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奈的选择──我为什么离开学校


【明慧网2002年12月16日】我做梦都没想到,热爱读书的我会主动离开学校、离开心爱的老师和同学。从小我所受的教育就是“我爱北京天安门”,学的第一行字是“我爱祖国”。在这样的环境下,我长大了,爱着周围的一切,甚至看到警察叔叔我曾有见到亲人的感觉。

可是我爱错了吗?是谁,把警察叔叔变成了这样?我爱的祖国怎么会这样?!

1996年我十岁,在北京市中心的一个9平米的小屋中,过着无比幸福的生活,因为在那一年我学了法轮功!在父母的帮助带动下,我开始学法修心,常常和爸爸到炼功点集体炼功。那时的生活是平静、幸福的,而且炼功后折磨我好多年、久治无法根除的遗传性气管炎,也有了很大起色。医药费大大减少了,逐渐一分钱不花了,从此我再没进医院的大门。

但是好景不长,大大出乎我意料的事情发生了!1999年4月25日,我到北京请求释放天津被抓的大法弟子,同好多法轮功学员一样,站在那里整整等了一天,本以为事情得到了解决。特别是6月14日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辟了谣:说有炼任何一种功的自由,也有不炼任何一种功的自由。炼法轮功的要开除党团籍等等都是谣言。这让我十分高兴。

可是万万没想到,“7.20”以后,在我热爱的国土上,不讲理、欺骗、暴力竟降临到我平静幸福的家中。爸爸、妈妈因为不肯昧良心说法轮功不好和到信访局上访,多次被关押。我上初二的时候,警察叔叔――我心目中曾经是惩恶扬善的警察叔叔,把我从英语课上提出去,说劝妈妈不炼法轮功,才让我去看她。我不愿意,那几个警察炮轰似的左说一句、右骂一句,临走时一个家伙瞪着眼睛指着我厉声问:“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去不去?”感到有点害怕和非常委屈的我,已经是满眼泪水,但我非常肯定地告诉他“不去!”

从此我的生活竟然也不再宁静。在初中,单单是在学校里这样正上着课、就被突然叫出去恐吓问骂的所谓“谈话”就有三次。更想不到的是,5月1日,在我初中毕业的升学考试前夕(“五、一”长假后,8、9、10号考试),刚刚15岁的我竟然被居委会的人伙同学校领导以看妈妈为名骗进了洗脑班!

由于心情烦躁、苦恼,我只考上了一所普通高中。而此时,我亲爱的妈妈再次被迫流离失所,一年多了也没有回家。但是对我的迫害还没有到头。

今年9月刚一开学,学校书记、副校长找我“谈话”,问我是不是还炼法轮大法,我正告他们我还炼,并告诉他们我的受益和大法好,大法弟子是被迫害的、冤枉的。当时本以为他们已经了解了,但岂料9月28日傍晚,恶警再一次把我和爸爸绑架到了洗脑班,几天后,我的精神几乎要崩溃了,巨大的压力和连篇的谎言,使我每一秒都感到窒息!我欲哭无泪。最终我不得不离开了母校,开始象妈妈一样在外漂泊。

我要大声的说:这不是我想要的!这是我最无奈的选择!

那些对我洗脑失败而气恼的人们,你们知道吗?当你们被电视谎言蒙蔽,想要对我搞什么所谓“挽救”时,我为什么不领情呢?
当你们迫于压力,没收我家房子,并说什么要取消我中考资格的时候,我为什么无动于衷呢?
当你们助纣为虐,说我再坚持炼法轮大法,就要把没干任何坏事、还不满18岁的女孩子抓去劳教的时候,我为什么还要坚持?
当你们气急败坏,妄想再次抓我、迫害我时,我还要向你们劝善?
因为,法轮大法好!
因为强制改变不了人心。

我要跟你们说的话是,大法是坚不可摧的,信仰真理的才拥有光明,不要再干害人害己的事了!我“爱”的土地和人民,醒过来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