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法轮功学员赵明谈在巴黎起诉中国有关官员对法轮功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三日】法国国际广播电台12月10日晚新闻节目和《法国与欧洲》专栏节目报道法轮功学员起诉“610办公室”负责人李岚清(根据录音整理):

新闻

法新社消息:法国法轮功组织的律师波尔东(BOURDON)周二在巴黎宣布对控告中国副总理李岚清一事持乐观态度。李岚清是中国国家机构“610办公室”的负责人。法轮功组织方面指控这一机构在中国使用了酷刑。有关法国法轮功组织控告李岚清的详细情况报道请大家留意收听本台今天第二套节目中由晓山主持的专题节目《法国与欧洲》。

《法国与欧洲》专栏

记者:各位听众,由来自法国、爱尔兰和加拿大的四名法轮功学员提起诉讼,并通过两名欧洲著名人权律师提交法院。法国司法将第一次就法轮功信徒指控受到迫害而对中国政府相关官员进行司法诉讼追究。这四名法轮功信徒是法国人派蒂(PETIT)小姐、陈祝梅,爱尔兰居民赵明和加拿大居民王某。两名律师是曾经司法指控皮诺切特的比利时大律师波提(BEAUTHIER)和法国大律师波尔东。受理此案的法庭原先在法国尼斯法庭,现在正转由巴黎法庭立案受理,而指控的罪名则是对法轮功学员施行酷刑。由此诉讼案指控人法国人派蒂小姐和爱尔兰居民赵明以及受理此案的两名律师星期二下午在巴黎举行关于此案的记者招待会。本台对赵明先生做了采访。下面请听采访的内容。

赵明先生,很高兴能够采访您。您先作一下自我介绍,您叫什么名字?在爱尔兰做什么?多大年龄?

赵明:我叫赵明,今年31岁。我现在是在爱尔兰的三圣学院攻读计算机专业的硕士学位。

记者:您什么时候开始炼法轮功的?是在爱尔兰接触的呢还是当您在中国的时候就了解了法轮功?

赵明:我在中国的时候就开始修炼法轮功了,已有8年了。

记者:这次是怎么样和派蒂小姐一起来联合起诉中国当局,包括610办公室主任李岚清?

赵明:对法轮功的迫害到现在已经持续了三年多,快四年了。在整个过程中我们遭受了很多的折磨、洗脑,甚至有很多人被折磨致死。但是我们一直本着和平的方式在呼吁,希望能解决这个问题。现在我们想运用法律手段来保护我们的合法权益。根据联合国的有关法律,这是可行的,是可能的。我们也找了律师咨询,确实是可行的。前段时间李岚清在法国访问,我们就收集了有受迫害经历的原告在法国起诉,维护我们的合法权益。

记者:在爱尔兰有没有法轮功的组织呢?

赵明:在爱尔兰有很多炼功人。我们也注册了一个法轮大法的协会。实际上我们所注册的组织没有办公室,也没有经费,只是为了搞活动时有一个名称,方便申请。也没有领导的关系,完全是靠自愿者来自愿教功、组织一些活动。仅此而已。

记者:您和其他几位联合指控人在这之前就接触认识吗?

赵明:因为我们都有过被迫害的经历,在不同的活动中都有所了解。也都被媒体报导了很多了,都了解。我跟派蒂小姐以前也见过。

记者:您在爱尔兰炼功感觉到受到迫害或者是镇压?或者是受到影响?

赵明:爱尔兰是完全自由的,我们在那儿非常自由地修炼。而且对于我的释放,爱尔兰政府给予了很多帮助。我们在爱尔兰搞活动,有时游行,庆祝法轮大法日,和警察都配合得非常好,骑警甚至骑着马领着我们游行。那儿是非常自由的,没有问题。

记者:那您是炼了法轮功以后又回到中国,希望在中国为法轮功做点事情而受到警方逮捕的?

赵明:是99年底,我在爱尔兰念书,我当时听说中国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是趁圣诞节假期回去度假也想顺便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也真的希望政府能够纠正错误,能够正确对待这件事情。就是本着这样的想法。

记者:在中国被逮捕受到迫害,您能具体讲一点吗?

