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老人:我正法修炼路上的几件事


【明慧网2002年12月1日】最近明慧网登出了一篇题为“建议更多大法弟子写出自己的经历,证实大法,揭露迫害”一文。我看了之后,几年来的得法经历象泉水一样往外涌,我决心将这经历写出来。与同修们互相交流,共同提高。

我今年60多岁了,得法前,我身患多种疾病,家务事都是老伴去做,疾病折磨得我死去活来,我时常有轻生的念头。正当我痛不欲生要寻短见的时候,我有幸喜闻大法,并成为主佛弟子,从此我走上了一条修炼回归之路。

得法不久,我身上的一切疾病很多都没了,大法神奇地改变着我,我生平第一次尝到了人没有病是个什么滋味,我从心底里感谢师父,感谢大法,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要用我的切身体会去见证大法,我要亲口对世人说──法轮大法好!

一、用多种形式向世人洪法

我迈出的第一步就是到退休前的单位去洪法。当工友见到了我这个多年不见的病篓子,如今却红光满面地站在他们面前时,他们都惊讶地说:“是什么神丹妙药使你越活越年轻了?”我告诉他们,这是法轮功的功劳,有个同事一听法轮功三个字,立即紧张起来,小声说:“你还敢炼呀?”我说:“怎么不敢炼,我一身病都炼好了,这个事实谁能抹煞得了,政府说法轮功不好就不好了?过去还把刘少奇、邓小平都打成走资派了呢,以后不都照样平反了吗?我才不信那个邪呢。”另一个工友说:“法轮功确实能治病,我的邻居和亲戚都有炼的,他们身体确实好多了,可你们围攻中南海这件事做得不对。”我说:“谁围攻中南海了,那是媒体造谣,那是因为天津公安局不让学员在外面炼功,还抓捕大批炼功学员,市政府没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法轮功学员只好去北京上访。那天上访的学员都静静地站在那里,没有口号,没有标语,没有过激行为,只是在那静静炼功、看书,井然有序,地上没有留下一点纸片,连执勤警察扔在地上的烟头都捡得干干净净,世上哪有这样的围攻?”

我接着说:“说法轮功不好,不好怎么有这么多人炼,不光老人、妇女炼,就连专家、学者也有不少人在炼,你说这些人没有头脑吗?有的人因为炼功,丢了官,革了职,开除了党籍,被迫脱了军装。但他们还照样坚持炼,这说明什么,长征老八路战争年代身上残留的弹片,经过炼功,就炼没了,你不服能行吗?”那个工友说:“原来是这么回事,百姓炼炼功,强身健体,也不碍你的事,你镇压他干什么……”后来,我们就你一言我一语互相交谈的很融洽,在座的工友们没有一个不从心底里佩服法轮功。

接着我挨个办公室去洪法,我每到一个屋,就开门见山地讲法轮功的好处,我讲我的变化,我一骨脑地把要说的话一个劲地往外倒,他们都十分同情法轮功,对政府的做法很不理解。我在单位呆了整整一天,直到晚上下班,我们才分手。

2000年8月9日,师父的经文《理性》发表了,师父说:“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这就是在建立觉者的威德。”

师父经文的发表,更加坚定了我洪法的信心,我和女儿遵照师父的教诲,决心立即走出家门,走向社会,向世人洪法。当时没有材料,怎么办,不能等靠,揭露邪恶、救度世人这是大法弟子的当务之急。没有材料自己想办法动手解决,便从外地同修那里弄到一份真相材料,但篇幅太长,我就把这份材料重新综合汇编了一下,压缩成二页,然后女儿打印,我去散发,从此我就真正踏上了正法之路。

我带着真相材料走街串巷,碰着有缘人就送给他一份,对方时常都是很礼貌地将材料接过去,有的还说声谢谢,还有的接过材料后要付钱给我,有的材料刚拿到手就打开边走边看。有的拿到路灯底下看,有的就干脆坐在马路牙子上看。有一次,一辆130货车抛锚在马路边,三个人在那维修,我走上前去,给了他们一份材料,其中一个维修工说:“再给我一份吧,我们宿舍人多。”看到世人对大法如此渴望,我心里很是感动,是他们激励着我,使我越做越爱做,越做越想做。

