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给了我一切——我的修炼与正法历程(四)


【明慧网2002年12月21日】(接前文)

六、大法圆满着我的一切(兑现承诺)

1、守信

2002年初,突然公司通知我上班(在此之前我因修炼大法而失去了工作的权利),而且态度非常诚恳,并表示决不干涉我的信仰,以前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我想这一定是有原因的。而且符合常人的状态,这也是圆融法的一部分。就答应了。

这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在一个大房子里,好像是我的家,母亲在忙着帮我收拾房间,我就到外边的阳台上收衣服,看见阳台上堆放了很多香蕉,就想应该把它们拿到屋里去,不然会坏的。当我进屋一看,房间已经收拾得干干净净,房间的前方有二个大灶台,灶台上放了直径一米多的二个大锅,一个锅里堆满了苹果,另一个锅里堆满了橙子,而且个头均匀,摆放也非常整齐,一个搭一个就像金字塔一样。我就问母亲:“妈,你怎么把水果放到锅里呀。”母亲说:“不放在锅里放到哪儿?”这时我就醒了。

醒来后我悟到,苹果也许是指修炼得到的成果,橙子隐喻“成子”,放在锅里,意思是熟了。阳台的香蕉,就是我周围“相交”相识的亲朋好友、同事等。在阳台上表示离我很近。整体意思大概是:师父在帮我把我修炼的成果,救度的生命(成子)摆放在各自不同的位置,换句话说就是师父在帮我做着一切,圆满着我的一切,但周围相交的同事及亲朋好友也要把他们请进来,让他们明白真相,得到救度。

同时我也悟到:我们大法弟子历尽艰辛与师父结缘,而我们周围的人也是历尽艰辛与我们结缘,目的是得以救度。所以我们应该也必须信守诺言,告诉他们真相,圆满一切。

悟到这一点,上班后我就开始找我要好的同事、朋友讲真相,效果都非常好,而且很多人表示对法的支持。接下来我就开始找与我认识,但关系很淡,甚至过去对我有看法的人。这就比较难。但“难”不是说别人不好,是我自己心里有执著,怕伤自尊心等等心理障碍,才觉得难。其实别人伤你只能伤你的执著心,根本伤不到你本人,你觉得痛苦,其实是虚荣心、自尊心痛苦,你把这些心去掉,你就一点都不难受了。因为它们不是你。悟明了这一点,也就不难了。就是放下一切心,就是为了别人,没有自己所要求的东西,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还记得我与我大学同班同学讲真相的情景。在学校里,因为我争强好胜,以自我中心意识强,所以这位同学一直对我有看法。可大学分配又分在一个公司,虽然没有矛盾,可关系很淡。

当我走进她的办公室招呼她时,她却冷冷地说:“有事吗?”我就非常友善地说:“老同学,想跟你聊聊。”我就坐下来,从她熟悉的事情谈起。从我过去的心胸狭窄谈到大法的宽容大度;从我过去的争强好胜,谈到大法的放淡名利;从我过去的自私自利谈到大法的无私无我。她听着听着眼睛从电脑屏幕移向我的双眼。目光从冷漠到同情;从疑惑到信任;从迷茫到理解。最后她高兴地拉着我的手说:“新心,你真的变化很大,我们都看到了,而且你是变好不是变坏,那就说明法轮功好,不管别人怎么说,我是亲眼所见。”从那以后,她和我的关系彻底改变了,我还经常给她看大法真相,她都非常乐意。

还有一个同事,她是其它单位调来的,和我一个办公室。可她一来就对我看不顺眼。经常说些“风凉话”。我也觉得很奇怪,后来得法后,才悟到也许是前世的因缘,就一直保持一种平常的心态,不恨也不“热”。

但要向她讲真相,就感到无从做起,但我在法中悟到,不管是善缘还是恶缘都是来结缘的。都应该告诉她们真相,兑现承诺。

我就开始从方方面面关心她,帮助她,包容她,理解她,慢慢她对我有了好感,愿意和我聊天了,我就把大法教我怎样做人,善待一切等讲给她听,还把我修大法的经历告诉她,她很受感动。她对我说:“过去我们都认为你很清高,不爱理人,现在正好掉了个个儿,说明这个法把你的本性都改变了,人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看来这个法不是一般的法。……你到北京上访,我们大家其实都很佩服,你各方面条件都很优越,可你敢放弃这一切,要这个法,说明这个法就是最好的。”

从那以后,她对我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看到我老远就开始招呼。出去郊游也让我坐在她的旁边,还给了我许多帮助。

