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温:如何解决做大法工作时出现的一些问题


【明慧网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现在邪恶势力异常疯狂,最近,河南某地区由于做事不注意,大批弟子被捕,主要的负责人被抓,印刷机器被找到,损失很大,山东某地也出现了类似情况,几十人,甚至更多的弟子被抓,机器被找到,类似这样的事情还发生了不少。这类事情的发生一般是由一个学员的被抓引起的,由于在压力面前、在魔难面前被抓的学员不能够严格要求自己,把别的学员讲了出来,将许多事情说了出来,从而给大法造成了损失。我想这些事该让我们清醒了、注意了,不能再不理智了,必须要注意分层次,形成网络。

事情虽然是由一个学员引起的,但其他学员是不是也有责任?我们做工作的方式、方法是不是也存在问题?因为我们许多弟子在平时做大法工作时很不注意,该说不该说的都告诉了别人、不注意保密,加上联系混乱,所以就很难避免损失。鉴于此,我们应该采取有效的措施避免不必要的损失,在我们人的能力所及的范围之内采取一切措施把事情办好,否则就是对大法的不负责任。我认为不是所有发生的事情都是该发生的,许多事情是可以避免发生的,是我们自己没有做好才出现的问题,出现了问题正是叫我们认识不足,汲取教训,以后做好,有些弟子的心性很高,心态很正,那么他那样做(冒险的做法)也许没有出问题,可我们能保证所有的弟子都能做到这一步吗?事实上我们保证不了,否则就不会有上述重大损失的出现了,在关键时刻他能不能放下生死,能不能智慧地对待所发生的一切,我们很难保证的。做大法工作决不是赌博,我们也没有资本去这么做,许多设备器材是我们功友省吃俭用大家凑钱买来的,就这么不爱惜?有许多大法的精英,公安在到处找他们,就不为别人想一想?总喜欢按照自己那一套逻辑行事、想怎么干就怎么干,我看这样的人很象那个拿着大法书走在马路上大喊有老师保护不怕汽车撞的人,如果要这样做事的话,那为什么明慧网还要推荐大家使用加密的方法联系啊?为什么还要时常告戒大家要注意安全不让邪恶钻空子?不是师父不慈悲我们、不保护我们,是因为我们有时做的太过分了,有人无意之间说出了印刷地点(往往这样的人他平时很注意),但听的人就是没听见,但超常的事情不能总发生啊,你更不能求啊,有的人(毫无保密意识)不管了不了解对方就都讲了出来,万一他是特务怎么办?你不等于在向警察做汇报吗?

我们这里的同修在做大法工作时很注意,有一些很好的经验,我总结如下供大家参考。

大面积的联系容易把特务招来,我主张减少混乱的联系,能断则断,不让邪恶势力有可乘之机,能断则断的意思不是中断联系,是说能不叫人知道的就尽量不叫人知道,特别是真实姓名、住处、印刷地点、上网地点、资料来源等等,是说要避免不必要的联系,使不相关的人和重要的事情断开,就是不叫人知道的意思,并形成网络式的多层次单线联系,特别是做传递真相材料、明慧材料的工作更要这么做,比如,直接接触印刷人员或上网人员算第一层,你是直接接触印刷人员或上网人员的,并且你也不知道印刷人员或上网人员的住处以及设备器材放在什么地方,那你就算第二层,否则你也要算第一层,这时你就不能把拿到的资料到处给学员送,让学员都知道东西是你拿来的,因为这么多人难免不会有人把你说出去,万一你自己也承受不住,处在第一层的印刷人员或上网人员就很危险了,直接暴露在外了,所以你要找另外一个可靠的弟子(算第三层,如你是第一层那他就是第二层了)由他把东西传给另一可靠的弟子(算第四层,如你是第一层那他就是第三层了),由处在第四层或第三层的弟子将资料传出去,此时就较安全了,切记绝对不可由处在第二层的弟子传给许多学员。

