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澳大利亚地方政府讲清真相的一些体会


【明慧网2002年11月30日】我理解法轮大法日是为讲清真相创造的一个符合常人社会形式的机会,举办法轮大法日代表了当地人民和政府欢迎大法的态度;也能让更多人知道大法,有助于大法在当地洪传。

正念举办“法轮大法真善忍日”

两年前,各地区已纷纷举办当地的大法日。当时我想:我们市一定也要办,让更多的市民真的能从这次活动中听闻大法;而且一定要堂堂正正地办,让媒体知道,让更多人知道有这个日子来参与。我悟到:一正压百邪,邪恶是怕曝光的,如它跳出来,那正好让人们看清它的面目。怕人知道真相的是邪恶,而不会是大法弟子。我多次组织当地洪法活动,每次都把通知放澳洲网站上。一位市政府工作人员说,几乎每次收到我申请的同时,都会有中国领馆电话或信提出无理要求,市政府为此讨论过,一致相信我们是好市民,支持我们才是对的。

2001年8月份,我觉得时机差不多了。我们市从1996年起,炼功点一直坚持义务教功;各个市政府、团体组织活动也积极参与,每个月都在卡市最热门的牌楼举办洪法活动。那时,已租用市图书馆学法并向市民开放,欢迎他们来学。我从常人角度看,大法弟子已为该社区的人心向善做出了无私贡献;从法上悟,该地区已正念抬头,正好可以进一步让民众更多了解真相。这时,有学员已经帮我们约了见市长的时间,并安排西人学员陪我前去。但当日,上午我突然收到通知,说他们都不能来了。马上换人已来不及,更何况我从未做过任何政府官员的工作,手上什么资料也没有?我打电话给学员,但不知为什么,学员e-mail过来的资料怎么也收不到。最后取了几页大法简介及两份澳洲其他地区的表彰信,和我手上几份市政府在我们参加活动后给的感谢信。我一路想,为什么会这样?是干扰,还是要我悟什么?

不管怎么说,我都要把所有修炼中、正法中所遇到的事都向好的方面发展。为什么心里不平静,慌什么呢?因为没有西人学员在,怕自己亚洲人,人家不喜欢?怕不知道说什么?不对人胃口?怕没那些资料,无依无靠,说错怎么办?这些念头出自何处?平静下来一想,不还是执著表面,动了我的心吗?我一个大法弟子,有师在,有法在,只要我静下心,去掉这些观念和情,我相信智慧就会体现出来。至于说什么、做什么,我站在法的基点上,理性地符合常人社会这层理去讲,怎么会偏呢?就把大法的内涵纯纯净净,不加个人执著地去传递给市长,人家怎么可能会对我反感呢?我静了静心,就上去见了市长。

市长给我五分钟时间。我简单介绍了大法及我们炼功点,及我个人炼功受益的情况,并表示想在本市最热闹的地方办法轮大法真善忍日,告诉大家“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市长要是如果有同感,请来支持我们。您代表了这个市市民的意见,如您能告诉更多的市民这个高德大法,以真善忍为准则去生活,这将会给本市带来光明的未来。

市长说:“好。还有什么要求。”

我说:“我从未做过这种组织工作,市里知道该怎么申请场地,搭舞台,准备节目,邀请各民族团体、媒体、我能否得到您的帮助。”

市长即指定一官员立即与我联系,帮助提供了一切资料。在法轮大法日两周前,市长秘书及代言人都先后与我联系,准备市长的发言稿,并传来让我们先看过。有位西人学员惊喜地告诉我:你知道吗?这位市长简直讲了我们学员想上台讲的话。

市长表示永远百分之百支持大法

大法日当天,市长及几位议员到场,作了发言,表示本市永远地支持大法,希望越来越多的市民来学大法。市长告诉我,他都来看过我们炼功点。几个民族团体准备了节目,与我们同庆。当地最大的两份地区报采访作了报导,一些华人团体收到通知后,也悄悄地坐在台下,表示支持、同情。过后,我好多朋友告诉我,当日的情形,他们从报上看到了,或者他朋友那天经过也看见了。事后,我们给市长去了封感谢信,市长回了封热情洋溢的回信,表示在他心中,“真善忍”是多么重要。

我想,大法日是个非常好的形式去做讲真相的事,不能错过。今年同期,还要办,所以在两周前开始筹备。我想,先了解一下当日市长是否方便。一联系,知道市长已换人,新市长也了解、支持大法,当日能来参加。那时,离预定的日子只有十天,八个工作日了。我在一位学员全力配合下,给不同语言的报社、几十个社团发了邀请信。第二天,两家大报就来电话要求我们提供更多资料,其中一家当日立即赶来拍照采访。记者告诉我,这样他们明天即可排版,大法日当日早上市民即可见到这条消息,就有机会来参加大法日的庆祝。我感谢她为我们想得这么周到。在离大法日四个工作日时,有学员建议,如市长当日能颁给我们一份“荣誉”就更好了,要我联系一下。我就写了几句话在市长的邀请信上,并给了一份其他地区收到此信的样本,传真给了市长。

大法日当日,到了预定时间了,因为是工作日,其他议员不能来,只有两位说一定来,也仍未露面;而市长也迟迟未见,大法弟子已表演起了功法。民族团体也带着节目来了,观众越来越多。满街走着举着印有“法轮大法真善忍”字样的汽球的大人与小孩。路边的大法资料摊位不停地向询问的路人发着资料,此时,好几个学员多次问我,怎么市长还不来?20分钟过去了,我心里开始有些发慌了,怎么办?要市长不来了,我怎么向学员交待啊?突然,有个学员大声说,市长不来我们也继续。一下我明白了,市长来当然更好,但我们在这么热闹的地方炼功、讲真相,政府工作人员给搭的舞台,这么多市民手里拿着印有大法字样的汽球,更多的市民在索取资料,这不已经在讲真相揭露邪恶、救度众生了吗?

