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给了我一切——我的修炼与正法历程(二)


【明慧网2002年12月19日】(接前文)

三、大法就是我指路的明灯(证实法)

1999年7月22日,公司大门口贴了一张通知,说下午有重要新闻,请职工注意收看。后又听说是关于法轮功的事情,我就按时收看了,可没想到完全是造谣、诬陷及诽谤。当时气得我没等看完,就一脚把电视踢灭了,当时我想我得找他们评理去,就来到了辅导员家与其商量,这时又来了一个功友,我们就决定一起到省政府去。

这天下午省政府门前早已聚集了很多功友,还有武警、群众,路边停满了大巴车,武警们正在将大法弟子们往大巴车上赶,就这样我们一起来到了体育场,这里也早已是人山人海,在人群中不停地传来师父的诗:“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见真性》),场景非常感人。大法弟子团结一心,正气充满了整个体育场。几乎所有的警察都静静地看着大法弟子炼功,一声不吭。当时我的感触最深的是:大法弟子对大法坚如磐石的坚定正念,是任何力量都无法改变的。

从那以后,电视、报纸、广播,凡是所能利用的宣传工具都在竭尽全力地造谣诽谤,尽显其流氓嘴脸。当时我想,跟这些流氓有什么可谈的呢。所以我就来了一个“三戒”,戒掉电视(不看),戒掉报纸(不读),戒掉广播及别人的传言(不听)。只管学法、炼功、去掉执著。因为师父在《溶于法中》已经明确指出“人就像一个容器,装进去什么,就是什么。”何况这些都是诽谤大法的,就更不能装。

这样一直到2000年春节,偶遇一位功友,告诉我有几位外地功友在此地交流,并带我见到了他们,还听了他们的正法体会,非常感人。其实在这以前,我也曾听到过有的功友到北京去证实法回来后被抓的消息,心里非常佩服,可总觉得如果被关起来就看不成法了,因为法已经是我生命的支柱,没有法好像一天都难以支撑。怎么办呢?后来我就把这个问题提给了他们。其中一位功友心情非常沉重但决没有责怪的口气说:“你觉得你看不成书了,你很痛苦,可你想过没有这不还是一颗为私为我的心吗?法给予你生命,可法遭到诬陷时,你为什么就不能帮帮他呢?”他的话一下子就戳到了我那颗隐藏很深的私心,顿时我感到真是羞愧难当,泪水像潮水一样涌了出来,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帮我呀,在为我指路呀,所以心里不停地重复着“师父啊师父,弟子对不起您啊。”

第二天早上,我就把去北京的车票订好了,并给公司领导写了一份辞职报告,意思是不想连累公司,并交代了一下工作情况。还告诉他们,为了宇宙的真理说句心里话,就是把牢底坐穿也心甘情愿。

这样我只身一人来到了北京,来到了天安门,告诉了警察,告诉了围观的群众“我就是大法弟子,法轮大法好”。

后来,我又向做记录的警察讲大法怎么好,她非常能理解,只是说:你们要明白你们面对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政府。

在送我回家的途中,我又与接我的警官成了好朋友,我告诉他我修炼的经历,大法怎样拯救了我的生命。后来我还把大法的书送给他看,他还请我给他的孩子上上课,帮助孩子变成正直善良的人,后来他在暗中给了我许多帮助。

虽然回来后被拘留了15天,可回过头来一看,这疾风暴雨就像一夜之间的事。

当然在这期间也经历了一些严厉的心性考验。如亲朋好友的不理解,父母的哭闹,公司领导的指责等。但都没有动摇我坚定法的那颗心。因为我在学法中悟到一个理,就是我面前所看到这一切都是假相,都是由于自己有这方面的心造成的,因为整个宇宙都是真、善、忍构成的。你只要顺应他,一切都会变好。正因为你有这方面的心,也就是执著,违背了他,那就会带来麻烦。但是通过这一系列发生的事情又可以暴露这些心,从而让你看清他,去掉他,这一关你就能过去。从另一方面讲,你能站在法的基点上看问题,一切也就迎刃而解了。因为你的那一念在法上,你就是在高层次了,你就能解决你以下层次的一切问题。因为你在高处,他们就够不到你,也就制约不了你。就好比你要抓蜻蜓,它飞得很低时,你可以想办法抓住它,如果它飞高了,你只有望天兴叹了。也就是说只要你的心在法上,他们怎么折腾都无济于事,他们也就不折腾了。反之,如果你的那一念在人上,你一下就落到人的层次当中,也就是最低层次,在人类层次以上的任何生命都可以制约你。你只靠人的坚强意志,怎么能抵挡得住高层生命的制约呢?你再坚强也是人,也是粗颗粒的物质,没有质的变化。就像那个铁你再炼它不还是铁,也变不成金刚钻,铁也永远硬不过金刚钻是一个道理。

所以当大法照明这一切让我看清这一切时,我把一切心都放下,只想为别人好,心平气和,没有委屈,没有争斗,没有怨恨。善意地讲明真实情况的时候,他们也就平息了,也能理解一些了,妈妈也不哭了,爸爸也不闹了,我的先生态度也变了,一切也都又恢复了平静。