现在如果外地弟子要在北京住下来做发资料的事就不能大量的聚集在一起居住(因为大量人员聚在一起的居住一般超不过3个月就会被警察找到),现在要大约2-3人就住在一起形成一个小圈子(化整为零),就象在北京形成一个个“家”一样,之间再进行单线联系,几个“家”之间再形成一个圈子,构成一层(算倒数第二层),其他几家形成一个圈子,构成一层(也算倒数第二层),在倒数第二层形成的圈子之间再单线联系,这样一层层的形成层次,这样的形式很象物质的构造,若干小粒子组成大粒子、若干大粒子再组合成更大粒子,其实说是单线联系,实际上还要留好复线,就是备用线,平时一人在阳面活动,另一人或两人在阴面辅助,处在阴面的弟子最好不要和处在阳面的弟子经常在一起,这是为了避免被一起抓走断了联系,还要有一位弟子随时掌握阳面弟子的情况,万一有情况及时通知处在阴面的弟子,由处在阴面的弟子再通知处于上一层或下一层的弟子,当然根据实际情况不同两位弟子或三位弟子可调换位置,不必呆板,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保证联系不中断,有情况也可以随时做出反应,安全程度也加强了。

小圈子一般是由过去之间认识的弟子聚在一起形成的,多数都是一个地区的,或互相之间很了解的,形成一个小圈子,无论大圈子或小圈子之间的联络人必须要绝对可靠,处于第二层的弟子更要绝对可靠,对于那些不了解的、来历不明的、可疑的人员绝对不可以作为联系人。这样的联系形式有许多好处,首先不怕特务破坏,特务经过一年多时间的培训已很象了,戒烟、戒酒也完成了,很难分辨,那么打进来的特务处在一个小圈子里就很难有什么作为,而且和2-3个人住在一起天长日久,通过炼功、交流也很容易露出尾巴,而作为联系人责任重大,心里要搁得住事,不要什么都说,那特务也就完不成任务喽;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便于管理,同时有情况损失也小,因为处在这其中的所有人都只知道这一体系的一部分,从第一层到最后一层都是这样的,所以将来损失了那一部分就补那一部分,其他的部分还是完好的。

这样的联系形式做到什么程度算不错了呢?假如你处于某一层,资料最后传来传去可能又传到了你手里,那就算很成功了。我们有一位弟子印真相资料,知道的人很少,保密工作做的很好,一天住在附近的弟子拿了一张传单给他,他一看就是自己印的,他没吱声,收下了。

形成一个有序的网络也是威力无穷的,就象因特网一样,其实现在好的联系方式很象因特网,有局域网(一个个圈子),有防火墙(一个个可靠的联系人),有数据备份(留下联系人复线),有双网卡(如呼机、手机的使用,配多个呼机,一个做这个、一个做那个)、有代理服务器(形成层次、一层层的保护,将“印刷”、“上网”围起来)等等。

实现这样的联系形式的前提保障是大家都要自觉遵守联系的原则,在做大法工作上不能乱联系。许多人认为是松散管理,所以就不喜欢听别人的,爱自己随意的做,我看这是一种极端的认识,还是对法理解的不足造成的,走了极端、钻了牛角尖,松散不是乱,不是没组织(动词的组织),有“组织”才是负责的,其实可以不叫组织就叫协调,大家在一起总要有几个协调人,就象赛龙舟要有一个喊号子、敲鼓的协调者一样,这样才能齐心协力把事情办好,不是当官,当领导,是为大家服务,只是起协调作用。所以,有的人一听叫他如何如何就不愿意听了,我看可能还是人的思想在起作用,因为在人世中的常人没有多少人喜欢被别人管,所以,你一讲他,他就认为是管他了,就不愿意了,这样一来,不管别人讲的对不对,他已很难再分清了,因为他已先入为主不愿接受。可是你想一想,由于你的问题给大法带来了损失这好吗?

我记得年初和一位弟子交流,他讲了对大道无形的认识,“不是没有形,是千种形万种形”。我认为只要能更好地助师世间行、向世人讲清真相、证实大法,那么随意所用,采用有效的形式还是必要的,当然更重要的是我们得提高心性、能放下生死,因为这样的联系形式只是做大法工作的辅助形式,关键还是这颗心,如果人人都是如金刚铁罗汉,任你毒打、欺骗都能挺过去也就不用这么麻烦了。就象我们修大法一样,既要修心,又要有动作的辅助。如果我们心很正,又采取了这样的联系形式,那么可能就会把损失减到最小,如果该注意的都注意了还出现问题那可能就真正是自己要过的关了,否则就是自己造成的麻烦、是损失。我认为这种严谨的工作方式,弟子之间很好的协作能力也是我们修炼的一部分,也要修好,有些弟子由于疏忽造成了损失,在难中表现的很好,但他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事方法上也许有不足,很可惜。我认识一些修的很好的弟子,做事很注意,如果说他胆小有怕心那就太不对了,他连生死都不怕,他有什么怕心?乐队总要有指挥给演奏员们协调,而优秀的演奏员是既可独奏又能协奏的。大法弟子要能够很好的在一起协作,齐心协力把大法工作做好那才无愧于称作大法的精英。

