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了!让我们共同见证那一刻的到来”


【明慧网2002年11月25日】我是一个非常幸运的大法弟子,从96年至今我已得法6年了。回想这6年,我从一个胆小、忧郁、失去人生乐趣的人变为一个心胸开阔、乐于助人的法轮功弟子。我无以回报我们伟大的师尊。

以前,妈妈心脏一直有问题。从94年,她开始炼法轮功,两年中没吃一颗药,身体却越来越好,使我看到了法轮功的神奇。

我于96年8月决定修炼法轮功。过去,我一直长时间咳嗽、失眠、经常感冒等。修炼几个月后,这些毛病竟然都不翼而飞了,我的心里别提多高兴了,人也精神很多。

没多久我失业了,整整三个月没找到工作,这对于我们这个低收入家庭来说,真是举步维艰,孩子还小,才开始修炼的我思想波动很大。但是,在听师父的讲法带及通读《转法轮》后,我开始认真找自己的原因。师父说,人开始修炼,就绝不会有任何偶然的事发生。生活中所遇到的一切不如意的事都和自己的业力有关,我的心逐渐平静下来。

在生活中,我的脾气改了不少,我的丈夫也见证了我因修炼在身体和心性上的提高。不久,我找到了工作,在新的环境中,我也努力按修炼人标准要求自己,但却不是很精进,修得很辛苦。常人的很多执著心不时冒出来干扰自己。

从99年7.20到2000年11月,我没有得到任何有关法轮功的消息,各大宣传媒体中充斥着谎言。再后来听说有很多外地的同修到天安门去请愿,但我一直没认识到作为一个法轮功弟子应该那样去证实法,还有许多同修在外面贴真相标语。听说有同修因此而遭到恶警的残酷迫害,但他们还是要去,我被他们的壮举而感动得流泪;但一会儿又为自己开脱找理由,使自己安于现状。一年多的时间,一直都是这种忐忑不安的心情,没有在法上认识法。

2000年5月,在所有的大法网站都被封情况下,我意外地发现有一个国外的大法网站没被封,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情给那个地址发了个邮件。一直到11月,我惊喜地发现那位国外的同修给我回了信。

她看了我的信后,很委婉地告诉我应该看明慧网的文章,她还告诉我最近一次见到师父的情景,泪水打湿了我的衣襟。我把那封信打出来,给同修们传阅,我们都受到了极大的震动。师父为我们这些不精进的弟子承受了多少,师父为世人承受了多大的痛苦,也许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但深深的自责充满了我的心,特别是师父的《严肃的教诲》(2000年9月26日明慧编辑部文章)发表以后,我的心情异常沉重,我知道当时我没有履行好作为一个大法弟子的职责,那时的我是一个不合格的弟子。

以后,除了每天学法外,我每天收看明慧的每日快讯,里面的各地大法弟子写的许多修炼心得体会,对我们的帮助非常大。他们去证实大法的坚定信念和遭到的残酷迫害常常使我热泪盈眶,邪恶的谎言再也欺骗不了我们全家人。

我开始向周围的同事讲真相,开始寄真相资料给不相识的人们,记得第一次出去粘贴自制的大法标语时,心里不自主的咚咚地跳,我恨自己的不争气,心里明白:我这是做的最正的事,让世人知道真相、揭露谎言的欺骗,因为如果他们的思想站在迫害大法的一边,对他们的生命都是不公平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不断地学法交流,我做得越来越顺手了,很多真相资料不停地从我手中发出去,每次我们都是一家人一起出去,我们配合得很好。儿子也争着发。

2001年1月23日,电视中播放“天安门自焚”案栽赃陷害法轮功。第二天,我刚上班,就有位同事问我,我回答她说:“那只是骗没看过书的人,骗不了我们大法弟子,因为你只要看过《转法轮》,就知道我们是坚决不能杀生的,自杀也是杀生。”我丈夫经常一边看“焦点谎谈”,一边斥责其无耻:“太假了。”

后来,我把真相光碟拿给我的一些同事们看,他们不同程度地都明白了真相。有一位还让自己的姐姐彻底改变了看法;另一位让自己在军中的丈夫和哥哥也明白了真相,他们都表示不会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她哥哥在看了《前车之鉴》后说:“怪不得XXX这么年轻就死了,原来他迫害了大法弟子呀。”

一位同事因业务关系要塞钱给我,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们是不能收别人钱的。”从他的眼中,我看到了惊异;另一位同事在我不在的情况下托人带给我一块手表,我事后当面还给了她,为了顾及情面,我特意用信封装好给她,并说明我是炼功人,师父教我们不能这样,她也惊奇地说:“你没看过电视宣传吗?”我说:“那都是骗人的呀。你看我正不正常,象不象他们宣传的那样?有机会我一定给你讲清楚。”她也很理解地收回了表。

2001年12月1日,我和妈妈、X姨乘飞机如愿地来到了天安门广场,喊出了我们压在心底的话:“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因当天天色较暗,北方的天气黑得很早,我们紧赶慢赶的在晚上6点左右到了天安门。广场上人很稀少,但不远处警车停在那儿,我们转了几圈,喊出了心中想说的话,便乘第二天的飞机安全返回。回家后,我站在师父的像前,心中喊着:“师父,我回来了。今后我会加倍努力,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目前,虽然环境看起来似乎还很邪恶,但我心中明白,那只是邪恶最后的拼死挣扎。我和周围的同修都明白:我们大法弟子在正法修炼中已越来越成熟、越来越坚定;而邪恶之徒在迫害大法中却越来越力不从心了。

其实有许多常人心中都明白法轮功好,修法轮功的人好。只是苦于强权的压力才把心中明白的真相默默地藏在心里,有同事问我:“什么时候你们的法才能正过来呀?”我总是充满信心地回答说:“快了!让我们共同见证那一刻的到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