后来我还写了一些文章,给公司领导及同事看,让他们了解法轮大法以及为什么我要为大法上访的原因。公司一位书记说:“你说的没有错,可你要明白,你要讲理只有到国外去讲,中国无理可讲,只有专政。”

通过这次证实法的经历,我也进行了反思,就是维护大法不应该被抓。虽然我没有挨打挨骂,甚至在驻京办事处被功友称为“恶棍”的那个家伙,对我还挺客气,一口一个:“小姐吃饭了,小姐喝不喝水”,看到我也是满脸堆笑。(可对其他功友却非常的恶毒,甚至老人他都敢打。)回到派出所,所里的警官对我也还客气,只是无奈地对我说:为了你,所里上上下下一夜没合眼。另外他们还为我准备了一间办公室让我暂住一晚(一般是关在留置室),并送我回家洗了一个澡,还借来一个电取暖器让我烤火,怕我晚上冻着。

我明白这一切都是大法的威严及慈悲的力量带来的。因为我一直对这些人没有敌意,并把他们当作上当受骗的人对待,只想告诉他们真实的情况,让他们清醒。因为我悟到一个理:如果你有“恨”,就相当于在加强他们的“恨”,他们的“恨”就会变得强大起来,那么表现得也就越凶残。如果你没有“恨”,只有慈悲,那么他们的“恨”也就自然解体了,因为“恨”是低层次的物质,是违背真善忍法理的,所以它没有力量。而慈悲是高层次的物质,是顺应真善忍特性的,所以力量大而坚硬,师父说:“但是那种慈悲是一种伟大的佛法的力量的体现。”(《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所以“恨”字一碰到“慈悲”,就是鸡蛋碰石头立刻就被化掉了。其实这也验证了相生相克的法理。当然,慈悲绝不等于我们要纵容邪恶,对于邪恶,我们要坚决地加以制止。

但话又说回来了,虽然这一切看来还可以,但毕竟自己被邪恶拘留了15天,那就一定是自己存在问题,可当时对旧势力还没有太多的概念。所以总也查不到根。可有一点我是清醒的。就是:大法弟子正法决不应该被抓,(后来听师父讲法,才明白是自己顺应了旧势力,肯定了自己证实法必然会被抓的结果造成的。也就是人的观念造成的。)

同年六月初,我再次进京上访,临行前我对师父的法像说:“弟子这次进京上访决不能被关,即使被抓也决不报姓名地址,打死我都不说。一个星期之内一定回家。然后我写了三封上访信再一次来到了北京。

这天一大早我就到了“信访办”,可“信访办”路口聚了很多人,大部分是外地来的警察,抓人的,街道两边也停满了警车。我一个人埋头往前闯,那些人就叫了起来: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有没有身份证,我全当没听见还往前走,这时“信访办”看门的大爷走过来对我说:法轮功一律不接待,去也没用。当时我想他们真是做绝了,所有的路都被他们堵死了,逼着我们到天安门去。我就先把三封信发了,又来到了天安门。坐在天安门两侧道路旁的树荫下啃面包。这时忽然看到广场中央骚动起来,只见一名大法弟子手举大法横幅在向世人证实大法。警察一窝蜂似地扑过去。这时在广场的另一侧又有大法弟子高喊“法轮大法好”,警察又奔向那个大法弟子,此时,又在相反的方向,又有大法弟子高举横幅,警察又向相反的方向扑去。这样的事情一个上午接连不断,此起彼伏,真是惊天动地,泣鬼神。连坐在我旁边卖矿泉水的小贩都说:“这些人真勇敢,警察越抓,来的人越多。”并跟我说:“你看广场上晒得黑黑的,贼眉鼠眼的那些人都是便衣,有的是街上雇来的流氓,他们的心毒着呢。”

看了一幕又一幕的正法壮举,更坚定了我正法的信心,随后我便坚定地向广场执勤的警察走过去告诉他:我是大法弟子和他们一样(打横幅的),我是来为大法上访的。这一次警察从上到下把我打量一遍问道:“你也炼法轮功?”我说我已经炼了三年了,并告诉他大法怎么好,当权者还在造谣诽谤,我实在想不通,就想来上访。他很友善地问我:“你带材料了吗?”我说:“我到哪儿去写。”于是他说:“那你跟我来吧。”他就把我带到了广场停警车的地方,跟一个当官模样的警官说:“她是为法轮功上访的。”于是我走过去,同样把我刚才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他边听边点头,最后我问他信访办怎么走时,他笑了笑指着前面一个塔楼说:“看见了没有,塔楼的底下有20路公交车,坐几站就到了,你不清楚可以让售票员提醒你下车。”听完后我刚想走。可突然觉得这一切怎么这么简单,就回过头来问:“你们不抓我?”那个警官笑着说:“不抓你,快走吧,一会儿人家下班了。”

这次回家刚好七天,真是神了,所以通过这次证实法的实践,也真正体悟到了大法就是指路的明灯,一定会把你带到无限美好的彼岸。只要在法上,谁也动不了你,就像师父说的:“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P39)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