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墨西哥围绕黄色大法徽章发生的故事


【明慧网2002年12月18日】下面是在墨西哥发生的有关黄颜色大法徽章的有趣的故事。

当我的母亲在亚太地区经济合作会议期间来到墨西哥时,她感到自己成了圈外人,为帮不了我们讲清真相而感到不安。因为她已经70岁了,又没有什么特殊技能。

但她知道此时此刻发正念是非常重要的,因此她每天几乎每个小时都发正念,每次大约10到15分钟。她还告诉我她在天目中的所见。她整天都在读《转法轮》,读书间隙她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上。

一天,她对我说:“你知道你佩戴的黄颜色大法徽章非常重要。当我在发正念时,我看到了许多奇形怪状的丑陋的邪魔。当它们看到佩戴大法徽章的学员时非常害怕。我拿着巨大的袋子四处走,我把在街上,大使馆和各处看到的邪魔都放到袋子里并把它们销毁掉。但当它们看到大法徽章时,它们会自己跳到袋子中。它们太害怕徽章了。因此我觉得你应该一直戴着她。”我知道徽章的威力很大,但母亲的故事向我解释了围绕徽章发生的事情。

我会把徽章戴在我的书包上,衬衣上,茄克衫上和我携带的任何东西上。但非常神奇的是当墨西哥人在街上,火车上,参议员大楼或者国会议员大楼里看到这个徽章时,他们似乎受到震撼。他们立即会有反应,似乎徽章唤醒了他们记忆中的什么东西。我想他们的生命深处明白他们来到这个世界是为了得法。

通常当我走进地铁,总是有些人立即注意到这个徽章。他们经常反应出象是被某种力量吸引住似的,那是从徽章中发射出的能量。他们会一直盯着他直到我感到有点尴尬。但我高兴他们看到了徽章和上面的“法轮大法”字样。许多次,他们甚至毫不犹豫地走上前读道:“法轮大法:真、善、忍。”

我曾经在一个繁忙的市场上吃热狗,许多人也在四周站着吃。我正好面对一对也在吃热狗的年青人。他们似乎注意到了我胸前的徽章。那位女士立即开始看着徽章,她一直看啊看啊,用西班牙语对她的朋友说:“我喜欢那个徽章。”然后他们一起看了起来并读徽章上的文字。我给了她一份传单。他们便站在那儿,一只手拿着热狗,另一只手拿着传单读了起来。

一个星期六的下午,一个人从中国大使馆那边过来,从背后叫我们。这是一位年青的墨西哥人。他说:“几天前我在报纸上看到一篇报导说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大使馆前有一个抗议。我刚才在你的背包上看到了黄颜色的法轮大法徽章。我真高兴。我在哪儿可以学到这个功法?”我们便给了他一份传单。

一位中国人看到法轮功学员佩戴的徽章后用纯正的中国发音读到“法轮大法”。当我和他在公寓的大厅里不期而遇时便问他是否是中国人。他说他在英国。我给了他一份真相资料和影碟。他收下了,没有一丝的反感。

我们在墨西哥国会大厦的前门等待通行。通行证要过一会儿才到。我们便站在那儿排队。这时,一位中年墨西哥人看着我,做着法轮大法的炼功动作以引起我的注意。他看到我很吃惊便说:“我知道法轮大法。”我以为他只是想开个玩笑。但他确实炼了不同的功法动作。他接着说:“我也炼习法轮大法。一年前,我在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朋友送给我两本书,录像带和录音带,我就在家里炼。但我需要新的好的炼功音乐带。事实上我的朋友对我说既然在墨西哥没有人炼习法轮大法,为什么我不在这儿建一个炼功点呢。我一直在想着这件事。”

我们交换了联系的信息。几个星期后他访问了我们,说:“我需要你的帮助建一个炼功点。在我那儿有一个很漂亮的公园,我们可以在那儿开始建一个。请帮助我。”

他说着一口非常流利的英语,是教师工会的高级领导。他是为教师的工资削减来到国会大厦的。于是同修A问他是否可以和他安排向教师工会讲清真相并让他们在一个请愿书上签名。他说可以,条件是我们让他们有机会学习功法。

还有更多的围绕着这个黄颜色徽章讲清真相的动人故事。

看起来黄颜色的法轮大法徽章确实把我们和那些与大法有缘的人联系在一起,而且徽章自己似乎就在讲清真相。我还发现徽章的明亮的黄色和深蓝的文字看起来真的很美,而且与我的穿戴都搭配的很好。他让我们的衣着更加漂亮。我爱这个徽章。我希望众多的大法弟子能更有意识地一直佩戴他。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