吃饭,我们没有屈服,坚持十来次。干警以“关心”为名,强行给我用药,我被灌肠、打吊瓶等。但这些对我一点作用都不起,反而拉肚三个多月,我更是日日消瘦,到最后吃不下饭,只喝点菜汤,头昏脑胀,浑身无力,而且经常拉在裤子里,一切全靠功友照料。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把我保外就医。回家后仍被监视,有时不在家,他们就说我是不是又聚会了。

我抗议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我、对广大法轮功弟子的迫害,让他们的罪恶暴露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