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欧洲向中国游客讲真相的故事


【明慧网2002年12月12日】我从中国大陆来到欧洲半年多了,是师父的慈悲,给了我直接向可贵的中国人讲清真象的机会。我想把我身边的同修,和我自己在讲真象中的一些经历写一写。

为了讲真象,大法弟子不辞辛劳。在法国,一个大法弟子两年来一直做着大量的讲真象的事情。她家里有两个上小学的孩子,负担很重,可她将原来的全天工作改为半天,用工余时间找中国餐馆,送报纸,发材料,经常忙到晚上11、12点才回家。她母亲快70岁了,天天在中国餐馆门口发报纸,风雨不误。一个从国内来法国不久的大法弟子,发材料时每天中午只吃两片面包,夹个鸡蛋。她本可以用这时间挣钱的,但她把大法放在第一位。还有个同修,给人家打扫卫生,工作很累,但坚持天天到餐馆来发材料,饿了只买个面包充饥。

到欧洲旅游的中国人很多。在很多旅游点上,会有一车又一车的中国游客下来观光,我们就分头给他们讲真象,给他们看图片、照片,告诉他们全世界60多个国家都可以炼法轮功。这些真相他们原先是不知道而又很乐意听的。有时,刚给旅游团的一个人讲了真象,后面的人再问我的时候,前面听过真象的人会说“自焚是假的”,其他人也笑嘻嘻的听着。受邪恶宣传的欺骗,有些人会不相信我们是炼功人,因为我们看起来年轻漂亮,精力充沛,我们就拿着炼功照片给他们看。也有的人说我们被人花钱雇来的,我们就告诉他们,如果真是那样为了钱,我们把领来的材料直接扔了后去领钱岂不更简单,何必费口舌跟你们讲?我们并把复印材料的收据给他们看,告诉他们是大法弟子自己掏钱,为的是能让他们知道真相不再受骗。有一天,一个人听了我们讲的真相后,说:“你们都不容易,我给你们点钱吧。”说着就要掏钱。当时我们就对他说:“只要你了解法轮功,知道我们是好的,比什么都重要,我们不要钱。”还有人要跟我们合影,说我们跟他的孩子一样大。

在奥地利,很多西人学员每天在中国人必经的公园炼功,看到中国人来,就给他们发材料。有的中国人说,“这可以炼?”另一个就说:“人家随便。”有个女孩看了材料后,当时就说“噢,自焚是假的。”在奥地利有一个19岁的西人大法弟子,她得法一年了,在这一年中,她一直坚持给中国人发真象材料。每当看到中国游客,她都会快跑过去,并用中国话说:“送给您,免费的,我喜欢中国。”有时候,没人拿材料,她就大声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所有的人就跑过来拿。她说,这是大法的力量。有一次,她碰到有个50多人的大团队,都不拿材料,她就拿出“小蜜蜂”(MP-3放录机)放炼功录音,师父刚一讲话,人们都跑过来拿材料了。她白天工作,没有太多时间,就利用中午休息的半小时和去银行的途中给中国人发材料。很多中国人都很喜欢她,都跟她合影。

有一次在德国,我们碰到一对老夫妇,在给他们讲真相时,男的对我们去中南海不理解。我们就耐心的向他解释,并说,你看过去老百姓还可以到县衙门击鼓鸣冤,现在说话都不让了。他的老伴说,“你们不知道呀,现在国内都乱的不象样了,我看就你们法轮功最好。”

有一天,碰到两个出差的中国人,我向他们讲真相后,又帮助他们找中国餐馆,告诉他们哪儿景色漂亮,怎么坐车去。他们说,终于碰到了好人。有一次,一个团队的人说:“你是炼法轮功的,上来炼一下吧,没关系。”我就坐在车的前面,给他们演示第五套功法,告诉他们法轮功不象国内欺骗报导的那样,并希望他们看一看手中的材料。他们都认真地听着。

有一次,碰到一个大旅游团,有的人拿材料,有的不敢拿。旅游团的一个人就跟我说,“他们有的不敢拿,你多给我一些,回去后我给你发。国内都看不到呀,你能把《转法轮》这本书给我吗?国内都买不到呀。”我就把书送给了他。我的《转法轮》总是新的,因为总有人要走。

也有一些态度恶劣的。有一次,一个旅游团特别凶,并把材料扔到垃圾箱里。可在另一个旅游点我又碰上他们了。当时我正好坐在路边吃东西。大概是看到我简单的午餐,他们有所触动。我就对他们说,了解了解法轮功有什么不好?这次他们不再凶了,都低着头默默离开了。我知道这一幕一定会深深的印在他们的脑子里。