所以从中我也看到了这个大法的威力,善的力量能化解一切。就这样,一个一个地讲,只要我认识的或者知道的人,我都采取不同方式接近,然后告诉他们真相。这样一来,从我这儿知道真相也就是面对面交谈的在我们公司就有200多人。后来我又把讲真相延伸到了社会。例如卖菜的,卖蛋的,卖面的,卖盒饭的,卖服装的,修水管的,修自行车的,开饭馆的,开杂货铺的,缝衣服的,甚至收废品的等,凡是我能接触的都尽量找机会告诉他们真相。收到的效果也是可喜的。在这么多人中,只有5个人不能接受或者说根本就不听的。但比例已经是非常小了。而且在这期间也没出现任何问题。

另外我还到附近的派出所、街道办事处讲真相。一次到派出所与我们这里的片警讲真相,他听后说:“别说你们对政府失望了,我们都失望了。现在哪有正义在,只有欺世恶霸,吹牛撒谎。我看也只有你们法轮功敢讲真话了。”听后也确实感到人心在善化。还有一次到街道办事处找所谓的“帮教”讲真相。他刚开始还大声说:“我们是政府职员,我们就听政府的,政府把法轮功定为X教,我们就要反X教。”我说:“政府不一定代表正义,衡量人类社会的好坏,是以法律为标准的。政府不也说,以法治国,以法律为准绳,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吗?可它又是怎样做的呢?就拿我的上访一事来说,我是按照宪法给公民信访的权利去做的,我没有违法,可他们却把我抓起来,到底是谁违法呢,宪法还规定,公民有言论自由、信仰自由、人身自由等等。而政府把这一切权利都剥夺了,他们是不是在践踏法律呢?到底是谁邪?再说法轮功教人修真善忍,这里哪个字是邪的?”后来还说了很多,他默默地点着头。最后我说:“我真心为你好,我要为了我自己,我可以什么都不说。”他也说:“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也真心希望你们家庭幸福,生活工作愉快。”临走时,他还一直把我送到大门口,还不住的叮嘱“要多保重。”

2、父亲的转变

虽然我告诉了很多人真相,可我的父亲一直都不能接受大法,这也是我一个隐隐作痛的心病。尽管我和我儿子(也是修炼人)作了多方面努力,可收效甚微,真想放弃不管了。通过反复学法,向自己内心找,渐渐地明白了或者说看清了事情的因由。

我和父亲从小就对立,由于我性格倔强,不会见风使舵,打死不低头。所以挨了我父亲不少打,心里对他始终有一种“怨气”。虽然得法后,我对他的态度有所好转,也知道要宽容,善解人意。可是烙在我心上的伤痛总也不能复原。特别是当他反对大法时,我就更是积怨多年的火熊熊燃烧。使他非但不能了解真相,反而加深了彼此间的隔阂。使得本来就冷淡的关系,更是雪上加霜。

当我发现问题的根本原因是我的那个执著心“怨气”时,才恍然大悟,原来问题在我这儿,而且,我也从法中悟到了是那个情阻碍着我,“怨气“也是人情。就像你的房间里堆满了沙子(就是那个情),门都堵上了,别人怎么进得来,你必须把它清理干净,人家才能进来。从另一方面讲“情”是自私的,它没有空间,只有自己。而慈悲是无私的,它的空间广大,才能容纳众生。以前学法中我曾悟到过:似乎所有的我的世界的众生都是我的孩子,只有疼爱,没有责怪。这一次我突然悟到,他们不仅是我的孩子,而且就是我身体的一部分,就是我自己,救他们就相当于救自己一样。就像自己的手、脚一样,你能去恨你的手吗?而缺少他们,你不就是残缺不全的吗?悟到此,那心中的“怨气”被融化,从而转化成了无限的慈悲。

说来也巧,当天下午父亲打电话说第二天要来看“都都”(我儿子),平时他从不主动打电话。我深深地感到师父的用心良苦。当天晚上,我又梦到,我母亲指着我后院一池子鱼对我说:“你养的那一池子鱼你能不管吗?”是啊!“余下”的被谎言毒害的生命,我能不管吗!

第二天父亲来了,我首先向他恭恭敬敬地汇报了我的工作情况,他听了很满意。然后我又非常客观地讲了别人对我修炼以后的看法,态度的转变以及别人对大法的支持和理解,他一直静静地听着,就连妈妈插话,他都示意听我讲。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我还跟他说“爸,如果你觉得我做的好的地方,那就是我按照大法做的结果,做得不好的地方一定是背离了这个法,我要修去的东西,我以前对您关心不够也是因为我没有圆融好这个法。大法教我与人为善,一切为了别人,今后我会加倍努力弥补的。”爸爸听了以后不住地点头,并情深意切地说:“新心,我们都不反对法轮功(以前他不是这样说的),可我和你妈妈都老了,我们也不求什么,只求得儿女能够平平安安地过日子,我们也就放心了。”

