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大赦日本支部成员谴责中国[江氏] 政府以精神病院迫害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2002年12月12日】转载日本杂志「正论」2002年12月号 (译文)

在中国,正在发生着令人难以置信的无视人权的罪行。即滥用精神医疗,将身体健康、精神上并无任何疾病的批评政府者、主张民主主义者、告发政府贪污者、宗教人士等等,一律强制性地全部收容进精神病院。既不进行任何的审判,也不经由精神科医生进行任何正式的精神病鉴定手续,而是由警察单方面的判断就可送往精神病院。这种令人发指的镇压人权的犯罪行为,正在由中国政府大规模,有组织地进行着。

八月二十四日至二十九日,在横滨召开了第十二届世界精神医学会世界大会。世界精神医学会是由世界各国的精神医学会组织起来的,是精神医学会的最具权威的、唯一的、正式的世界性组织。在日本,由日本精神神经学会参加。在此次世界精神医学会横滨大会会议上,中国滥用精神医疗进行人权镇压一事,成为重大的议题。早在横滨大会召开之前,著名的,世界级规模的人权团体“人权观察组织”,和以废止因政治目的而滥用精神医疗为目标的国际团体“日内瓦精神病计划团体”,发表了“为制止中国政治性地滥用精神医疗,世界精神医学会必须采取断然行动”的声明。在横滨大会上,就此议题进行了多个正式的专题讨论会以及研讨会,在全体大会上,也进行了研讨。在会场外,称约有千名法轮功成员被强制送往精神病院的中国气功团体法轮功的成员们散发着传单。在上述情况下,世界精神医学会做出了决定:向中国派遣调查团,就中国的滥用精神医疗进行调查。

人权观察组织和日内瓦精神病计划团体的最初的要求,是希望世界精神医学会在制止中国政府因政治目的滥用精神医疗上做出强有力的决定。即要求中国政府立即停止精神医疗的滥用,全面配合世界精神医学会的调查。若中国政府不服从此项决定,中国精神医学会将会被世界精神医学会除名。将中国精神医学会从世界精神医学会除名并不是不可能的。因为以前有过这样的先例,当年,苏联也同样地将批评政府者接连不断地强制性地收容进精神病医院,为此,苏联精神医学会遭到世界精神医学会的除名。

在此次世界精神医学会全体大会上,并没有做出对中国精神医学会在世界精神医学会的资格重审等强有力的决议,而是决定向中国派遣调查团。这本身,就是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在调查团的构成、委员的选定上,存在着许多漏洞,如有无规定排除中国政府的介入,有无确保调查中国精神医疗机关的无条件性、无限制性,以及确保可以直接同被害人见面等等。因全体大会没能确保调查团的完全独立性,故世界精神医学会的决议是缺少力度的。相反的,中国政府会利用此次调查,暗做手脚,造成一种正在接受精神医疗迫害的被害者确实是精神病患者的假象,从而进一步强调在中国并没有进行人权镇压。这种危险性是存在的。类似上述的人权团体应进一步加强对世界精神医学会以及各国精神医学会的呼吁,要求对中国精神医学会做出在世界精神医学会重审资格等强有力的决定。

当然,人权团体、世界精神医学会、包括其他的反对中国滥用精神医疗的团体及个人,不应忘记呼吁援助道义上拒绝滥用精神医疗的中国精神科医生。在中国,抵抗中国政府的压力,拒绝将毫无疾病的人判定为精神病患者、施加药物的本身,就会使精神科医生面临遭受人权迫害的危险。人权团体等应向中国政府做出强烈请求,以避免这些有良知的精神科医生遭受迫害。

在民主社会中不被承认的病名

那么,在这里我想说明一下,为了政治目的而滥用精神医疗是怎么一回事。这种事情在日本这样的民主国家里是无法想像的。现就有人批评国家这一事举例,在独裁国家里,是不允许批评政府的。批评了政府的人马上会遭到逮捕、拘禁,这一点时有发生。为了政治目的而滥用精神医疗,就是说批评政府的人,不管有无精神病患都会被政府或警察判定为精神病患者,长时间地被精神病医院强制收容。

