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父亲的遭遇看讲清真相的紧迫


【明慧网2002年11月21日】法轮大法是我苦苦追寻终于找到的真理,《转法轮》揭示了我头脑中所有问题的答案。我1999年1月25日开始修炼大法。我修炼后,我周围许多人也开始进入大法中修炼,这其中包括我的父母、姐妹。有几十年酒龄的父亲一下子戒了酒,身体健康,人也显得年轻了。妈妈的病也好了,父母之间的关系也融洽了。我家在大法中受益,对师父无限感激。

1999年7月22日,邪恶旧势力安排的对大法的迫害开始了。在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邪恶命令下,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铺天盖地而来。

我1999年7月22日到北京上访被绑架到看守所,一个多月后被放回,仍被非法监视居住,从此我成了辖区居民委、派出所监视和骚扰的对象。每逢江氏邪恶集团认为的敏感日,公安就到家里威逼我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我就向他们洪法。因为这些跟随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大法的人才是正法时期最可悲的生命,邪恶的旧势力在安排他们迫害大法的同时,也安排了他们被正法淘汰的命运,他们的生命正处于极其危险的境地。我几乎不放弃任何证实大法、讲清真相的机会,清除他们头脑中的谎言。我原先的工作单位因害怕我在工作中洪扬大法损害到他们的私利而解除了与我的劳动合同。邪恶的迫害丝毫没有阻止我正法修炼的脚步,反而使我更加认识到大法修炼机缘的可贵和救度世人的迫切。恶警在今年3月份半夜到我家砸门,我没有给他们开门,找机会走脱,从此流离失所,投入助师正法的洪流。

在江氏暴政统治下的中国,修炼法轮功不仅意味着将失去自己最基本的人权,而且亲人也会受到牵连。不仅如此,所有大大小小的干部能否在其官位上坐稳,都与其管辖内的大法弟子是否放弃信仰相关。如果大法弟子坚持修炼,他们的官都当不成了。在这场空前的政治恐怖下,无数的人被剥夺了自己清醒认识大法的机会,有些人被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制造的谎言毒害后对大法产生恶念。他们生命的处境极其危险。

邪恶的迫害也干扰了一些学法不深的人,甚至使有些人放弃了修炼。邪恶势力在电视和报纸上对大法的诬蔑宣传,对我父亲毒害很深,也加强着他那些没有修去的执著和思想业力。每次我回家他都把电视上的宣传告诉我,让我注意安全,让我在家偷偷炼,不要出去洪法,证实大法。我把师父的新经文给他看,告诉他什么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并清除着造假宣传对他的毒害,但父亲离修炼人的要求越来越远,本来父亲那些不理解的地方都可以在修炼中慢慢认识到,但由于邪恶的干扰使他完全放弃了修炼。后来父亲又开始喝酒了,有时在酒精的麻醉和思想业的干扰下甚至说着和电视上一样腔调的对大法不敬的话,他醒酒后也感到后悔。我为他感到难过。我想尽快让他改变的心被邪恶钻了空子,有时我们争论得很激烈,有时甚至不欢而散。我不再和他主动谈起大法的事,我心里想:反正大法的书他也看过了,自己能做到什么程度就看他自己的了。从父亲的身上,我感觉到师父度人真难啊。师父把最好的一切无偿地给予了众生,可是有些人却那么容易受到干扰,那么轻易地就放弃了大法修炼。在历次政治运动中他们被假新闻已经骗了那么多次,却仍然受其迷惑。

我听说父亲前一段时间酒喝得很厉害,而且饭吃的很少。父母家离我家很近,恶警曾到母亲家去打听我的下落。为了不让邪恶钻空子迫害我,我已有一段时间没有回家看望父母了,前几天突然听到他酒后突发脑出血的消息。我赶到家里,他已经处于昏迷状态。虽然做了开颅手术,到现在已经近两周了,仍没有脱离危险。如果没有邪恶的干扰,父亲也许不会放弃修炼,也不会突发脑出血。我在心里默念口诀,清除邪恶旧势力的安排。父亲已经得法,是师父要救度的生命,然而邪恶的造假宣传却使得法时间不长的父亲在怕心和思想业的干扰下完全放弃了修炼。我发正念清除其空间场中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让父亲尽快清醒,在其主意识清楚的情况下重新摆放在大法中的位置。邪恶旧势力所安排的所谓考验不知毁掉了多少像我父亲这样的生命。一个生命都有缘得了大法却又放弃了修炼,多么可悲啊!