心一放下,就看见市长疾步而来,紧握我双手连连道歉。他给我一个黄色大信封,问我是否知道这封表彰大法的信,应该交给谁。此时我四周一看,所有报社媒体一一到齐,一些团体代表西装革覆地坐在座位上。我赶紧上前确认他们身份,并打招呼,感谢他们到场支持。舞台边,刚刚好挂上了大红灯笼,民族团体上台称颂大法,常人的舞蹈家敲起了喜庆锣鼓。在锣鼓声中,市长将对大法的表彰信交给大法弟子。他双手握着大法简介资料,表示我们市将永远百分之百支持法轮大法。市长说,他非常愿意参加每一次法轮大法学员组织的活动。许许多多的市民经过,目睹了这一情形,有些一起鼓掌叫好,喜悦之情充满了卡市牌楼。

学好法,以法为指导,一切自会圆融不破

回顾两次组织大法日活动的经过,发现每次我都没有花很多精力、很长时间,有些时候,我真的觉得时间太紧,似乎很难完成的事,但却不可意料地做完了,而且做得非常好。我悟到,这全是大法的威力,只要我们在法上悟,以法作指导,一切自会圆融不破,智慧自然就出来了。

我悟到,所有的大法活动一定要以全面切实地讲真相为出发点,不抱任何急于求成的心理。必须要正面洪法,不是只以一张被打压的照片引起人们一个同情心作目的。人们的同情心如不是针对大法、大法弟子清清楚楚发出的,当受谎言欺骗的常人提起法轮大法时,仍有误解,那他的同情与对非洲难民的同情有何不同?讲清真相工作量是大,但我们不去求能见到的效果。只要在法上,走得正,善良的人就会被安排各种机缘来到你身边。我们不能把正法进程的希望放在一个常人的表态上,要主动地去讲。那么我们受到当地人民和政府的支持是水到渠成、自然而然的事。

第二,我认为大法工作是修炼人在做大法的事,心态一定要纯净。在纯净的心的感染下,被讲真相的对象只能动更好的心。可以顺着常人执著去讲,但不是利用常人执著去求,因为我们做的是这么神圣的事,要体现“佛光普照,礼义圆明”。

第三,我悟到无所求自然就无所畏惧,不给自己假设困难及框框,不承认旧势力安排。师父在波士顿讲法时提到:“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我们讲真相是在做最好的事,宇宙中如果邪恶势力给我阻力,另外空间的佛道神自会正法,除非我们自己不在法上。我连想都没去想一下谁会来阻挠,事情到眼前时,自己纯纯净净,只要表面上圆融常人这层法,表现中是常人中纯净、善良、正的因素,背后大法中修出的正念会告诉自己如何找到最合适的侧面,切入口,用不同形式去做不同地区,不同场合,不同对象的讲清真相的工作。

第四,我认为应摆正体谅常人、宽容的善与站在法的基点上的关系。一个常人,他心里知道大法好就行,不对他们有任何他所不能承受的压力。但往往这种善心的体谅使他们感动,默默自发地支持着我们。曾有学员建议大法日不要叫“法轮大法真善忍日”,要叫“真善忍日”,是因为许多人不一定认同“法轮大法”,但“真善忍”绝大部份的人是会认同,认为这样一来,就会得到普遍支持。就这问题:我有两方面看法,一是大法弟子要站在法的基点上,我们所要得的支持了解是常人真相明白后本性的体现,如果我们只顺着他们喜欢听的讲,不敢讲大法的真相,我们把大法都羞于开口,我们的立足点在哪儿?第二是我们对这批常人没真正负责。理解、体谅地方政府是应该的,但不等于在人已受邪恶威逼利诱下,放弃我们一个公民应有的权利,向邪恶作妥协。在常人一层中合情合理的情况下,坚持正义没有错。要站在法的基点上,圆融、理智清醒地做大法工作。

第五,我悟到整体的无私合作,达到整体的圆融不破,这种神圣伟大的事只有在整体纯净的心态中圆满完成。我平时不够精进,与学员交流少,活动参加的也少。但我一提出这个大法日活动时,学员都默默地做着各种配合工作,每个学员都把这当作自己的事,就象一家人一样。我悟到,如果大家一心想的是互相配合,那么这个纯正圆融的场邪恶往哪藏?这种状态才配圆满完成我们伟大的使命。

综上所述,我悟到大法弟子学好法是何等重要。我们千万要静下心来学法。我有时自己不知所措时,法都会开示给我,心得以平静踏实,行为才能果断,充满信心。

为了众生,为了我们伟大的使命,我们应该时刻牢牢记住自己是大法弟子在做大法的工作,好好学法,静心学法。

以上为个人所悟,层次有限,体悟有偏执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2002年澳洲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