以往买菜、买粮都是老伴的事,后来为了洪法,我也经常利用买菜、买水果的机会去接近世人,秤高秤低我也不计较,找给我的块儿八角零钱我不要了,他们都很感动,说我这个人心眼真好,我说:“我们炼法轮功的都这样,不贪别人便宜,愿意助人。”接着我就送给他们一份真相材料,并嘱咐看完之后传给亲朋好友,他们都很乐意接受。

对于亲戚朋友,我就采取亲自登门,面对面地向他们洪法,效果都挺好。见不到面的亲朋好友,我就利用书信方式投寄给他们。另外还通过熟人,工友帮助收集通讯录,我老伴也定期到书店帮我抄写广告上的通讯地址,就这样,我将真相材料源源不断地寄往了全国各地。

我每次出门都随身带上几份真相材料和不干胶贴。沿途所经之处,如电话亭、花园里的椅凳、窗台、货架、电梯扶手等都是我做真相材料的地方。

二、18层楼上挂条幅

2001年秋天的某一个晚上,我女儿梦见去某座大楼挂条幅。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去了那个大楼察看地形。果然跟梦中的环境差不多少,于是决定立即动手制作条幅。因为楼层太高,所以条幅的长度必须在10米以上,条幅上每个字的大小都接近我们的身高,如此大的字写起来十分困难,我女儿只好先用粉笔将字的轮廓勾勒出来,然后我们蹲在字里面往上涂色,等条幅制作好时,已是凌晨3点多钟了。

第二天上午八点,我们连同另一位同修背上这一大卷条幅,随着上班的人流,在保安的眼皮底下,从容地登上了电梯,并成功地将这“法轮大法好”的大条幅挂在了18层楼上。在师父的加持下,在我们三位大法弟子持续正念的威力下,我们又顺着原路再次从保安的眼皮底下顺利离开。

“法轮大法好”的条幅在空中随风飘荡了将近4个小时,可楼内的保安人员愣是没发现,当他们发现时,马路上来往的行人和车辆早已过足了眼福。

三、真相传单空中飘撒

2000年的冬季,我和女儿决定到XX大厦往下撒传单,没做之前,我先到现场观察地形,建筑物是否在繁华地段、是否有临街的窗户。地点是人流高潮以及来去的路线。

第二天,我们带着真相材料直奔大厦临街的窗户,迅速将传单抛向空中,传单瞬间飘落在人群之中,在师父慈悲的看护下,我们随着购物的人流,从容地离开了大厦,来去一路顺畅、平安返回。

四、公交车上的有缘人

每次外出乘车,我都把握机会,在车壁上贴几个不干胶贴,在座位上放上份真相材料(真相材料都用信封或小红包装好,常人会珍惜)。如果车上的环境适合,我就面对面地将材料送给有缘人。

有一次,我在等车,车上跳下来一位慈眉善目的小伙子,他一手帮我拎包,一手搀我上车,并给我安排了座位,我心想此人就是我今天救度的对象。当坐下后,我发现周围没有合适的地方做不干胶贴,我就起身向后排的空座走去,因为车在行驶中,我走得不稳,后排座上的一位中年人起身扶我坐下,我看此人不错,就主动与他唠嗑,随后我将装在信封里的材料送给他,他和蔼地接过去,双手合在胸前并小声说:“谢谢,谢谢!”我当时鼻子一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快到站了,我将另一份材料递给了那个慈眉善目的乘务员,他愣了一下,我握着他的手说:“小伙子,这里太好了,看看吧,你会受益无穷的。”他眨眨眼,寻思一会儿,然后冲我点点头,笑了笑,从他的眼神中看得出他已经明白了信封里的内容。

2002年11月,一天清晨,我去做真相材料,当我做完了道南那排轿车后,接着转身去做道北楼前的那排轿车,突然听到一声女人的尖叫;“干什么的?是不是在那弄法轮功的东西。”说着她三步并做两步跑了过来,嘴里还不停地说:“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敢弄这些东西,如果叫巡逻的发现,非得把你送到公安局去,把你打个半死不可,你快走吧……”她说到这时,语气已经比开始缓和了许多。我哪能就这样走了,我得向她洪法。于是我说:“姑娘,你今天……”话刚出口,她就抢着说:“你什么也别说,我都明白,你快走,保安就在道那边遛哒。”

接着她握着我的手诚恳地说:“大姨,我是为了你好,我怕你被他们抓去呀!领导都给我们开会了,叫我们不光送报纸,还要盯着你们,现在抓得可紧了,你快点走吧!”原来这是一位送晨报的姑娘。我想我必须全部做完再回家。于是我离开了这片楼房,又向西边走去。当我正做的时候,忽然,又有一个推自行车的人向我匆匆走来,我仔细一看,还是刚才的那位姑娘,她焦急地说:“大姨,你怎么还没走哇。”我说,“姑娘,就剩下两三份了,你就让我发完吧。”她说:“那你快点发,发完抓紧时间回家,别总在这一带转悠,小心点。”说完又去送报纸去了。

我心里默默地想,姑娘,你做了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啊,我一定要救度你!