赵明:第一次被捕是在北京中央信访办。这里是一个完全由政府公开的听取群众意见的一个机关。位于永定门,每天门口都有一群群的来上访的农民和百姓。谈各种事儿的都有,在地方解决不了,就到北京来。可是奇怪的是你谈什么都可以,谈法轮功就是非法。没有这样的法律吧?谈这个合法,谈那个就不合法。只要你谈法轮功就被抓。当时我被抓,遣送回老家长春,并没收了我的护照。第二次被抓是在2000年5月,我在一个北京功友的宿舍里聊天。我们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情。便衣、警察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没有逮捕证、搜查证,什么都没有就随便抓人,完全就是绑架。这次被抓被送到拘留所,后来又未经任何审判就被劳教。

记者:你们现在一起指控中国政府官员李岚清是以个人呢还是以法轮功集体?

赵明:当然是个人的名义。我是受害者,以我受害的经历。因为李岚清是中国610办公室的头目。这个组织就像中国文化大革命期间的中央文革一样,它贯穿了国家各层政府。它有特权掌管各级政府、法院,警察、秘密警察,还有所有的媒体。它操纵这所有的一切去针对我们这些炼功的平民百姓。形成的气氛是非常恐怖的,是外界、西方人难以想象的。我被释放后的24小时还被秘密地紧紧监视、跟踪。我出去上商店,出去找人随时都被跟踪着。

记者:这个诉讼案政治象征大于司法实际的作用吗?

赵明:这是在欧洲首例针对中国迫害法轮功的官员的案子。在北美有过类似的案子。我想今后这样的案子会越来越多,而且我想会越来越有效、会越来越起作用。我相信最终我们将把迫害法轮功迫害人权的中国有关官员绳之以法。

记者:您觉得在海外炼法轮功和在中国炼法轮功从法轮功的意义上来说有什么不一样?在炼功的环境以及心境或者身体上的感受有什么不一样?

赵明:实际上全球法轮功修炼者炼的都是一个功法。我们学的都是一样的书,炼的都是一样的动作,我们进行的活动都是一样的。早晨愿意自己炼就自己炼,愿一起炼就一起炼,互相交流。现在世界上50多个国家和地区都有法轮功在传,他们都在自由地修炼着。而且很多国家和政府给了法轮功褒奖,褒奖法轮功为提高人们的身体和心灵的素质所作出的贡献。只有在中国被禁止了,实质上完全是非法的,而且是不公正的。

记者:中国政府对法轮功的镇压也好,对它的宣传也好,跟法轮功的真实性有什么不一样?

赵明:在文革时候有一句话:“要打棒子,先扣帽子。”对法轮功的迫害也完全是这种情况。实际上在99年开始镇压之前,他们就渐渐开始造法轮功的各种不实的谣言了。许多文章完全是“文革”式的指责和骂人。镇压之后,所有媒体都被利用来造法轮功的谣,说法轮功是这个是那个。很多中国人真的不知道真相。比如我在爱尔兰接触了一些中国学生,他们刚从国内出来,真的以为我们是什么古怪的人,完全被欺骗了,而且很多人我给他们讲真实情况,他都不理解,觉得“跟我无关,我也不管。我不听共产党的,也不听你们的。”我觉得主要原因是他们完全被这种宣传洗脑了,整个国家都被这种宣传洗脑了,他们不知道真实的情况。实际上今天法轮功的情况,跟中国每一个人都有关,不是跟他们都没有关系。他们认为没有关系,是他们不知道真实的情况。这场迫害耗费了国家巨额的钱财,他们在经济上和社会稳定秩序上都在把这个国家推向崩溃的边缘。这一切人们不知道是因为完全被这种宣传所掩盖了。这个危机仅仅是被推迟着,被掩盖着。当它真正呈现出来的时候,将是非常严重了,将是难以挽回了。那时候人们就会发现我们今天所说的事情、所做的事情实际是对中国最有利的。我们希望挽回这件事情,希望阻止这件事情。不是跟人们没有关系,跟每一个人都有关系。

记者:那你觉得法轮功今后的前景呢?

赵明:我坚信有一天我们将在中国自由地修炼。我坚信有那么一天!

记者:谢谢赵明先生接受我们的采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