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判会”上正法记


【明慧网2002年12月15日】经常在网上看到同修的文章,自己也曾多次萌发过这种念头:拿起笔来把自己和身边同修的一些正法事例写出来。可又总想,比起那些因坚修大法而遭受无数酷刑折磨甚至失去人体的同修来说,自己的点滴付出算得了什么呢?微不足道。最近看到网上文章,建议大家把自己受迫害和正法的经历写出来时受到震动,是啊,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在发挥着自己的作用,“没有为私为己的任何因素”,为什么不写出来与同修们共勉呢?我身边的同修有的在正法中做得非常好,可因文化有限却写不出来,我想我应该拿起笔来揭露邪恶、清除邪恶。

2001年春节的前三天,也就是腊月二十七,我被管教从监室叫出来,说是外边有人找我,我就随着她往外走。这时我看到从别的监室提出几名大法弟子,管教们给我们戴上手铐。我们质问:为什么给我们带手铐?他们说:带你们去兜风。到看守所外院,那里停了几辆警车,还来了很多警察,我们被一个个推进警车。车飞快的开出看守所,我们当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车开向哪儿。十几分钟后,车开到了市里一个区的礼堂门口,我们被他们一个个的从车里推出来。门口已经停了很多车,大门两侧还有很多的自行车。

恶警们两个夹一个把我们带进礼堂,礼堂里坐的满满的,连过道和门口都站满了人,将近有两千人。进礼堂后我们才看到主席台上面挂着一条标语“审判法轮功人员公判大会”。这时我们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我们被直接押到主席台的侧面,恶警们不许我们说一句话。我不顾他们的叫骂,还是告诉我身边的同修:“决不能让邪恶得逞,不能配合。”

主席台一排坐着市长、区长、市公安局局长及各区局局长。公判大会开始了,前边四位学员被一个接一个押上台一字排开,主持人在念着他们的所谓“罪状”。台上学员昂首挺立,可嘴里却默不作声。我心里很着急:这么好的正法机会千万不能错过啊!我让自己冷静下来,心里开始背师父的诗:“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无存》)我慢慢静下心来,只觉一股正气充满整个身心。第五个轮到我了,两个女警把我推上台并往下按我的头,我坚决不低,昂首挺胸,感觉自己顶天立地。放眼往台下望去,看到台下很多都是那些走不出来的同修及跟他们一起来的家属,有的还向我点头微笑示意,可马上就遭到他们家人的呵斥,我心里猛感一种揪心的疼:同修们哪,你们怎么能这样坐视,看着邪恶审判大法弟子呢?难道你们忘了师父为我们付出的巨大承受、对我们的谆谆教诲吗?

听他们在念我的所谓“罪状”:某年某月进京上访被拘留,某年某月进京打横幅被抓捕拘留等等。念吧,让更多的人知道我们大法弟子不畏生死一次次进京讨公道,这没什么不好。当他们念到我屡教不改要判我劳教两年时,一股不可阻挡的力量从我嘴里冲出:“法轮大法好!还师父与大法清白!我没有罪!”我平时是个很内向的人,从没有大声喊过,可这时声音洪亮,直感到那声音直冲天宇。

随着我的喊声,台上台下都被震动:台下一阵乱,有的站了起来;台上过来几个人揪我的头发、捂我的嘴,还有人踢我的腿并喊跪下。我当时正念很强,坚持挺立、不屈服,他们没办法,把我拖下台来,连推带拖的推出会场,推上警车。据后出来的大法弟子讲,从那以后,他们的会再也没开好,上台一个就喊“大法好”,20多个大法弟子还齐喊,尽管他们警察都上去了,又打又骂,但大法弟子都不屈服,他们只得随便念念,草草收场,电视也没拍成。只可惜那些台下的学员始终没有参与进来。

送回看守所后,有学员说:“你真行,你要不带头我们都不知该怎么办了。”我笑了笑,心里很平静。我觉得这是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维护大法是我们的职责。师父讲:“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卫者,他将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导航》—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我们是修炼的人,是主佛的弟子,无论碰到什么样的关,再大的魔难,都要高标准要求自己,只要时刻把法放到第一位,正念正信就能闯过一切难关。

个人点滴正法经历,写出来与同修共勉,不当之处望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