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家被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2年12月22日】我从小体弱多病,刮阵风似乎就能把我吹倒。当病魔折磨我的时候,母亲常常是默默地流泪。96年我与父母一起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不多久我的胃病,气管病、冻伤和腰疼等许多疾病神奇地消失了。母亲劳累多年得的风湿病、关节炎、坐骨神经痛、肩周炎和失眠等也都好了。父亲的糖尿病和低血钾等病全都炼好了。修炼至今六年里从没吃过一粒药。

96年末住在外地的二姨来串门,也跟我们学炼了法轮功,她今年52岁,二十几岁做节育手术落下了后遗症,小腹处疼痛不止,国家免费治疗二十多年,吃药打针无数,还是治不好。修炼后她很快就好了,从那时起就再也不去医院了,给国家节省了许多医药费,体重由90多斤猛增到140斤,上山下地干活象个年轻人,村里人都说她年轻了。99年7月20日江XX利用手中权力开始迫害法轮功,她就没在家呆过一天,三次进京上访,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向政府讲明真相,二次被拘留,10月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沈阳马三家劳教所,在那里她遭受了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为了抗议非法迫害,她绝食水27天,被强行灌食多次,期间依然被强迫干繁重的体力活,大冬天常给她冲冷水澡,逼迫她抓大便吃,电棍电脚心与身体,强迫灌“迷魂药”,睡梦中常被拽到走廊毒打,有好几次她被打得昏迷不醒,连皮带肉鸡蛋大小的一撮头发被拽掉,她被恶警用手铐锁在固定的地方,不许上厕所,强迫写“保证”,如果不写就要遭迫害。

2001年2月份,二姨被当地的阜新县勿欢池派出所接回本地,后由家人接回家了,然而此时她已经被迫害得精神失常了,体重只有80多斤,整日把自己反锁在家,有时一连几天也不吃饭,满身污浊,时常发脾气,连摔带骂。10月份我妈去看她,见她太可怜了,就将她接到我家来调治,这时我父亲也刚刚从教养院被放回来(2000年7月,榴花派出所片警老高在我家翻出6张大法真相传单后,把我父亲抓走,并非法劳教三年)。在我们全家的精心照顾下,二姨的病见好了,2001年末,她的二儿子和儿媳(都是大法弟子)在邻村发大法真相传单,被恶警抓捕,罚款5000元,儿媳被放回家,儿子被送到劳教所。听到这些消息,她的病又重了。

2002年5月份,阜新县勿欢池镇的6名警察来到我家,谎称是查水表,骗开我家门在没有任何手续和理由的情况下,强行从我家把二姨抓走了,押回当地,关在看守所。恶警说她扰乱社会治安,要拘留她,她解释说:“我没穿外衣,光着脚,连鞋都未穿,坐在我姐家床上,我上哪儿去扰乱社会治安呢?”恶人无话可说,三天后,把她送回自家。她没进家门,从儿媳那儿拿了几十元钱,坐车又回到我家。

6月初一天中午,榴花派出所二十几名恶警将我家楼围住,叫门说,让我父亲跟他们走一趟(当时市里办个迫害大法弟子的洗脑班,到处抓大法弟子进去强行洗脑),我们知道他们是想迫害我父亲,拒绝开门,警察用万能钥匙开门,由于我们用锁把房门在屋内别上了,他们又拿来工具砸锁头,锁头被砸掉了,他们也打不开门,没办法,晚上5点多钟他们多数人走了,留下几人监视着我家。事后派出所与我父亲所在单位联系,单位多次到我家想骗开门都被我们识破,没达到目的,最后线桥段送来通知,让我父亲去单位,否则就停发退休金,在这种情况下,我与父亲7月19日坐汽车上北京,去天安门表达我们的心愿,途中汽车被截,恶警强迫乘客骂大法,我们拒绝并与他们讲道理,被他们扣留在当地。第二天,锦州市公安局来人押我们回锦州。两天后,在师父的保护下,我脱去手铐,走出公安局,又投入到讲真相救众生的洪流中,从此我有家不能回,流离失所了。父亲又被非法判教养三年,这巨大的压力使我二姨的的病情更重了。

我家遭到这样的迫害,其根本原因是江XX一伙流氓集团容不得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的人。希望世人清醒,认清江氏一伙邪恶本质,不要受到他们的欺骗伤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