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上认识法 正确对待来自家庭的魔难


【明慧网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二日】一九九零年我与先生一起来到这个遥远的异国他乡。那时在先生心目中的我,是一个温柔、善良、贤淑的妻子,对丈夫体贴入微,对家人亲切友爱。先生与我共同努力,创下了在当时许多华侨都赞誉的一片事业。为此,与中国大使馆历届使馆官员,上至大使夫妇,下至普通工作人员都成为至交。在物质上我拥有了一切,还有一个可爱的女儿。按理在心理上我应该感到幸福美满。然而,午夜梦回,当我一个人自处的时候,常常有一种凄惶、害怕的感觉袭上心头,挥不去、斩不断。到底还在追求什么?自己没有答案。

一九九七年的一天,使馆一名官员到我家里做客,无意中谈起了气功,他向我介绍了一门真正的高层次的功法——法轮功,第一次看到这本蓝色封皮的《转法轮》及师父的像片,不知为何,我忽然被泪水哽住了喉头,无法说话。不久后,这位官员调回了中国,我是唯一一位在这里得法的弟子。临行前,他送给我一套师父在济南的讲法录音。当时,没有人可以交流,不懂得如何精進,也没有经常学法炼功,只是把这套带子放在车上,每天开车听上一会儿。那时,我先生对我的修炼抱着既不支持也不反对的态度。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对大法的迫害开始了,当时我与先生正好在大陆,电视、报纸铺天盖地的宣传使我感到迷茫,我先生受了这些宣传的影响,劝我赶快放弃,并且他被这些邪恶的谎言毒害很深(在此之前,他看过书,但没有看完)。在这种情况下,我开始认真的听一听到底它们在说些什么,结果却使我吃惊——在《转法轮》这本书里从头到尾找不到「生病不准吃药」这几个字,师父教我们做好人、使人类道德回升,教我们如何通过修炼走上一条返本归真的路,没有一丝一毫不正的地方,我知道是媒体在撒谎造谣。

回来以后,虽然一直没有放弃,但却不知如何继续修炼下去。那时,甚至不知道去看明慧网,也没有师父的经文。后来,从报上得知,我们这里从大陆来了一位同修,这消息对我来说太珍贵了,马上与她取得联系。通过交流我才知道要走出来证实大法。很快这里的第一个炼功点建立起来了,同时我们开始复印真相资料,一家一家的中国餐馆去递送。

我们的做法立刻引起了当地使馆的不安。他们打电话给我,专门向我提出,想象我的做法会给一直与大陆做生意的先生带来什么影响。我说:「师父教我要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绝对没有错,您今天觉的我炼法轮功不好,可是当初使馆的官员还和我一起炼呢,同样的功法前后差别那么大,您不也应该好好想一想,到底是谁错了?」

我们继续出去洪法,发传单,并且向当地的华人邮寄真相资料。由于自己的层次有限,对法的理解不深,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是带着很强的人心在做,例如:当我们开始去使馆对面的公园炼功的时候,他们立刻找来了许多防暴警察和市政警察来驱赶我们,当我们向这些不明真相的警察解释清楚之后,却对使馆官员的做法产生了争斗心。他们不让我们在这里,我们就偏让他们看到。后来,通过学法和交流,我们悟到要在法理上认识法,用慈悲的善念来对待所有的众生,包括使馆官员。并且每个星期六下午全世界大法弟子集体发正念的时间,都在使馆对面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以后,就再也没有警察来驱赶我们的事情发生,并且,每次见到在那里负责警卫的警察都对我们愉快的打招呼。

这期间,我先生一直在外做生意,而我的想法和做法使我的先生开始感到我的变化。用他的话说,我变了,变的心中只有大法,而根本不关心他,并且专门跟大使馆顶着干,根本不顾及他的利益。我心里很清楚,他的生意一直需要使馆的帮助和配合,是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使我一个在海外通过中使馆官员介绍得法的弟子,由过去的至交变成了今天的对立面,而且波及了我的先生。我先生从大陆回来之后,我的家庭面临着严峻的考验,当这种魔难来临的时候,我陷入深深的魔难之中不能自拔,那时只想快快解决个人问题,把我先生对我所做的一切简单的视为阻挡和干扰。现在想来,那时的想法和做法,表面上看是为了大法,可以舍弃一切,包括家庭的利益,实质上是带着很强的私心,怕自己跟不上正法的脚步,怕自己圆满不了。所以结果是,作为常人的先生,不但不能理解,反而把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归于大法,对大法和师父产生了仇恨心理,并且在盛怒之下撕毁了几本大法书籍。