有一次,刚给一个旅游团队发完了材料,他们带队的就过来跟我说了一阵话。他说,自焚是个人行为,国内不应做这么大文章。我就把光碟送给他,并告诉他自焚真象,并告诉他要转告给身边的人。我又给他讲了大法弟子陈子秀被迫害经过,讲的时候,我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后来,他说:“我很佩服你们,你们敢讲真话,不容易。我也想象你们这样,可我得和政府打交道,他们都是愚民政策,不让老百姓知道真象。”

有一天下雨,我没带伞。当时有一车中国游客,都不肯接受材料。当他们吃过中饭出来,看我们还在雨中等着他们,有很多人就过来要材料了。还有一次,在一个大公园,一个旅游团的人都不拿材料,我们就给他们放关贵敏唱的“法正乾坤”,并告诉他们关贵敏也学法轮功,他们虽然没有拿材料,但是大法弟子的歌他们都听进去了。

就这样风吹日晒,一个夏天下来,每个大法弟子都晒得黑黑的发亮。在旁边卖工艺品的人,经常笑着说我们:“你们不挣钱的比我们挣钱的还积极。”

在我们经常发材料的公园,有两个卖画的。一个对大法很支持,另一个经常在讲真象时过来捣乱,我们告诉他真相,他不听。我跟他说,你看另外那个卖画的很善良,画卖的多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他却对我的话嗤之以鼻,说:“难道是你们法轮功使他卖好的?”可没过几天,一个同修告诉我说这个人竟变好了。原来,这个人近来生意一直不好——他一来卖画就下雨,有一天警察还把他的东西都没收了。他很沮丧,问“我得罪谁了”,那个对大法很支持的卖画人告诉他说“你得罪法轮功了”。他明白了,转变了态度。

随着正法进程的不断加快和邪恶大量的被除尽,很多人很愿意接受给他们的材料,并笑着说“噢,是法轮大法呀。”一天,在公园,来了一个大使馆的人带着两个客人。旁边一个人告诉我他是大使馆的。当时我有点发怵,忽然这个人说:“越是这样的人,你越应该给他。”我悟到这是师父在点化我,我就把大法光碟和真象材料送给他们,他们笑着收下了。

最近几个月,不是我们去找中国游客,而是他们在找我们。有时地铁坐错了方向,出了地铁口,就撞上一个大团。有一次走错了路,到了很偏僻的地方,可迎面就碰上了一个旅游团。我知道,这都是师父安排他们来的。

一天,我穿着大法的T恤在街上走,在地铁口撞上了一团中国人,当时身边没材料了,我特意绕到他们身边。他们看到我后,窃窃私语,“法轮功”,“法轮功”。我就对他们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并告诉他们自焚真相,我们都在做好人,重道德,法轮大法是好的。他们都默默的听着,微笑着。

有一次,奥地利和德国的大法弟子在一次洪法中,正好碰上了一个旅游团,当时大家都穿着鲜艳的黄T恤,围着黄围巾。给他们材料时,他们不拿,所有的西方学员就一起唱“法轮大法好”这支歌。团队的一个中国人说:“从来没见过这么多大法弟子,还有这么多老外在学。”我知道,这是这一团人的福气。

有的时候,为了得到更多的资料,中国游客会把我的包都拿过来翻个底朝上,问“还有别的什么吗”?我常常带着满满一书包材料出门,到了晚上回家时,书包都空了。虽然有时累得都有点走不动了,但是心里特别的高兴。如果哪一天没去发材料,就觉得少做了点什么。有一次,刚发完材料,一个外国人走到我面前,拍拍我的胳膊,说“真好。”我知道那是说我今天做得好。
  
有时候,自己也有状态不好的时候,谁也不拿材料。当时想起师父的话“你不反对共产党也好,你不反对谁也好,但是我告诉你,你别反对大法,为什么?我告诉你真相。”(《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眼泪就要下来了,师父是多么的大慈大悲呀!我知道,自己还要多学法,自己的慈悲心还不够。
 
写这篇文章,一直下不去笔,总觉得没什么好写的。很多同修大概也有同感。我知道我做得远远不够,很多大陆的同修,在那样的恶劣环境下,做着大量的正法和讲真相的事情。我也希望那些想要走出来的,和还没走出来的同修,快快加入这正法的洪流之中来吧!
  
  最后,我想引用师父的两段经文,结束这篇文章。

  “宇宙的法怎么能被人破坏呢?谁也破坏不了,但是呢,当谁要来迫害这个法,那么作为一个弟子,作为大法的一粒子,你应该如何做呢?你不应该去把真相讲出来、叫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吗?这是站在你自己角度去讲,你是大法的一粒子,你就应该起这个作用。”(《导航》-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 

  “如果那个人的思想不扭转过来,大家想一想,那就完了。作为一个学员,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想从慈悲这个角度出发也应该做这样的事情。把真相讲给人,告诉他,也是在挽救人。”(《在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