许多病名也都是国际上没有得到过承认的。什么“政治的偏执狂”、什么“患有理想主义的改革妄想精神病”、什么“被错误想法所支配了的精神病”等等。用以自由和民主为荣的文明社会所不能承认的病名,这本身就违反了1996年世界精神医学会的马德理宣言里的“禁止以政治或宗教的信条为由,对精神病作出任何的诊断”这一内容。

为什么独裁国家要把批评政府的人收容进精神病医院里呢?首先可以向国民宣传说,批评政府者的主张是精神病者的主张,以此来剥夺他们的信誉。其次,把他们收容到精神病院里,可以挫伤他们的士气。还有,如果交给法院处理,等于是给予了他们在法庭上陈述他们自己主张的场所。如果把他们收容进精神病院,就能够把他们在公审时陈述自己主张的权利也剥夺了,使他们保持沉默。这真是让人吃惊的理由!然而当面对类似过去苏联人权迫害时,就是在以与其通过长时间拘留长时间的审判 ,还不如把他们关入精神病院来的省事这样类似的所谓理由。

苏联为了政治目的而滥用精神医疗是出了名的。过去在苏联曾经有组织地大规模滥用过精神医疗,被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奖者苏结尼慈等所揭发。在苏联,反体制派、民主主义活动家、要求改善工厂劳动条件者、反对共产党的腐败者们都一一被送入了精神病院,收容时间长达几年。其中有许多人,如果没有来自美国及英国等西欧诸国的压力,有可能一生都得在精神病院里度过。根据世界精神医学会调查团的诊断,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是没有精神病的健康人士,由于来自各方面的压力才得以释放。有些人被逐放到象美国、英国等国外。他们中的有些人在美国的议会上作出了证词,有记录可查。

另外、有关苏联的这种人权镇压,在欧美的“no asylum”、“medicine betrayed”等中出版了许多文献,有兴趣的希望能参阅。在日本,也曾掀起过反对苏联滥用精神医疗进行人权镇压的运动,当时文人和知识分子们发表的抗议声明,被一些杂志所登载。苏联的犯罪是出了名的,最终苏联精神医学会被赶出世界精神医学会,直到哥尔巴乔夫时代做出检讨后才被允许重回世界精神医学会。除了这些,在其它国家也被报道有发生类似的有组织的人权镇压活动。

在苏联周边的东欧诸国和采用了苏联式的社会主义的非洲诸国里就有这样的事例。在东德、安哥拉、南斯拉夫等国还留有学者的研究和记录。和中国一样,现在古巴政府也存在着因政治目的而滥用精神医疗的问题。另外想说明一下,不仅是政府,各种团体也有搞类似的人权镇压的可能性。例如,在日本共产党中曾经发生过把批评日本共产党人士强行送入共产党系的医院――佐佐木医院的事件(参阅《正论》平成12年4月号“我们所经历的共产党的收容所列岛”)。

不可遗漏、必须得提及的是,在这样的精神病院中,为了逼迫被中国政府送进来的人们,撤回他们的意见,强迫其转变思想,精神科医生竟然使用精神药物。给一个身体健康、精神正常的人开精神药物的药方,这本身就是不允许的。更何况是为了转变他人思想,而开伴有强烈痛苦、有副作用的药方!实在是荒谬绝伦之事!美国医学博士桑尼·卢在报告中提到中国政府为了虐待法轮功学员,给其投入大剂量的药物剂,在这些药物剂中含有精神安定剂、氯丙嗪、抗氟奋乃静以及其他的不知名的药物成分。

她在报告中写到∶使用这些药物导致了许多[法轮功]修炼者们出现失忆、严重头痛、昏倒、极度乏力、无法控制的抽动、恶心、呕吐、并发症及丧失知觉等中毒症状,给当事人带来很大的痛苦,甚至有一些严重的症状,类似于神经迟缓药恶性症候群。无论其如何强调受到来自中国政府方面的威胁,给一个健康人投入精神病药物,使其受折磨的精神科医生,是必须受到严厉谴责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