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戒毒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明慧网2002年12月11日】我是一个坚定的大法修炼者。2001年4月23日政保科长孙成义带着一帮人找到我,问我是否还炼法轮功,我说还炼。他们知道我还炼,就威逼我跟他们走一趟,我不肯,我在做好人,没有做坏事,为什么要跟你们走呢,他们要动硬的找两个人来拽我,我坚决抵制。他们一看动硬的不行,就用软的来骗我,“就和我们走一趟,记个笔录就没事了”。我太实在了,相信了他们,认为也没什么事,走一趟就走一趟吧。去了之后他们就不放我了,把我拘留了。拘留我差6天一个月,这天他们把我带到公安大楼审我,让我说出老师的经文是从哪取的,都和谁联系,我不说。孙成义让庞伟打我,一直审我从早上到晚上后半夜,一直没给我吃的。把我送回去之后,我想“我做好人有什么错呢,为什么要拘留我呢?”我想逃出去不能让他们这样迫害我,第二天我就跑了,跑不远他们就把我抓回去了,把我送进了看守所。孙成义手下的对我说,你不是不说吗,我就叫你好人死在证人手。不久我被判劳教一年,恶警让我签字,我说我不同意劳教,我在做好人,对家庭对社会都是有益的,为什么要劳教我。管劳教的说,不同意上哪告都不好使。对我们炼功人还讲法律吗?这不是迫害是什么?

孙成义是主抓迫害法轮功的,这个人心术不正,从法轮功人身上他赚了不少钱,也做了很多伤天害理的事,最终遭了恶报。我被送进去不久,他的妻子被车把腿撞坏了,他的儿子生了个男孩,全家都很高兴,可是第四天不知什么原因死了,孙成义也犯事了,被送进了看守所,他儿子找人花钱把他弄出去了,现在什么职位都没有了。

哈尔滨戒毒所对坚强不屈的大法学员更是残酷迫害。

(1)一送到那里恶警就迫使你妥协,打大法学员,硬按着学员的手写决裂书,强迫看诽谤大法的录像。大庆的魏俊拒绝看录像,一帮管教把他拖出去,男管教拳打脚踢,用手拽头发往墙上撞,然后关在铁笼子里,绑在铁椅子上强迫看。

真正坚定学大法的学员,恶警就是用尽了招数也动摇不了她们坚定的心。

(2)恶警利用包夹(刑事犯、在社会上什么坏事都干的人渣)看管大法学员,她们用管教给的权力,可以为所欲为,劳动教养所成了宠坏人的,助长坏人恶习的地方。刑事犯打大法学员,管教不但不管还向着她说话,让坏人看管好人,真是从古至今都没有的事,可是却发生在今天的社会里。

(3)不许大法学员上厕所,大小号都得在住的屋里上,有时上的满满的也不许倒,屋里的气味非常不好,这是恶警迫使大法学员妥协的一种迫害手段。

(4)大法学员被看管的很严,不许去食堂吃饭。我是2001年7月17日被绑架到戒毒所,那时茄子几块钱能买一堆,轮到给我们分就只能每人一小羹勺,有时两人一小羹勺。犹大说:你不转化连累包夹不能去食堂,吃不着菜。我说“是我叫包夹看管我了吗,我既然选择了这条路,我吃这份苦,菜我一点不吃,都给包夹吃。”

(5)管教利用刑事犯打大法学员。
2001年9月份一天,我对我们屋犹大说“有正念的人,要为一切正的因素负责,随波逐流的人将被历史淘汰掉”。杜管教说“别在屋里说你的东西”,我说“不愿听可以不听” 。杜管教说“你给我下地坐板凳,不愿在屋里,给我出去。”杜管教就使劲往外推我,当时我也很冲动,我喊“管教还打人,管教还打人哪。”她们上来一帮往楼下拖我,拖到楼下管教办公室,把我手用手铐反铐上,我不从,管教就动手打,把我嘴用胶布粘得绷绷紧,然后叫来吸毒刑事犯,拳打脚踢,打我一顿,然后把我扣在铁椅子上双手倒扣在后面,把我扣了一天。

(6)恶警偷偷给一个大法学员打迷魂药,还威逼这位学员不准说出去,一看药打在这位学员身上不好使,这种卑鄙的手段才算停止。

迫害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我就不列举了,不亲身经历,是想象不到有多么邪恶。“中国邪恶的一伙所掌握的整人的东西,那是无与伦比的,可以说是集古今中外之大全。”(《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