另外做大法工作还要注意:

1、大家联系时使用化名,在电话中不要讲见面的地点,事先要有约好的见面地点,就讲老地方见,变换见面地点不要在电话中定,在见面时就确定下一次的见面地点,更不要叫真名,说太具体事情,要先问一句你是某某某吧?

2、处在第一层和第二层的弟子要有无论如何也要保护大法不受损失的意识,不要随便被抓,不要叫处于第二层以下的弟子(不含第二层)知道你在做什么,更不能叫处在第一层以下的弟子(含第二层在内,否则他就变为第一层了,就会失去第二层的意义)知道放设备器材的地方、印刷的地方。大家在放置设备器材的地方、印刷的地方尽量不谈与大法有关的事,或者简短的小声说几句,有事情到外边的公共场所谈,目的是不要暴露你的真实身份。用手机通话也要远离印刷地点,做印刷工作的弟子要减少与其他弟子的联系,要能做一个“无名英雄”,默默地为大法做工作,心里要搁得住事,不要因为做了一些事就起了欢喜心、显示心,不要求名,现在的名,也没必要叫人知道。

3、做印刷、传递资料工作的弟子要备有专用的呼机(呼机就是做这一工作的,无关弟子一概不告诉),最好是处在第二层的弟子和第一层的弟子之间用一部呼机,与处在第三层的弟子联系再用一部呼机,如条件不容许就算了。

4、大法弟子的呼机如果是用来和弟子联系的,那么这个呼机就不能告诉知道你住处的常人,如房东,特别是处在第一层的弟子以及屋里经常放有大法资料的弟子就更不能说,因为一旦你的呼机暴露了,公安若是查到了你的房东(房东呼你一般会用自己的住宅电话或手机),他会告诉公安这呼机是房客的,你就会连设备一起被找到了。同时通话时间不要超过3分钟,特别是用手机通话,也不要在印刷地或住处附近用公用电话座机打电话、给呼机回电话,不要用手机呼弟子的呼机、不要用手机打弟子的手机,不要用手机打弟子的家庭座机,也不要把自己的呼机号打在其他弟子的呼机上叫他回呼,因为即使现在你的手机、呼机没有暴露但将来一旦暴露,也照样会把别的弟子的通讯器材“感染”,大家在通讯的时候只当是自己和对方的呼机、手机都已暴露,这样在联系时也许会注意一些。

5、如果外地弟子一旦住下来做发资料等大法工作就不要随便变动,应该坚持下去,否则房东、邻居或管治安的见到成天换人去住会起疑心的。

6、如果万一处在某一层的弟子被抓到(千万注意:警察并不知道你处在第几层,甚至你自己都不清楚)。警察非法审问时,我们的回答要在法上。可以反问对方:资料你看了吗?没看你怎么知道他不好呢?怎么断定他谁违法了呢?等等,我和谁联系有什么关系?谁没有亲朋好友?只能将邪恶的思路牵着顺着我们的思路走。我们是大法弟子,是有佛法威严的,堂堂正正的顶天独尊的神。邪恶的小丑怎么配审问我们呢?(注:根据2002年12月14日反馈文章“对《如何解决做大法工作时出现的一些问题》的一点想法”进行了修改)

师父在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中讲到“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

几句话总结:

能断则断、形成层次、形成网络、化整为零。

以上方法适用于各地的弟子,只是化整为零稍微变通一下罢了。我想大家也不会因为做事很注意了就一定没有难了,这些方法只是起到不让轻易的找到我们的作用。愿大家都能在做大法工作时充分发挥大法赋予自己的智慧,我们不是要修智慧吗?也希望有更多的同修交流做大法工作的经验。请牢记师父的教诲:“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