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岁老人得法受益和正法修炼的故事

【明慧网2002年12月12日】我今年77岁,94年有幸得了大法。我一生经历了太多的苦难,如果不是学了大法,不知能否活到今天。我刚刚修炼不长时间,儿子就被坏人害死了,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使我无法面对现实,痛不欲生,精神几乎崩溃了,七天七夜没合眼。后来想起自己是炼功人,就请师父加持,才过了这一关。以前我认为自己是个苦命的人,丈夫和3个儿子都先后去世了,我也年岁大了,又一身病。学了大法之后,我的心里亮堂了,什么事都想开了,一身病也好了,身体健康了,精神也饱满了。我和孙女生活在一起,生活虽然艰辛,但很乐观。

可是好景不长,99年7.20之后江集团迫害法轮功开始了,中国大陆信仰真善忍的亿万民众遭到了野蛮的迫害,我一个77岁的老人也没有幸免。2000年6月7日,我听说一对夫妇从教养院被放回来了,就去看望他们。谁知道我这次串门却招来了横祸。派出所7、8个恶警突然闯进他家,将我们3人同时绑架到派出所。晚上我被放了回来,他们夫妻二人都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到教养院迫害。

2002年1月30日凌晨4点钟,我出去发真相资料,被3个蹲坑的恶徒连摁带拖绑架到派出所,所长穿着皮鞋狠狠地踢了我7脚,腿都被踢青了,之后,又把一大缸子凉茶水泼向我。接着610主任又向我泼了一缸凉水。我满脸是水,一脸茶叶沫,身上都湿了。我不报姓名,恶警把我带到大街上,天气非常冷,寒风刺骨,让我站在路口处,身旁放一个大牌子,写着“贴法轮功传单者”,让行人认我,又找来电视台的强行给我录像,在当地电视台播了很多次,当地报纸也刊登了抓我的消息。派出所抄了我的家,抢走很多大法资料和一些设备,价值2-3万元。

晚上我又被送到公安局提审,恶警问我还炼不炼?我说一炼到底,其他的什么也不说。公安局连续提审我6天,6昼夜不让我睡觉,逼问资料和机器的来源,昼夜让我坐在沙发上轮班看着我,晚上4个人倒班看着我,我一闭眼就被人弄醒,24小时不让合眼,我也一直食水未进。第6天我又被劫持到一个办事处提审,恶警们什么也没得到,最后把我关进了看守所。我年近80了,6天没睡觉,还一直绝食绝水,身体极度虚弱。如果我不是修炼大法的也许早就死了。第8天下午,它们怕我死在里面担责任,就通知家人把我接了回来。回家后家人说我被抓的当天,我的儿媳妇、孙女到派出所看我被扣留,被审问了半天,追问机器和资料的来源,我儿媳妇说不知道,恶警就大拍桌子,又逼问我13岁的孙女:你不说你奶奶就不放了,你妈年前也不放了,看你一个人怎么过?!吓得孩子哇哇大哭,眼睛都哭肿了。我刚回家3天,身体还没有恢复,凌晨1:30派出所4个恶警砸门,邻居们都被吵醒。我虚弱地躺在床上说不出来话,它们闯进门来翻这翻那,过了好一阵子才走。

2002年春节过后,我家楼下天天有一辆警车监视我,整整两个星期。便衣撤了之后,派出所恶警又到市场找我做买卖的儿媳妇问:你老婆婆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我儿媳妇说:她还起不来呢?能干什么去?之后恶警又来到我家,看我正躺着呢,就翻我枕头,没抄着大法书就走了。从此以后,恶警三天两头来我家骚扰,手里拿着手铐子,来一次就抄一次家,当时我头昏沉迷糊起不来床,有时我强支撑着下地开门,躺下时头又晕了,就这样它们骚扰了一个月后才不来了。

2002年7月17日下午5点钟左右,派出所4、5个恶徒开着车来到我家,把我劫持到派出所,所长审问我,怀疑我与一个被抓的同修有联系,我不配合它们,我又被带到市局,第二天早上我被绑架到看守所,15天后,派出所向我女儿勒索1500元钱后才把我放回家。

2002年11月6日,派出所恶警又来到我家中,我不配合它们,它们几个人强行把我抬上警车,劫持到看守所关押。我绝食绝水抵制迫害。我绝食期间昏过去好几次,一次我醒来时听见警察说,十六大期间不准放人,死也不放。我绝食第8天成半昏迷状态,虚弱到了极点,呼吸困难,骨瘦如柴,它们怕我死里面担责任,就通知我的家人把我接回了家。

我感谢师尊对我的呵护,使我一次次从魔难中走出来,又全身心地融入到正法洪流之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