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向周围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讲真相的经历

【明慧网2002年11月26日】师父说:“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相、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难了就绕开走。当看到给我们带来了损失,看到我们证实法有障碍时,不要绕开走,要面对它去讲清真相、去救度生命。这是大法弟子的慈悲,是我们在救度生命。同时呢,在讲清真相中,很多被蒙蔽的人与误解、偏见,都可以把它解决掉。”(《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

我是一直被迫害的大法弟子。第一次被抓,绝食抗议出来后第三天,市政法委高书记派市610二人、单位保卫处人员来我家,逼迫我写不进京上访的“保证”,我没答应,又被抓走近二个月,再通过绝食抗议被释放。第三次开法会被跟踪、绑架到看守所。我对警察讲:我没罪不是犯人,一顿饭也不吃。结果第二天,我的四肢开始麻木,脸色发白。我写声明:如果死了不是自杀,是警察迫害而死的。和我关在一起的刑事犯人喊来了管教、狱医、所长,他们给我量血压。我心里想这是师父安排我离开魔窟。不到20分钟,公安局来人接送我回家。路上警察问我怎么样,先吃点饭吧。我说不用。回家第三天有好心警察告诉我,我被判了三年劳教,让我赶快离家出走,一会儿就有车来抓我。我从此流离失所。恶警们一到“敏感日”就来家骚扰抓人。流离在外时通过学习师父的讲法,我的心性有了升华,我决定回去,向迫害我又不明真相的人讲清真相。

1、向单位610的人讲真相

回家的第二天,区警察来了7个人,晚8点多我在另一屋发正念,他们站在中间客厅,看看没人就走了。我告诉家里人不要怕他们,不给他们市场。第二天早上,他们又开车来了。我出去办事没遇到,我知道是师父在保护我。我决定主动找单位610的人员谈,但不能去他的办公室,最好在外边碰着。(他和我住一栋楼)我领着孩子在外边玩,真的就碰着他与妻子要去街上,我一边发正念一边讲真相,我说:“你领市区的人要抓我,不对吧。我们炼法轮功的不是坏人。当初你母亲患血栓,你扶她亲自到炼功点交给我帮她学功,天天你再领回去。我们看你工作忙,就给你母亲送回家去,十多天后你母亲自己就能走了,近一个月不用吃药,能干家务活。你们哥几个孩子饭不是你母亲给包下了吗?你父亲看到你母亲的病好了,也炼上了。你不应感谢法轮大法给你们带来的幸福吗?你干这工作是“上级”安排的,可是你的权力你自己把握,保护大法弟子是一句话,抓也是你一句话,不要造业太多,要为自己生命负责,摆好自己的位置。等到法正过来,你怎么面对父老乡亲。善恶有报天理你也知道。”他不太爱听,但没反对。几天后,我遇到他的父母(曾经炼过法轮功),给他们讲了真相。一次大搜捕时,他父亲告诉我这几天要注意。

又一次机会我与单位610的负责人讲真相。这个负责人平时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我将他上了恶人榜。不巧在一同修家,我写的东西被他收去了,他一眼看出是我写的,但也没找我。他对该法轮功学员说:“你们干吗给我上恶人录?”这一次也是对他一个震慑。他不象以前那么积极为上头卖命了。从前他的同事和老百姓都骂他说:“迫害法轮功有功升官了,是为捞取政治资本升的官。”在4、5、6月份大搜捕的时候,我们这些拒绝写“保证”的大法弟子被迫离家出走,单位扣发工资,保卫处领导通知我们回来上班,说不抓我们让我们都回来。我还听说单位决定下月补发扣的工资。我深感现在正是讲真相的好时机。

2、向单位保卫科人员讲真相

单位保卫科人员天天晚上出来抓发法轮功真相材料的人,并看到散发的材料就全收走。我想法接触他们,买菜时专到他们开的菜店买。在外边散步遇见他们就主动打招呼,并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如何让人做好人,劝他们不要给自己造业,让他们知道善恶有报的天理。谈几次后,他们领班的说:“大姐你是好心,我们也不愿干这让人骂的事。你放心,以后我们一个人看见你们贴发,我们不管,两个人巡逻也不管,那三个人就注意些了。”从那时起,他们再没抓发贴大法资料的人,不像从前一个楼一个楼早晚查收,现在就大概看一眼,也不进楼里。现在资料贴在墙上两三天也没人撕了。有两次,大法弟子发材料真看到上岗的保卫处人员,他们低头而过,没举报。市里有的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死了。我们这里的老百姓跟警察和他们亲人说那是报应。他们听了也受到教育。

3、领导找我,我就找610的人谈大法真相

在2000年我上班的时候,我们领导找我,不让我炼功。我想办法找610的人告他们影响我的正常工作。610的人几乎每天一次见我,我去他的办公室,他也干不好工作,他说我干扰他。我说“那他们找我不也一样吗?除非你下令不让他们找我。”

4、给区分局政保科的人讲真相

区分局政保科,因电话监听找我几次,一次派人来搜查我的家,我在车里与他们讲完后,那个警察突然腰痛不敢动,我问他怎么了,他说昨天值班开窗受风了。我拿来风湿虎骨膏给他贴上,他说“很好,好多了,真怪。这药很贵吧。”我说:“是96年以前的好药,那时我腰疼不敢弯腰,炼功后什么病都没有了,这大包药都给你吧。”他说:“谢谢,我们半年多没开支了,拿什么买药。”我说:“那你们想一想,我们炼功人好不好。”他俩说:“通过和你们几次交往,真都不错,那就在家好好炼,谁也不管,别到外边发传单、去北京。”我说:“我们这样做都是救你们,让你们明白法轮大法好,不要给自己造业。”谈完后,他们很客气的要走,这时局里来电话问翻完没有,他们说:“什么也没有,别让她去了,我们回去算了。”我给他们打了一辆车,他们走了。在这过程中,我有时间就发正念,正念的威力也使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不能再控制大法弟子面前的警察。同时,师父时刻都在保护大法弟子,一想到有师父在有法在,什么怕心都没有了,就想快讲、快讲,救度一切可救度的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