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讲真相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2002年12月19日】

1. 大约半年多以前,在一次给大陆恶警打电话时,我很担心他们不听我讲。因此思前想后,琢磨好半天,并把想好的写在纸上。然后开始打电话。可是不知为什么,我越打越紧张,到最后手直发抖,全身像一根绷紧的弹簧,大脑一片空白,什么也说不出来。这时心慌气短,烦得不行。既学不了法也炼不了功,连睡觉都睡不了。这是自从95年开始修炼以来从未有过的事。我反复问自己:“那些坏人在地球的另一边,你究竟怕什么,你紧张什么?修炼的人死都不怕。”可是仍然无济于事,完全控制不住。我在屋里走来走去,思索着:“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我突然悟到:“这不是我!害怕的不是我,而是后天的观念、思想业力或者外来干扰!” 这时感到全身好像一股强大电流从头灌到脚。情况大为改观。

我想起了师父《在长春辅导员法会上讲法》中的一段话:
“问:修炼中害怕,在哪一层次达到坦然不动?
 师:我看你这个害怕是有大问题。你真要修炼那么高就不害怕了,修炼越好怎么能越害怕呢?我们刚学功的人原来怕走夜道啊,胆子小啊,一学功马上胆子大起来了。说你学学害怕了,你就找找你的问题吧,这绝不是层次问题。害怕的不是你,连你都不知道是怎么害怕的。”

看起来这是一件小事,可是在另外空间却很可能去掉了一些很不好的物质,这也许是当时我全身一震的原因。如果我不打这些电话,不做讲清真相的事,就根本意识不到这些执著和怕心。由此可见,仅仅看书学法是不够的。在学法中能悟到法理,但有许多执著与怕心只有在证实大法的实践中才能真正去掉。

2. 通常给国内普通人打电话讲真相都是结合当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具体案例进行的。所以可以这样开头:“你好!是这样的,我这是从美国打来的国际长途,我是一个在美国的中国人(或留学生等),我想耽误您两分钟跟您说(打听)个事儿行吗?(对方一般都说“行”)我在美国这儿(网上)看到一个消息,说你们那儿(XX县市)有一个叫XXX的人,X月X日被警察抓走了,被如何如何迫害,还要判刑,原因仅仅是因为他炼法轮功,他没有干任何坏事。我就感到非常震惊,因为在美国炼法轮功的人非常的多,很多公园都能看到他们在炼,很多白人也在炼,还有黑人也炼。他们都觉得很好,因为法轮功讲真善忍,教人做好人又能祛病健身,得到美国政府和人民的广泛支持。其实法轮功在全世界60多个国家都非常受欢迎,成千上万的人在炼法轮功。唯独在中国受迫害,真是不可思议。在美国还广泛流传一个录像带,是从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上录下来的……”

3. 在讲真相过程中,常常有人问:“为什么跟我讲这些,迫害法轮功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通常告诉对方:这和你有关系,而且关系还很大。大家都很清楚,法轮功学员都是真正的好人,可是这些好人却被关进监狱,被打死打伤,相反有许多罪犯和贪官污吏却逍遥法外,为所欲为。这正常吗?这直接加剧了现在世风日下,治安状况恶化的局面。这牵涉到每个人的切身利益。

一个国家的兴衰关系到每个人,十年文革给国家带来了巨大灾难,还记得当初吃饭要用粮票油票的历史吧?文革不就是挑动各派群众互相打斗吗?如果那时人人都知道事实真相,都抵制、不参与或消极对待,文革就搞不起来,中国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儿了。

现在迫害法轮功就又是一场政治运动,我们现在就是在告诉大家事实真相,希望大家对报纸电视散布的谎言都不听、不信、不附和或予以抵制,从而防止文革的重演。至少减轻所带来的灾难。

有人可能会说:“现在与文革时期不一样了,经济发展了,生活也好了。” 表面上看是这样,可实际上现在贪官污吏横行,银行坏帐达到惊人的程度,贫富两极分化急剧扩大,一方面特权阶层聚敛了巨大的财富,另一方面几千万下岗工人生活极度贫困,上亿农民负担重,缺吃少穿,进城打工。这些问题不解决好,就是一颗定时炸弹,总有一天要爆发,后果不堪设想。

而如今的当权者,不抓经济建设,不解决这些问题,反而耗费庞大的人力物力迫害几千万炼功锻炼身体的老百姓,置国家民族的前途命运于不顾,难道我们不应该积极行动起来,抵制这场毫无意义的、给国家民族带来巨大灾难的迫害吗?

还有人说:“你们为什么要讲真相、参与政治?”

可简短地回答如下:法轮功学员讲真相仅仅是为了争取一个炼功的自由。你想想,一帮退休的老头老太早晨起来在公园里炼功锻炼身体招谁惹谁了,却被抓到黑牢里往死里打,还不准喊冤,这是什么法律?三年多来,法轮功学员无论是发传单、贴标语,还是去天安门广场打横幅,所说的只有三句话:1)法轮大法好,2)法轮功千古奇冤,3)停止迫害。就象一个人受到不公的对待时说:“我是好人,我冤枉,别打我,帮帮我!” 这是搞政治吗?秋菊打官司讨个“说法”是不是在搞政治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