从父母的话中,我也深感他们对我的关心。从他们关心我这一世的平安,我想到了师父对我们大法弟子的慈爱。从修炼中我们知道了人的真正的生命的来源。我真正的生命是师父给予的,师父关心的是我真正的生命。所以师父千辛万苦忍辱负重默默地为我们承担着千百年来的深重罪业,目的是使我们有朝一日返回我们生命的真正家园。

父亲的转变对我鼓舞很大,后来我又与父亲多次交流,使他彻底改变了他的观念。一次他亲切地对我说“新心,我和你妈都觉得你修大法修得挺不错的,你就修吧,让“都都”也跟着你修,政府也真是莫明其妙,专整好人。”后来父亲居然成了我的知音。

3、整体提高

一次学法突然心里一亮,被点了一下;大法弟子的分布是有原因的,我便仔细想了一下,果然我们公司几乎每一个主要部门都有大法弟子,分布均匀,那么他们周围的人不也是来和他们结缘的吗?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大家应该互相鼓励,共同提高。

悟到此,我便开始去找他们。有的还在修,有的已经不修了。一个一个地谈。使有的不修的功友重新拿起了书,并感慨地说:“这真是我的福气,我原以为师父不管我了,可现在师父还在管我。”还有的不修的功友泪眼汪汪,说对不起师父。还有的虽然在修可不愿出来讲真相的功友,也激动地说:“要抓紧时间讲了,我们出来的已经太晚了。”还有的从未出来过的功友听后第二天就出去讲真相了,而且效果很好。同时我们还互相切磋正念除恶的重要性。坚持不断地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使我们的环境也越来越好。所以证明大法的威力是无穷的。

也有做得不好的时候,就是带着执著心跟别人讲。记得有一个功友由于讲真相被人告发,被抓进了劳教所。她修得很好,非常坚定,在邪恶的黑窝也没有动摇。也吃了不少苦,我也很佩服她。可她回来后有一段时间总不能静心学法,被家庭一些琐事所缠。我心里就很着急,想让她学法,因为我深深体悟到学法的重要。但每次跟她说,她好像只是表面上知道了,并没有入心,我就给她打了一个比喻。我说:有二个人一起往前走,前面有个陷阱,一个人看清了没掉下去,可另一个没看清掉下去了,没掉下去的人继续往前走,掉下去的人就在陷阱里挣扎,最后终于爬上来了。可是与她同行的人已经走了很远了。他就必须加倍努力才能追上那个人。我的意思是想让她引起重视,虽然她没有向邪恶妥协,但毕竟学法的时间耽搁了,要加倍努力学法,她当时听后没有表态,可过后她说:“我觉得你有执著心,你总觉得你比别人修得好,我看了师父的讲法,我觉得你说的跟师父说的正好相反。”听后心就像被针刺了一下。因为无论谁说什么,心都不会“疼”,可她这么说我,我就想不通了。当时我显得很尴尬,不知该说什么,就什么也没说。

事后通过在法上悟,向自己内心找,我才悟明了。我跟她讲的时候是带着一颗心,就是埋怨、责怪,其实就是“情”,而讲话的基点不是在法上,而是站在自己的角度,觉得她没有重视自己说的话。因为出发点与基点都是错的,那么你说的话表面看起来再有理,别人也会听成反的。就像师父说的:“带有自己目的的人对别人讲话想改变别人,或者是想要说服别人,你讲出的话再有理,别人也很难完全接受,也打动不了人的心。”(《在瑞士法会上讲法》)后来我们又有多次的交流,互相谅解,互相鼓励,亲如姐妹,并且她在以后的学法、讲真相、正念除恶中也起到了相当积极的作用。

通过此事也使我悟到:宽容大度,包容善解是大觉者应具备的最基本素质。因为你能理解他,包容他,你的境界和心的容量就大。反之,心没有那么大的容量就不能包容他,不能理解他。说来说去,其实都是“执著”惹的祸。所以只有去掉一切执著,放下自我,在法中才能看到美好。

今天是我得法6周年的日子,在此我想向最最敬爱的师尊作一个汇报;也想对时时刻刻看护我、指引我、教导我的师父表达弟子的无限感激之心;并想通过我的亲身经历证实大法的庄严伟大,坚不可摧与神圣不可侵犯。再有,从我的修炼正法的体验中,若能对同修与未来的生命有所帮助,也是我最大的一个心愿。要说做得好的地方,那是“法”做的,要说做的不好的地方,那就是“我”做的。所以大法才是真正值得传扬、赞美与歌颂的。没有大法,就没有我,大法给了我一切!我也要把我的一切奉献给赐予我生命的师父;造就我生命的大法!

(本文所悟到的法理是在本人有限的层次中看到的,若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敬请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