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言:“孩子,你做的对,应该说真话呀!”

发生在我身边的故事


【明慧网2002年12月2日】一、我刚从教养院出来不久,一次,在一个商店里见到了我小学时的一个男同学。他上学时学习很不好,还很顽皮,经常挨老师批评,而我当时是学校大队的文艺委员兼班级的班长,而且每次考试都是第一名。

这位老同学也知道我因学大法而被非法劳教,现在保外就医,他此时还不明白真相,对我说:“你是怎么搞的,怎还成了犯人,有我坐牢的份,也没你坐牢的份啊。炼功能啥的,不炼不行啊,非得跟政府对着干?”

我就开始跟他讲真相。正好身边还有两位老人,他们都认识我的父亲,一提起来,都听说我父亲最小的女儿被非法教养了,他们都了解我的家庭,也很困惑:这孩子是怎的了,真是有福不会享,非得进那里去,也都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我就给他们讲,他们就仔细地听,当我讲到教养院是怎样残害我时,他们三个人都流泪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啊,最后两位老人说:“孩子,你做的对,这不是和文革一样吗,应该说真话呀,不能灭良心啊。”我的同学也说:“××党的电视就是信不得,以前我也很纳闷,你本来很聪明个人,这是犯什么病了,这回可知道了。你行,你还是我的榜样。”

二、一次,我和四位同修在我家所在地区发放真相资料,我们五个人分成几个方向,从晚上八点多开始,一直发到凌晨一、二点钟,做的面积很大。第二天,有一个店老板因知道我是大法弟子,见到我对我说:“昨晚我收到法轮功传单了,原来电视上说的都是假的,什么自焚,杀人的,都是编出来的,我看完后把传单送学校去了,(他家离学校近)学校人多,让大伙都明白明白。”

三、一次,我一位亲人的几个朋友到我家来,他们都了解我,其中甲是专管迫害法轮功的,但此人明白真相,对镇压从不积极。我当时刚从教养院保外不久,正帮着做饭,他特意到我身边,对我说:“什么时候回来的?”我说:“刚回来。”他又问:“身体怎么样?有问题吗?”目光中充满理解,安慰和支持。而其中的乙是一位局长,临走的时候跟我父亲说:“您老都退下来了,还总爱帮人,跟法轮功是的,尽做好事。”说完后,深深地望了我一眼,仿佛在告诉我,我理解你,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我对他点了点头,为他们能明白真相而高兴。

四、在教养院里的时候,有一次,我正在绝食抗议,本来我正常时候的体重也就是四十~四十五公斤左右,此时更是瘦得一阵风都能吹倒了。一个明白真相的队长跟我说:“九九年你们刚来的时候,我们还真以为你们象电视上说的那样邪呢,经过这两年的接触,我真佩服你们这些不转化的,其实交朋友就应该交你们这样的,就像你,你连你师父面都没见过,却为了给你师父鸣冤,在这遭罪,宁死也不转化,看你这弱不经风的样子,但就是有刚,有骨气,如果社会上的人都像你们这样就好了,你们这些人其实个个有知识,有头脑。我就信不过那些转化的,看他们就不顺当。其实,对的永远是对的,早晚得给你们平反。”

我这次绝食成功了,他们答应了我的条件,然后这个队长跟我说:“你看把你折腾的,其实早就应该答应你,但对你们法轮功就是不执行法律,我和几个队长背后也都说,本来就应该答应人家的条件,而不答应,硬让咱们做工作,这工作多难做。人家法轮功也是有头脑的人,蒙不了人家,做出点什么事来责任还得咱担着。真烦人。”有一次,她还跟我说:“九·一一事件以后,全国人民恨死这江××了,正经事啥也办不了,就跟法轮功有能耐,人家法轮功啥的了,他整起来没完,看人家法轮功人都老实。欺负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