父亲能从手术室活着出来,是生命的奇迹。因为他被推进手术室时四肢已经没有知觉。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仍然给他留机会。

听姐姐说,昨天我辖区的派出所干警到我妈家去了,他们从邻居那里知道了父亲得病的消息,他们不顾母亲的心情,再三追问我的下落,并打听父亲所住的医院,说要找到我让我写“保证”,否则就送洗脑班。家里人没有告诉他们我的下落,也没有告诉父亲住在哪所医院,不过姐姐说让我少去医院看望父亲,江氏政治流氓集团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恶警从妈妈那里没有得到我的下落,又去了我丈夫的工作单位,要求我丈夫天天向他们汇报我的行踪,说是怕我十六大期间到北京上访,但是他们的无理要求被我丈夫拒绝了。由于邪恶之徒找不到我,我丈夫就成了他们骚扰和恐吓的对象。我丈夫自从1999年7.20后在强大的压力下放弃了修炼,但他知道大法好,总是尽力保护我,也在用自己的方式抵制着邪恶。他们单位的领导层层找他谈话,还说听说家里不只我一个人炼功,说有人怀疑我丈夫会不会也到北京上访,他明确表示不会去后,领导说了些要培养他当干部之类的话,要他不要因为这件事影响了自己的前程,说自己的局长当不成倒是小事,言外之意,如果我在十六大期间上访的话,他的局长职位也不保了。我真的想不到,江氏流氓集团为了迫害我这个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竟然株连到这么多的人的前途和利益,包括我从未见过面的我丈夫的顶头上司。

在医院的抢救室里,我亲眼目睹有的病人上午还是许多亲人围着,下午人已经去世,床已经空了。人的生命脆弱得像一片树叶,随时都可能被不测风云吹走。人生无常,生命可贵啊!在宇宙正法的时期,如果带着对大法不好的念头离开人世,他们的归宿将是何处呢?

前几天因为星期天父亲所在的工作单位支票取不出来,医院马上给仍未脱离危险期的父亲停了药,使其病情加重。现在几乎所有的医院都是这样,叫“电脑开药”,如果钱不到位,马上停药,不管病情多么严重。现在真的到了金钱和电脑指挥人的时候了。我知道人的生命长短不取决于药。但从这件事我感觉到现在的人们心中深藏的冷漠,生命已经不再被别人珍视。大法弟子珍惜众生的生命,是师父赋予大法弟子们慈悲的心,是大法修炼使平凡的生命有了辉煌的意义。我们只有更加严格地按大法的要求去修炼,才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才不辜负师父在这样的乱世传给我们这么大的一部法。

在抢救父亲的过程中所经历的一切更让我感到救度世人的紧迫。在抢救室里,我向一个病人的亲属洪法后,他说:“他(他病危的亲属)要是能得大法就好了,可惜现在已停止了呼吸,靠打氧维持心跳,不会有太长的时间了。”不过,他说,等他办完这件事(他亲属的丧事)他一定研究一下法轮功,他想看大法的书。他要我给他留一个联系电话,我说现在派出所到我家去逼我写假保证骗人,如果我不写就会被送到洗脑班,所以我不在家住,传呼也经常换。为了让他别错过这个机缘,我把父母家的电话留给了他。他也给我留了一个传呼。在护理父亲时我也抓住讲真相的契机,来看望父亲的人一般都问一问病情,我就把父亲炼功后戒酒,在压力下放弃修炼之后又喝酒导致脑出血的事实向来探望父亲的人和周围的病人洪法,使很多人明白了真相。

现在父亲仍躺在医院的抢救室里,身上插满了管子。我的亲人们24小时轮流守护在父亲的床前,而七十多岁的母亲独自在家,一方面担心父亲的病情,另一方面也怕邪恶之徒把我绑架。如果母亲不修炼,恐怕也很难承受这样大的精神压力。

我的经历在中国大陆的修炼者中极其普通,我周围的许多大法弟子和他们的亲人都在承受着更加邪恶的迫害。但几乎每个同修都在坚定地走着助师正法的修炼之路,证实着大法,见证着师父的洪大慈悲,也亲身感受到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在邪恶的操控下所犯下的罪行。

我觉得如果以前我跟父亲谈论大法时能更加耐心一些,更加慈悲地去破开阻碍他修炼的结,而不是争论,也许他会明白更多的真相,那才是真正对他好。如果每个大法弟子在给自己亲人讲真相时能更加耐心一些,真正地去化解他们的迷而不受亲情的控制和干扰,可能会有更多的人得救。这是我修炼中需要提高的地方,也是深刻的教训。在此写出来提醒大家。

以上只是我现在层次上的体悟,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