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武穴市恶警折磨虐杀大法弟子的案例

【明慧网2002年11月21日】以下是湖北省武穴市有关人士突破层层封锁查知的一些不法之徒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更多详情正在调查中。

赵子初:男,1951年出生,武穴市龙坪镇人,只因学炼法轮大法,被恶警强行绑架到武穴市第一看守所和拘留所折磨。在监狱里被恶警摧残得骨瘦如柴。2001年7月恶警看见他连吐鲜血不止,才放他回家。最后他终因没有恢复,离开了人世。

梅中全,男,孤寡老人,现年60岁,湖北武穴市余川镇邢园村人,早年出家。1997年得大法。他为了把大法的真理传播给其它庙的和尚,却被公安局非法抄家(庙),没收所有大法书籍与和尚证书。2001年11月8日,他踏进武穴公安局去要回大法书,结果被恶警强行关进武穴洗脑班。他为了证实自己的清白,多次绝食抗议,遭到“610”恐怖分子的欺侮和恐吓。有一次,他正在打坐炼功时,突然闯进“610”恐怖分子和干警(田镇派出所指导员周青山)合伙施暴,也不管老人的生死,最后将他从床上拖到地下,但老人不怨不恨,心怀真善忍。又一次同室一功友遭管教陈藕生折磨,出于老人的慈悲,看在眼里,心中难受,就劝了两句,竟也遭毒打一顿。由于长期关押和折磨,又无换洗衣物,加上伙食极差,梅和尚健壮的身体一天天衰弱,最后终于病倒在床上。同室功友多次向管教反映,管教还说他是装病。大法弟子梅中全经过8个多月的摧残,也没有动摇他对大法的坚定正念。最后公安610系统恶徒见梅死也不放弃信仰,便使出更歹毒的诡计:当他同室功友的面说释放,暗地却将他转入另一秘密地方进一步迫害,直到19天后,他含冤离去。

崔荷荣:女,1951年5月生,蔡祖(刊江办事处余强村)人,2002年9月28日,国安、刊江派出所、大队干部一共7、8个人将她强行绑架上车,送到洗脑班,无任何理由、手续。当时她连鞋都没穿。

吴韦华:女1956年生,武穴人,9月.27夜被国安徐学文一伙强行绑至洗脑班。

廖保珍:女,1951年生,武穴人,9.27在家看电视被国安徐学文一伙七人绑架至洗脑班。

夏广良:男,1973年生,在武穴祥云集团公司质检科上班。2001年12月在梅川松阳白天散发法轮功真相传单,由于坏人举报,在乘车回武穴途中被梅川派出所恶警绑架,并交由国安黄闻朝威逼欺骗送进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近一个月,同时家里及公司宿舍被抄。在看守所他因坚持炼功几乎天天挨打,家人被恶警勒索几千元并以工作担保才被释放。其后公司在2002年3月才安排他上班,中间几个月工资及年底奖金全被扣发。上班后公司保卫科派人监视盯梢,甚至搜包抄房,休假要事先报告等各类人身限制。2002年9月27日夜10点多保卫科李必寿与田镇派出所、国安黄闻潮上下内外勾结,以谈话询问为由,将他绑架至行政拘留所洗脑班至今。

方天明,男,1967年出生,武穴师范教师,老家位于武穴余川石水村六组。89年毕业于湖北大学数学系,理学学士学位,毕业后一直在武穴师范学校从事数学教学工作。期间教过中师、中专、大专(教了三年)、高中。95年被评为数学专业中级讲师,教学受到历届学生一致好评,97年得法。大法被迫害后,方老师多次出来证实大法,揭穿邪恶谎言。2002年12月25日,武穴师范副校长干小平,伙同刊江派出所董老二等三人将方老师骗至崔家山行政拘留所,并强加一个莫须有的罪名“扰乱社会公共秩序”,实际上是骗至那儿办的所谓“法制教育班”(洗脑班)强化洗脑。方老师坚修大法心不动,被邪恶之徒视为眼中盯,于2001年农历正月十六日被转移到武穴市第一看守所,在那里恶警对方老师实施进一步的迫害,将方老师与刑事犯同关一室,强迫穿囚衣,与家人会见时还要戴上手铐等。大约2001年4月8日,又将方老师从武穴第一看守所转移到崔家山洗脑班,继续对方老师强化洗脑,在那里方老师与其他同修一起抗议非法长期关押,绝食抗议,于2001年5月15日释放,这一次共被非法关押142天。在这期间,武穴师范副校长张在全(管财务)非法扣除方老师1000元工资,并未经本人或家属同意就以交伙食费为名将其中的500元交给行政拘留所所长张普文。方老师回家后休息几天,身体稍有恢复,就要求校方安排工作,可武穴师范一直不给予安排,直到2001年9月才安排每周4节中专数学课,工作量明显不够。

