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市教养院的迫害无法动摇我坚定的正信

【明慧网2002年12月13日】我1996年修炼以来身心受益,身体健康了,思想境界提高了,道德高尚了。大法使我戒烟、戒酒,使我明是非知善恶。我修炼后一些人陆续到我家来学功,后来在我家逐渐形成了炼功点。

1999年7月20日后江集团迫害法轮功开始了,所有媒体都开动了,当局出动了大量的警察进行迫害,大有天塌之势。我很不理解这种做法,就给总理写了一封信,反映我这几年来通过大法修炼身心受益的情况和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可是5天后魔难就降临到我的身上。10月5日那天傍晚,忽然有人告诉我派出所要抓我,叫我躲一躲,我拒绝了。几年来我没做过一件亏心事,警察也不能不讲理,可是没想到政府也会被利用来耍流氓。6日晚我被绑架到拘留所。当时我问警察王英凭什么拘留我?可是一个“人民警察”却说出“没有必要告诉你”这种无理的话。当我被绑架到拘留所的时候那里已经有很多大法弟子了,我看见许多女大法弟子被罚站,有白发老人,有中年妇女,已经站满了5个号。我被关进了6号房。几天后我们绝食绝水抵制迫害,要求无条件释放,两天后我们遭到毒打,一个恶警打我几十狼牙棒。我被拘留30天。

1999年10月31日晚6时左右我被送到葫芦岛市教养院劳教3年。在教养院我们每天坐在走廊的凳子上,很冷,精神压力非常大,上厕所成了我们唯一的自由。2000年的一天,我被带到队长办公室,杨大队长逼我放弃修炼,并恐吓我,我不为其所动。他恼羞成怒扇了我好几个耳光,最后一拳把我打倒在床上,我的胸部疼了好几天。之后我们整天被罚站。

2000年7月20日,恶警刘佳文胁迫我的家人给我洗脑不成,就拿电棍电我,之后把我送进严管班,在那里所有的学员都被强迫整天坐在水泥地上。

2000年11月的一天,恶警刘海厚在教室里当着所有学员的面把我反铐带走酷刑折磨,当时王胜利、张福胜等恶警把我围成一圈,都手拿电棍连打带电,连续折磨我两天,之后把我送到一楼一个空屋子里,罚我坐在和睡在水泥地上一个星期。

2001年9月,我与四名同修被送到一大队做苦役。我不接受奴役,恶警刘海厚指使犯人当场给我一顿嘴巴,并捡起一根皮带在我后背猛抽好几下。

2001年末,我拒绝接受洗脑,恶警刘国华、王胜利、张福胜等再一次用电棍连打带电,并拳脚相加,同时被折磨的还有几个同修。

这些只是我身体上承受的一点儿,3年来对我的迫害远不止这些,那些残酷的迫害很多是语言无法描述的。可是邪恶并没有摧毁我的意志,反而使我更加坚信不移,更加珍惜这宇宙大法。

2002年3月,辽宁锦州太和区二中教师徐清芳因给学生讲真相被举报,公安到学校抓捕她,她乘机走脱,被迫流亡。5月,她进京和平请愿被绑架回当地,关押在锦州市第一看守所。徐清芳现在身体极其虚弱,走路需要人搀扶,大小便需要用人架着。有消息说徐已经被非法秘密判刑5年,徐清芳正在上诉。

十六大期间,辽宁锦州太和公安分局定名额疯狂绑架大法弟子。11月2日,为抓捕锦州女儿河纺织厂大法弟子窦兰英,纺织厂保卫处、女儿河派出所、太和分局恶徒到葫芦岛市南票区窦兰英的母亲家抓她。

近日,辽宁锦州太和区法院欲把大法弟子何涛、郑艳梅、张丽梅非法判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