五、世人渴望大法

我经常到工地去发材料,民工宿舍,伙房的周围都是做材料的好地方。2002年11月1日晚上,我又去了工地,可这天民工多半都收工了,只有几处挑灯夜战的民工,我就把小红包放到他们能经过的地方,发来发去只剩下最后一份了,右边办公楼正在装修,几次路过这里,都因为身边的材料发完了,而一直没有机会给他们洪法,这份材料就留给他们吧。

我走了过去,有两个小伙子正在门口镶玻璃,我走上前去说:“小伙子,这么晚还在忙呢,我给你们点东西看。”接着掏出小红包递给他们,小伙子接过红包说:“是不是法轮功材料?”我说:“对呀,看看吧,可好呢,受益无穷啊……。”我的话还没等说完,另一个河南小伙子说:“大姨也给我一份吧。”我说:“就剩这一份了,你俩传着看吧。”小伙子好像不相信似的又说:“大姨,你就给我一份吧。”我说:“真的没有了,我回去取,明天我一定给你送来。”他们放下手中的活,一边往屋里走,一边打开红包,迫不及待地看了起来。

回家的路上我想,世人如此渴望大法,我为什么还要等到明天去送,不!今天晚上我一定送给他们。我多准备了几份。还带上了两份光碟急忙赶去。当我赶到时,小伙子不见了。却有一个穿着黄大衣的中年男子在大厅里走来走去。这个人面相不善,我站在外面犹豫了一阵,进还是不进,此时我想到了师父的话:“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讲法》)“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洪吟》)

师父的话鼓舞着我,我不再犹豫了,我坦然地进了大厅,笑嘻嘻地上前与他主动搭话:“同志,门口干活的那两个小伙子哪去了?”“下班了”。下班了怎么还有人干活?”“那是刮大白的。”“我进去看看好吗?”他没有表态,脸上的表情很冷淡,我说:“我答应给小伙子送东西,结果他俩下班了……”说到这,他插话说:“是不是法轮功的东西?”我毫不掩饰地说:“是啊,可好哪,你看我都60多岁的人了,身体多好哇,就是炼功炼的,没炼之前我浑身都是病,我都活够了,差一点寻短见,5瓶安眠药都买好了,遗书也写好了,要不是炼了法轮功我早就去见阎王了。”

我在说,他也在认真地听,我接着说:“我上有老,下有小,大冷天我在家热乎乎地看电视多好呀,我何必冒着这么大的危险出来遭这个罪。就是因为这个功太好了,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他点头说:“那是”。我说:“电视上今天说法轮功到天安门自杀,明天说法轮功用绳子勒死别人,这纯是造谣,修炼人是不能杀生的,连苍蝇、蚊子都不能随意杀害它,更何况人呢,全世界60多个国家都允许炼法轮功,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别的国家有杀人的,这样的怪事怎么接二连三地总发生在中国……”“那是,那是”。他认可了我的话,并且脸上也有了点笑容。

由于我俩的交谈,他对我不再戒备了,我顺利地穿过了大厅上了二楼,找到了那三位刮大白的年轻人,我说:“小同志,有样东西托你转交给镶玻璃的二个小伙子。”我顺手把小红包递了过去,他们接过红包说:“哎呀,这不是双喜临门吗?(红包上印有双喜字样)好事呀!”我说:“对呀,敢不敢看?”“有什么不敢看的”。我说:“这里还有二张光碟也送给你们。”“哎呀,这得多少钱呀?”我说:“不要钱,免费赠送。这都是大法弟子用节省下来的血汗钱做的真相材料,你们一定要珍惜,看完后,传给亲朋好友。”他们愉快地答应着,并且还说声“谢谢大姨”。听到这话,我的眼泪都快流了出来。

从他们的身上我看到了世人对法的渴求!面对这么好的生命,我有什么理由不去“快讲”,有什么理由不去抓紧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