面对散了一地的大法书籍纸片,我惊呆了,知道毁书的行为后果严重。虽然这一切的发生是其它空间邪恶的操控,可是作为大法弟子,我知道是因为自己有漏,才被邪恶抓住了考验和迫害的借口。而且它们是直接利用众生对大法犯罪,目地是毁灭众生啊。

带着仇恨的心理,我先生再次离家去做生意了,他走后,我却陷入真正的思索之中。我开始冷静下来真正的向内找,并且每天认真的大量学法,看明慧网上同修的体会文章。

师父在《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告诉我们:「因为人类百分之九十的生命已经是从高层次上来的了,也就是说,人的这张皮里面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人了,人的这张皮已经被很高层次上来的生命得了、占据了。」师父又一再的告诫我们,要学好法、发正念、讲真相救度众生。那么无论我们的家人持一种怎样的反对态度,作为大法弟子我们都应该最大限度的去向他们讲清真相。

同样,对待自己的先生,由于过去对法理理解不深,总认为我对你讲了大法好,不要反对大法,至于你听不听是你自己的选择,而没有用一颗慈悲的心站在他的角度想一想,他毕竟不是修炼人,他不会因为我简单的说几句大法好就认同。更何况几乎所有的中国人都被铺天盖地的谎言浸泡着,而作为大法弟子的我不能严格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不能展现大法弟子应有的真正的宽容和善良,又怎么能在他深受毒害的情况下,要求他立即改变想法呢?

师父说:「你们修炼人的表现是纯正的,有多少人是看到了你们的表现就觉的你们就是好。如果我们自己平时不注意自己的行为,那你们的表现常人就会看到,他不能够象学法一样深入的去了解你,他就看你的表现。可能你的一句话,一个表现,就能使他得不了度,就能给大法造成不好的印象。我们得考虑这些问题。」(《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

认识到了问题所在,我对先生真正的升起了慈悲之心,当他再次回来的时候,面对他的盛怒谩骂和不理解,我都能心平气和的对待他,尽量让自己不被常人之心所动,同时每天经常发正念,清除操控他的另外空间的邪恶。渐渐的,我先生感到了这种变化,感受到了大法弟子真正的大善大忍的心怀,他对我说:「你变了,如果还是同样的大法,使你与过去有了不同,那只能说明你过去没有悟好。如果真能这样,我干嘛要反对你炼功呢?」

他开始不再干涉我出去炼功和洪法。有一次,当他看到我在发正念时,甚至对我说:「你对着我发,把我身上的魔给灭掉。」听了他的话,我落泪了,我感到了他善的一面,看到了众生是怎样的渴望得救,也知道了自己做的好与不好对于能否得救的众生真的起到了决定的作用。

后来,从中国来了两位与我先生一起做生意的朋友,他们刚刚与我接触,就感到我不象大陆宣传所说的那样(大陆宣传说学法轮功的人都是很愚昧的,不要家,不要亲情,只图自己圆满的很自私的人)。我用自己纯正美好的大法弟子的形像,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向他们讲述什么才是真正的法轮大法。后来,他们工作之余在我家里休息的时候,我抽空将真相光盘放给他们看,我先生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些真相内容,他们三人静静的看完后,我感到了真相对他们的震撼。其中一位先生对我说:「继续炼吧,我支持你。」

随着正法進程的加快,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都在做着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的工作,我们接触到每一个人都很可能是他们得救的唯一机会。所以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都在法上至关重要,特别是对待我们的家人,正因为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缘故,就更应该时时严格要求自己,因为我们不修炼的家人每时每刻都在看着大法弟子的行为,用「真善忍」的标准来衡量我们。也不能因为我们有的家人至今还不能看清真相明白过来,而放弃对他们的救度。只要正法一天没有结束,那一天对任何生命来说都是机会。

由于层次所限,个人体悟,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