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师父的慈悲


【明慧网2002年11月30日】我是1997年得到大法的。在正法进程中,我亲身经历了师父严肃的点化。现写出来与大家共勉,敬请慈悲指正。

在修大法之前我上下求索4年,寻找修炼的方法。

1997年的一个星期天,我自己在屋里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一气看完了师父在济南讲法的全部录像,我是流着泪看完的。那时我才真的觉得找到了我一生要找的东西了。常有人说,人为一件大事而来,我知道,我这一生就是为此而来的。在看完录像的第三天,我感觉到我的小腹丹田部位有一种奇妙的感觉。我知道是师父给我下上了法轮,我喜欢那种感觉。

我是一个内向、不外露的人,平日交往少,炼功大多在家炼。每天除了上班,绝大多数时间用在学法和炼功上。那时自我觉得功炼的不错,心性上也能把握住。

严肃的教诲

1999年7月,我还是和平日一样坚持炼功学法。由于和其他的功友联系较少,周围的大法弟子有些去北京上访被抓。自己常想,我去北京能起到什么用?那时自己只认为这是修炼的大浪淘沙……,自己还常想,到该我走出去时我会坚决地走出去的。

到了2000年,看到师父的经文《精进要旨(二)》“理性”:“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时,那时才明白自己应该怎么办。可是这需要稳固的心性做基础。那时每天还是早上3点起床炼2小时的静功,还觉得不错,着眼于身体的暖热体验。那时记得经常做一些考试的梦。好几次都是试题看了以后每一题都会,可就是手拿着笔,在那里发愣……一直没有答题。

那天看了明慧编辑部文章“严肃的教诲”,我心里受到非常大的触动,文章中师父说,“学大法是为什么?他们只想从大法中获取,把大法当作保护伞。在大法遭到迫害时,在卫护大法的弟子被抓、被迫害、被打死时,他们在干什么?在他们的师父遭到诽谤时,他们干什么去了?等待天上掉下馅饼来吗?等待着难一结束就去圆满吗?我真为他们担心。他们不知道他们真正生命的处境有多危险哪!”“一个神在正法中,他们对大法的一念就决定了他们的存与灭。那些得了大法的还能和常人一样对待吗?得了法却不能证实法,还配当大法弟子吗?无论他们怎么在家里所谓的坚持学法炼功,都是被魔控制着,走向邪悟。”句句话,都是对我的警醒。

尽管思想上有些触动,可是对待正法的事我还是有些懈怠,有些事一拖再拖。我还是在想那种个人修炼……

那天早上的梦让我终身难忘,让我大吃一惊。

天昏暗暗的,好像是在开会,很多人,有人点名要我起来发言。旁边的人提醒我要讲一讲法轮功的事,可我觉得这么多人,还要隐蔽一点,对法轮功的问题避而不谈,慷慨陈词说些无关紧要的事。醒来睁开眼,只觉得自己还在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浑身累得很。我知道是我的这一关没有过去,这是人生的一大关。我记得《精进要旨》“挖根”中说:“关键时我要叫你们决裂人时,你们却不跟我走,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当时看到这篇文章曾反复思索,这样的机会一定要把握,可是……

我反复学习师父的经文,想想自己每天炼功,只想从中索取。在大法遭难的时候,一个一心只想着自己长功圆满的人是多么的自私,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这样自私的人,师父能给你演化功么?这一天,我决定一定要走出去。我将得到的一些传单利用晚间贴到重要的街道,同时,我决定用我知道的事实写一篇深入的分析文章,送到北京各大报纸、电视台等宣传媒体中去。“用智慧讲清真相”我想,我人没到北京去,信要起到这样的作用。为了不让当地的警察迫害,我决定利用休假时间到外地去发信。信写好了,并打印好,当我准备走的前两天,又一个梦境让我刻骨铭心。

象是在一个大剧院,天也是昏暗暗的,那个大剧院的天花板突然出现了很多裂纹,并向下逐渐陷塌。很多人向四面逃跑。我也准备跑,可突然看见有几个人坚定的站在中间。象是要用自己的功将天花板顶住。这时我也站了过去。和他们在一起,我看到天花板在一点点的上升,裂纹消失了,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这时好象已经不是天花板,而是整个天空。……突然从地下传来了非常美妙童声合唱:“每当我轻轻走过你窗前,明亮的灯光照耀我心房……”象是整个世界变得十分美好。我想这也许是新人类歌颂师父的声音。我一睁开眼,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点化我做得对。我悟到,虽然我还没有把信寄走,可能另外空间的我的一切,师父看得很清楚。

后来我的信被资料点印了很多,发到很多地方。我也融入了正法的洪流中,发传单,挂横幅……在正法中我变得越来越成熟了。

我逐渐明白了,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的修炼方式和过去古老的修炼绝对不一样了。

师父安排我学会获取明慧邮件

2002年春节上班不几天,由于看不到明慧网的文章,我只能把收到的一些传单上的文章阅读后编辑成实用的传单发放。为了看到明慧网的文章,我买了微机,但明慧网遭到封锁,我想尽办法还是看不到,我不喜欢交往,也不愿意去问别人。那时正愁刚编辑的一篇载有很多内幕的文章没有地方复印,我的一个多年没来往的乡下的同学突然来找我。我知道他以前炼法轮功,问他现在是否炼功,他说,他一直都没有停。并拿出了师父的最新经文。当时我还没收到这篇经文,我问他能复印吗?他说能。就这样,我的文章很快就印了三百份。在一个星期天,我乘车去了他那里取资料,他正好在上网发邮件,并告诉我如何获取明慧网的邮件,他说他也是刚刚学会的,我回家后很快就收到了明慧网的邮件。一切好象安排好的。我们这一方的大法弟子以前得到师父的经文和明慧网的文章,一般要半个月后。从此以后,我们这一方的大法弟子第二天就都能读到师父的新经文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