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和平纯正的事实面前 墨西哥入境处归还了我们的护照影印件

我们一行人的经历


【明慧网2002年11月2日】入境时,由于江XX政府的压力以及我们自己正念不强,墨西哥移民官员以“安全”为借口强迫留下了我们一行每一位大法弟子护照的影印件。出境时,在和平纯正的事实面前,墨西哥入境处归还了我们的护照影印件。

去墨西哥之前,部分同修们建议为了避免发生类似与冰岛入关时不必要的困扰,入关时不穿黄衫或绣有大法字样的服饰。尽管如此,当我们一行二十五日的深夜到达墨西哥罗斯卡沃斯(Los Cabos),入境时仍然经历了一遭墨西哥移民局官员的挡驾。通过我们的讲真相和正念坚持,入境处官员终于在我们离开墨西哥之前归还了入境时收集的我们的护照影印件。这只是我们一行人的故事,是三个星期来整部墨西哥故事的一个局部。

*****

25日深夜,墨西哥罗斯卡沃斯机场。最初一切都很平静。见到同修们顺利入关,我们也就逐渐放松了心情。开始时只是少数同修相互聊天,然后便有人前后四处聊家常。“大法弟子不同的心态,对环境的感受是不同的,那么每个人表现出来的状态就不同。真实情况我看就是邪恶的旧势力要干他们要干的事。”(《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这时,墨西哥移民局官员开始询问每一个东方脸孔以及穿黄衫的入境旅客是否为法轮功学员,后来干脆把排在后面所有等候中的东方旅客一股脑的请到隔邻的办公室去会谈。

墨西哥移民局官员表示,先前有人自称是法轮功学员的告诉他们,可能有人将冒充法轮功学员的名字进入墨西哥,在APEC会议期间从事一些危险的破坏行动,所以墨西哥需要核对每一个入境墨西哥的法轮功学员“名单”,并将护照影本存档与列入纪录,以确保APEC会议期间墨西哥的安全无虞。他特别强调将法轮功学员的护照影本存档是为了法轮功学员好,如果有人真的冒充法轮功学员从事一些危险的破坏,这些资料将有助于墨西哥方面的进一步调查。

修炼人的直觉让我们明白那不是实话而是无理的借口,这个名单的存在根本就是不正常的,何况媒体报道已经表明,“黑名单”来自中国江泽民政府——后者想通过施加压力,在墨西哥重演冰岛闹剧。于是我们告诉墨西哥移民局官员:法轮功是一种教人向善,使人身体健康的修身方式,学炼法轮功纯属个人行为,都是自由来去,何来名单?墨西哥政府又如何核对?我们告诉他法轮功学员从世界各地来到墨西哥只是为了要以和平的方式传达要求停止迫害的讯息给江XX,因为江XX在中国已经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三年多惨无人道的迫害。法轮功学员遵循真、善、忍的原则,是不可能做出如他所言的危险行动的。

由于墨西哥移民局官员当时坚持一定要把入境资料列入纪录,一位同修要求移民局官员发表一份声明(statement)并录影,但遭到拒绝。一位女性移民局官员表示,如果我们拒绝让墨西哥存档护照影本,或者我们要求他们发表声明,我们将会被要求马上离开墨西哥领域。我们问一位移民局官员如何保证这些影本不会流入江氏集团之手?他表示这些资料会在我们离开墨西哥之后销毁。我们又问是否可在我们离开墨西哥前将影本归还给我们,这个移民局官员阿系西(音Azis)考虑了几秒钟后表示保证会将影本还给我们,并表示他是该机场移民局的主管,每天都会到机场上班,我们随时都能找到他。

由于夜已深了,开始有同修正念不足,并大声地说:“快给了吧!大伙都在外面等着。”到了最后只剩下2、3位同修还在继续坚持着自己应有的权利。移民局官员换了一个口气说:“你们就行行好,让我们早一些下班吧。”见到同修们一个个放弃而离开,心底隐藏的那股人单势孤的失望加上怕心,害怕真的不让入境,以及面对人性上的压力,一行人最后毕竟是屈从了这种无理待遇。

当我们离开入境室时,许多先行的同修都已离开了。机场附近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烧焦的气味,黑暗中隐隐浮着烂鬼无耻的狞笑。

*********

“当被打时,被所谓的“转化”时,看到别人屈服于邪恶的压力写了什么所谓的不修炼保证,由于不能在法上认识,也跟着写了。作为一个修炼的人,这个污点如果不能洗刷掉,将意味着什么,你能想象得到吗?”(《路》)

*********

两天后,也就是27日,我们再度回到罗斯卡沃斯机场。在办好回程手续,离飞机起飞约莫还一个半钟点,几个同修决定在离开墨西哥之前去取回所有的影本。我们来到了海关移民局的办公室,对守卫告知我们的来意,并要求见移民官阿系西。

守卫去了一会回来后告诉我们:阿系西当日没有上班。我定定地看着守卫并说:“我们知道他在的,他每天都值勤的。”同修透过西班牙语传译开始讲真相。

一旁的工作人员说:真难以相信墨西哥会要求旅客在入境时留下护照影本存档,特别针对法轮功成员说是“安全”的理由。

守卫再去,这一次他告诉我们:阿系西现在很忙,我们可以过十分钟再回来。我们告诉守卫:我们不走,我们要一直等到见到阿系西才离开。守卫再去传话,这一次他让我们在门外等着,但请我们不要影响其他人的进出。

我们几人在门口静静的等待着并朝着办公室发正念。没一会功夫,一位女性移民局官员出来了,她自称是墨西哥城移民局督查(supervisor)。她对我们说:她不清楚我们所谓“影本存档”的事。如果这份档案很重要,那她应该会见到,但她没有见到,而阿系西现正忙着,不知什么时候才会有空。她表示她听说法轮功是修真、善、忍的,但她也听说法轮功是X教,会做出不利于墨西哥政府的危险举动。她向我们解释,墨西哥之所以小心翼翼就是不想要有任何与法轮功有关的意外发生。

我们于是再一次向她讲真相,但她不断地打断同修的话头,并不断地重复表示,她很高兴过去几日来法轮功成员的和平表现,并没有为墨西哥政府带来困扰,诸如此类的话语,就像师父《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说的:“现在的人也很难度,我有的时候在跟你们开玩笑也在讲,你跟他讲了大法好,讲了半天,他说「是,大法好,我知道,但是共产党给我钱,我也不反对。」他言外之意呢,你好,我也不反对共产党。这是邪恶迫害大法时的宣传造成的,是惯用的欺骗世人的手段。”

我们明白当时唯一能做的就是想办法清除在她背后操控的邪恶物质因素,所以几位在旁的同修就开始发正念。大约十来分钟之后,背后海关入口的大门打开了。只见到阿系西手拿着一叠厚厚的纸卷站在门边。——这叠不该存在的影印件终于离开墨西哥,被我们带回了美国处理。

这时离飞机起飞只有数十分钟了,刚好留足够的时间给我们几个人出关、验票。一位西人同修说:“这是在考验我们是否会坚持到最后一分钟讲真相的机会。”另一位同修怀疑在我们与海关移民局讲真相的那段时间,墨西哥移民局是否有足够的时间另做了备份,但我认为就像师父说的:“在真相面前,人们都会去斟酌,人自己怎么样去对待这一切也是他们的选择。”(《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