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暴行录:酷刑折磨、无理加期、反复劳教

【明慧网2002年12月18日】继2002年元月份河南省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恶警对法轮功学员集体上绳后,大约在4、5月份,一部分劳教即将到期的大法弟子突然接到加期通知书。加了3~4个月,借口是所谓的不遵守所规所纪。所谓的“不遵守所规所纪”,也就是前一段时间的大批法轮功学员的绝食抗议,这次加期是对绝食抗议的大法弟子的打击报复,秋后算帐。被加期的人有:丁香琴、许云朴、王红霞、王小东、苏娥、许碧珊、高亚男、魏桂荣、周翠红。

2002年3月份,大法修炼者韩富兰因为炼功又被上绳,连续三天三夜。被抬回后昏迷不醒,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尿里泛红,双肩被勒出两条半指深的伤口,脓肿不堪,两个月后才渐渐愈合。至10月份,又因为要炼功被恶警推进值班室的卫生间拳打脚踢,恶警王玉林还抓住她的头往墙上撞。参与者还有中队长王囡和恶警李利芬。对韩富兰的炼功举动,队长胡兆霞和中队长王囡曾扬言把她交给保安(以前上绳时总让所里的男保安去做),还说有的是办法等等。

近期河南省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为迎接全国劳教系统的统考举行了模拟考试,考试科目名为思想道德修养,实为政治谎言欺骗,每个大法学员都发了一份含标准统一答案的所谓的复习题,要求每个人复习记忆,考试时要按标准答案答题,对拒绝考试的大法弟子,队长胡兆霞说要实行严厉打击,即使到了解教时间,也不会被解教释放,反而会因拒绝考试而加期。很多大法弟子为护法正法洪法,有的拒绝、有的放弃、有的在试卷上写洪法内容。为此三大队队长贾美丽、胡兆霞专门开了一个会,会上贾说:“这是一次政治考试,每个人都得参加,不参加者或不按要求答题者(指大法学员在试卷上洪法、讲真相等)都将受到严厉的制裁,王红霞10月26日到期,因为她没有参加考试,又被加期半年,你们看看,这是她的加期表,再给你们一次机会,如果还不参加,你们想想比照王红霞你该加多长的期。”王红霞被非法强加的劳教期一年,已被加期4个月,10月26日是她加期后到期的日子,她在10月中旬的一次模拟考试中没答卷,而在10月24日就被告知又被加期半年。通常其他性质的非修炼人的加期都有一个上报审批的过程,有时需一个月或更长的时间,何以她的加期来的这么快呢?而且这是非常重的加期,长达半年,这在其他性质的非修炼人中是没有先例的。会后有的人说,按规定加期不得超过教期的一半, 胡兆霞说:“没有这个规定,加期的规定随着政策的变化而变化。”(劳教手册规定,加期的时间累计不得超过一年),仅因不参加考试就被加期半年,这在劳教所还是头一次。三大队有一大批即将到期的法轮功学员,其中不少人都拒绝参加考试,面临着被加期。

被劫持到期的法轮功学员必须由当地的610或派出所来接,否则劳教所绝不放人。而其他性质的非修炼人到期就可以自己走,当法轮功学员问警察为什么这样时,她们说这是上面的规定,你们法轮功就是特殊。

10月中旬某天大法弟子周红英、常喜荣、王海波突然在劳教所失踪,不知她们被带往那里,境况如何,问警察,她们也说不知道。我们对此十分担忧。

近期三大队为强迫大法弟子妥协又出新招,把一、两个法轮功学员关在空荡的楼房里,长时间与外界隔离,连吃饭都有别人送去,不妥协不让出来,实行全封闭隔离。

三大队还将收音机视为违禁品,一经发现,马上查收。他们这么害怕法轮功学员听到外界的声音。

鹤壁市大法弟子郑红霞2001年3月份正在上班,被叫去问她对大法的看法,她说大法好,她还要修炼,就被送往洗脑班继而又被劳教一年,至2002年3月期满解教时,她被鹤壁市橡胶厂(她的工作单位)、汤河街派出所、及鹤壁市610联合接走,接到当地派出所,问她还炼不炼法轮功,她说还炼,就又被拘留,随后判劳教三年,当她要进行法律咨询时,她被告知:免了吧,你就是花一千元也没有律师敢给一个法轮功弟子作咨询,你们法轮功就是特殊,不需要法律程序,你签不签字都生效,就这样,郑红霞解教后连家门都没进就又被送回劳教所。

郑州市大法弟子赵喜莲,2002年3月解教后,其单位河南农业大学找四、五个人轮流值班对她进行24小时不间断监视,她走哪儿就跟哪儿,到8月中旬某天,当地片警说有领导找她谈话,坚持让她上车,车却直接开到郑州市黑庄拘留所,后又被判劳教一年。在送她劳教的途中有一个人说:“对不起,我们也不想到这儿来,可是上面有规定”。

桐柏县大法弟子刘敏先,多次被非法关押,数次被送洗脑班,仍坚定自己的信仰,桐柏县政保股以其顽固不化为由,于2001年12月又把她和女儿从家里抓走,女儿因坚定修炼被送劳教所,67岁的她因年高而不能送劳教,政保股以监视居住为名将其长期关在拘留所,至今未获自由。

诸如此类的情况在法轮功弟子中随处可见,还有无数的法轮功弟子流离失所、颠沛流离,有家不能回,过着到处流浪的日子,但仍坚如磐石,毫不动摇。

前面说到王红霞被非法扣押后,找到所长周晓红,问她为什么一次考试弃权就被加期半年,周说不只是考试问题,只要不转化每天都被扣除30分,她多次找队长无果,就采取绝食不做操等抵制迫害。10月一天的中午,胡兆霞称要与她谈话,将其引到车间门口,门外男保安等着要把她带走,她一看不对, 就马上跑回到车间人多的地方,三、四个凶恶的男保安冲进来,其中一人反扭她的胳膊,把她推倒在地企图将她强行带走,被众修炼者生生的拽了回来,群情激愤,胡兆霞慑于众怒,谎说要找她谈话。队长贾美丽又气势汹汹的威胁说要对敢于反迫害者要严加制裁,不放弃强制措施。

所谓包夹制,是劳教所让劳教人员监视大法修炼者,不许炼功、不许看经文、不许与其他修炼者说话等措施。一个包夹者每月500分,相当于减5天期,如果被包夹者被发现有炼功、看经文的行为,就要从包夹者的500分中扣分,制造包夹者与被包夹者之间的矛盾。所以这是一条利用犯人想早点回家的心理,助纣为虐、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办法,而且劳教所还让这些包夹者看攻击大法的录象并让他们写感想,他们在这种环境中不得不随和恶警。

10月7日,中队长王囡给犯人开会,专门布置到河南省十八里河劳教所对法轮功弟子的包夹新措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