2002年9月28日,刊江派出所与武穴610办公室饶副局长、姚队长等一伙共十几个人,协迫武穴师范学工处,一进屋没谈几句话,吴所长便逼迫他放弃修炼,方老师义正辞严地抗议吴所长等人违犯宪法的举动。此时完全失去理智的吴所长又直接下达绑架指令,众恶警蜂拥而上将方老师双手反铐,往车上抬,一出学工处门口,方老师高喊:“法轮大法好”……这一呐喊声直震得邪恶之徒心惊肉跳。邪恶之徒恼羞成怒,用肘关节死死地勒住方老师的咽喉,企图窒息方老师,可方老师依然使出全身力气高声喊“恶警绑架大法弟子”。在车上,刊江派出所一个年龄约22岁戴眼镜的警察又将铐紧的手铐猛捏一把,痛得人直钻心,直到将方老师关进设在崔家山行政拘留所内的洗脑班后,才将手铐松开。方老师双手被刑具所伤,双手发麻,勒痕深陷,过了许多天身体才慢慢恢复。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行政拘留所内。

李旗国:男,出生于1962年3月,武穴市梅川镇李云二村人,做手艺。1996年得大法(得法前身患乙肝等多种疾病,现康复)。2000年2月被两路派出所以找谈话为名骗至拘留所关押15天逼交500元钱。2000年10月又被抓,恶警刑讯逼供后将他关进武穴看守所3个月,期间不准家人会见。派出所与国安黄文潮内外勾结,唆使刑事犯折磨他,还哄骗其家属交5000多元。他家至今债务累累,儿女失学。2002年8月梅川派出所以“怀疑”为由,深夜陈安明之侄儿陈副所长带领10多名干警将他强行绑架,并拳打脚踢,致使他全身青肿,后又把他强行关进武穴市洗脑班,至今已有两个多月,还在关押之中。

徐东升:男,1956年12月生,武穴市余川镇太平乡人。99年太平派出所李警察、刘警察和张警察无故把他内弟结婚所用放在他家的音响强抢去了。2002年3月,他不在家,他妻子和他儿子(12岁)睡在床上,七、八个人砸破他家大门、窗户,闯了进来。在他家楼上楼下,箱、柜到处翻个底朝天,有锁的,没锁的乱撬,见什么没有才罢休。2002年8月,他在梅川买白石板,搭车回家时,被彭、叶两警察(余川派出所)强行绑架至洗脑班,其罪名是诬陷他“串联”。

胡石榴,女,1970年5月生,梅川镇李云二村人(户口:国营万丈湖农场分场一分队)。1999年7月26日因不交《转法轮》被十堰发动机公安科强行停止工作。99年10月到北京上访被十堰看守所关押近一个月。2000年10月因贴法轮大法真相传单被武穴看守所关押,骗交保证金2000元。身份证被两路派出所没收。2002年8月20日夜10点半,无故被梅川派出所陈所长及十来个恶警从睡床上绑架至洗脑班。当时她睡在床上,大热天没穿长裤。警察就砸门,十几恶警把门锁砸坏后闯进来,打亮灯,用电筒直往她身上照五六分钟(没穿长裤,只穿内衣裤头),梅川派出所一恶警还把她身上仅有的上衣从腋下撕到下衣摆!陈所长(男)把她腰搜摸个遍,真是流氓。还不许她喊叫,对她头大打出手,打得她鼻血直流。恶警还卡着她的喉咙,留下一道道紫淤血。在梅川派出所,恶警揪着她的头发往墙上撞,使她头昏达半月之久,恶警甚至用擦汽车抹布擦她鼻血怕别人知道。

胡爱珍,女,1961年10月生,梅川镇李云二村人。2000年10月撒真相传单被非法关进看守所一个多月。2002年8月20日晚上12点钟,一群恶警砸开家中大门,强行绑架至洗脑班。

