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王积琴一家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2年11月20日】我的一家是修炼之家,妈妈、姐姐王积琴、我,还有我的丈夫古胜学都是大法弟子,学大法使我一家受益无穷。小时候我的家庭不很幸福,生活上的苦难随时都在打击着妈妈的心灵,一家人的重担全压在妈妈一个人身上,生活的苦使妈妈的性格脾气越来越坏,常常骂爸爸没本事,这样我们的家庭就变成三天一大吵、两天一小吵。

98年妈妈和姐姐有幸得到法轮大法,从此我们家就发生了根本的改变。身患重病的姐姐彻底摆脱了病魔的折磨。家里的吵闹声也少了,因为妈妈的性格脾气有了很大改变,总是带着满脸幸福的笑容,变得那样的慈悲善良、宽容大度,做事总先考虑别人,也不和别人去争去斗了。看着妈妈精神变得如此的轻松,我们一家真是为她高兴极了。99年我也走进法轮大法修炼者的行列,还找了一个修炼大法的丈夫,这样我们的家庭总是充满着幸福祥和的气氛。

从99年7月20日法轮大法被无端非法打压开始,不幸的事情不断发生在我们家庭。在心中,我们知道法轮大法好,我们需要真、善、忍,我们要修炼真、善、忍。为了说句这样的真心话,我的一家被江氏犯罪集团无情的镇压,我的丈夫、姐姐、妈妈和我多次被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恶警不准我们修炼大法,多次抄走我家的大法书,甚至多次无理地罚款,一罚就是200元。他们就是采用所谓的从“经济上搞垮、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来达到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逼我们放弃大法修炼的目的。在各种重大的压力下,我们还是坚修大法,并通过各种和平方式上访。令我们失望的是:政府不但不听我们说句真话,不法人员反而给我们定了个莫须有的“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把我丈夫、姐姐和我送去劳教。在劳教所里我的丈夫经常被管教和管教指使的吸毒劳教毒打,使用电棒、狼牙棒等多种刑具折磨他,并用各种恶劣的方式:不让睡觉、不让洗澡、读恶毒诽谤法轮大法的材料、做各种超负荷的训练和劳动、关小间等等来逼迫他背叛真善忍信仰,恶人看到任何办法都动不了他坚定的心,就给他无理延长劳教期限。我的丈夫在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整整被折磨了两年才放回家,回家没过几个月,10月14日那天我丈夫上街买东西,又被公安秘密绑架,现被关押在重庆市綦江县看守所里,也不知道他们会使用什么样的酷刑折磨他,我现在很担心我的丈夫。

我的姐姐王积琴也是在劳教所里被管教指使吸毒犯多次毒打,管教杨明以所谓的“治病”为由,让几个吸毒犯强行给她灌注不明药物,致使她当场休克过去。为推卸责任,才把折磨得奄奄一息的姐姐送回家。由于姐姐的身体被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摧残造成的严重损害已无法恢复,生活更无法自理,9月23日姐姐在承受了几个月剧烈的痛苦后撒手离我们而去。5岁的儿子从此失去了亲爱的慈祥的妈妈。我的妈妈现在也被我们当地派出所看管起来了,恶警们叫了七、八个被谎言蛊惑的人将我家把守起来,说是这几天要开什么“十六大”,整天把我家的门锁上,把我父母锁在屋里,不准我父母出门。我父亲是个不修炼的人,而且还患有严重疾病,也遭到这样的迫害!邪恶之徒还想要加害于我,到处打听我的下落,逼得我四处流浪,有家不能回。江泽民一伙的暴政使得多少原本幸福的家庭支离破碎、家破人亡,造成了多少人间悲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