陈国珍,女,1962年9月生,武穴市银行职工,老家梅川两路镇张思济大队上榜垸,现住武穴市城西大世界。户口所在地:武穴市龙潭派出所。1999年11月到北京证实法被非法关押15天。2000年4月在外炼功证实法被强行绑架到拘留所,以后的日子一直到2001年底,在看守所、洗脑班、狮子山劳教所、沙洋劳改农场里度过。2002年正月初八,到市公安局长岳阳家讲真相证实法被非法抓到市洗脑班关押至今。曾经受过的伤害:2001年在沙洋三次遭受“背宝剑”酷刑,两次被电棍击打,强行不准睡觉、上厕所,蹲站长达5、6个小时。2002年8月因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被两次拖去强行灌食。

毛秀英,女,1965年2月生,花桥镇毛仁山村人。现住武穴余川镇松山嘴街。2000年8月因上访被拘留。因绝食抗议被崔家山拘留所所长张普文用老虎钳将咽喉凿伤。2001年因撒传单被关第一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劳教1年。2001年4月份在一看守所受尽折磨,身上被恶警踩得青一块、紫一块,恶警徐学文把她从床上拖到地下,头撞起一个大包。2001年在龙感湖被欺骗送黄梅十里铺拘留所,4天后,被余川派出所接回,由武穴市公安局再次送入武昌狮子山劳教所。当天,在武昌被电棍毒打到麻木失去知觉。2001年6月25日转到沙洋劳教所。2002年2月份因撒传单被送到洗脑班关押至今,被灌过食,毒打过。

徐淑君:女,武穴市,2002年9月26日因发真相资料被非法抓到行政拘留所至今。

蔡素珍:女,武穴市,2002年9月26日因发真相资料被非法抓到市第一看守所。

唐志军:男,1974年5月生,武穴市多菱股份有限公司职工,现已被非法开除。受迫害情况:1999年在坝上炼功被非法拘留。2000年他在电力村口炼功被非法拘留超15天,多菱公司借此为由将他非法开除工作,他的身份证也被强迫没收。2000年6月下旬,在昌平被当地干部用电棍、大棒毒打。7月上旬在武穴看守所被庐佳等恶警毒打、侮辱。9月下旬被非法判劳教1年。2002年3月16日在同事家帮忙搬家时,被610陈恶警、徐学文一伙在多菱公司保卫科长胡树鸣的带领下强行绑架至洗脑班。徐学文没有出示工作证而把姓陈的工作证拿出来一晃说他姓胡等等,要强行带他走,他不依,恶警徐学文叫他撞墙自杀就放他。唐志军拒绝,过后恶警陷害他说他要自杀。在洗脑班里恶警用灌食摧残他,热天把他放在一个朝西晒的房子里烤。

董国水:男,1962年生于武穴石佛寺镇连湖董伍房垸,于1998年2月3日得大法,身体非常健康。但在2000年3月19日进京上访被当地派出所张、夏指导员带回崔家山拘留所后,被张普文与桂班长进行灌食摧残,关押长达六个月之久。于2000年12月19日再次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警察把他的肋骨打断一根,送到怀柔看守所,被那里的警察殴打,后被武穴公安局的黄文潮带回关押。2001年4月石佛寺派出所把他家房子砸了,并把他的弟弟带到派出所铐了一天,弟媳被逼得喝了农药。2001年4月25日被非法判劳教18个月,释教回家后不久,于2002年4月25日又被绑架至洗脑班,此次绑架是镇政法委董新年、连湖村书记董清奇伙同派出所干的。他至今还在受迫害。管教人员陈藕生借灌食对他用刑进行迫害。自99年7.20以来前后被非法关押长达29个月。

范成刚,男,1954年3月出生于武穴市万丈湖农场三队。2001年正月到天安门喊“法轮大法好”被关进北京公安局燕山分局的东风派出所,在那里恶警用几根电棍同时电他,用电椅折磨他,注射迷魂药,戴“迷魂帽”,打昏过去后用冷水泼醒,然后继续残酷迫害,还用烟熏他。他受尽各种折磨,最后被当地公安局带回关进洗脑班,恶警徐学文抢走了他身上的350元钱,另要他交伙食费400元,没出任何收据。直到端午节他才被释放。2002年9月30日,他准备到广州看重病的大儿子,万丈湖农场的派出所胡所长、邓指导又强行将他绑架至洗脑班。

苏玉亮,男,60岁,武穴市中医院工作,被邪恶公安在单位强行绑架到洗脑班。他被释放时,戴着氧气包,被用担架抬出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