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实为“法西斯洗脑集中营”

【明慧网2002年12月23日】谢戈,20多岁,河南人,上海大学在校生,2001年9、10月份被抓,11月被强行送入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洗脑中心)的“攻坚组”进行洗脑,曾住一楼B4,后换至三楼。为抵制迫害,自进入洗脑中心前谢戈就已开始绝食,武警每天两次给他灌注用卫生间的自来水冲的假冒奶粉。长时间的迫害灌食使谢戈极度虚弱消瘦。

2002年4月5日,谢戈被送到公安医院打点滴,一段时间后又被送回洗脑中心继续折磨。他被逼迫睡铁床,遭毒打,去过他房间的人见到墙上到处是皮鞋印,新洗的褥单上还残留着无数大皮鞋印,铁窗架子上有多处血迹。谢戈在被关押期间炼过功,预审、武警和帮教人员都对其动过手,不让他睡觉。有人多次在夜间听到他大喊“你们凭什么打我!”目前换了多批看守,谢戈仍坚持信仰,仍在被迫害。看守称他为“谢不转”。

补充:刚到洗脑中心时,几名干警把他从车上拖到房间,他身上已经是伤痕累累,已经开始绝食,到后来被送团河医院。他拒绝被关在那里要求释放,当天又被送回洗脑中心。恶警最初给他灌食,后来打点滴。4月5日他被送至公安医院,一段时间后又送回洗脑中心。房间内恶臭。他被绑在铁床上,大小便由武警拿塑料袋接,有的武警嫌脏就不管,他只好尿在床上。冬天恶警还故意给他开着窗户冻他。目前他每天被灌凉水冲的假奶粉。他仍坚定信仰。团河、新安均有恶徒去对其洗脑。

普源涛,男,自9月份至12月份在洗脑中心被非法关押、迫害,绝食很长时间以示抗议。干警和犹大们为“立功”,每天从早到晚纠缠在其身边,每天让其睡觉很少。

某女弟子,自被绑架进洗脑中心后坚持炼功,5~6个身材高大的男恶警对她大打出手,连守卫的武警都偷偷议论,说那几个人简直像野兽一样,不是人。因为她不妥协,恶警冷天往她身上泼凉水。半夜里经常听到她的惨烈的尖叫声。不知那群歹徒在如何折磨她。

某男弟子,在洗脑中心每天遭受体罚和毒打,经常听到房间传来咚咚的打人声。每天不能正常休息。白天晚上恶警们打牌,而让其蹲着或体罚,不许睡觉,下班后还责令武警严加看守,不许他睡觉。

白少华,一直绝食抗议,拒不妥协,2002年11月14日被洗脑中心转移走,不知去向。

目前,洗脑中心平均每天有20~30人被非法关押、刑讯,每个房间门窗紧闭,上厚窗帘,四盏白炽灯一天24小时亮着,15平方米左右的房间,床板很硬,地上到处是用过的手纸、烟头,武警吐的痰,不许打扫,一两个月才可能扫一次。空气污浊,不许洗澡,武警两人一班岗,每小时换一次,平均每人有8~10名武警负责。他们把法轮功学员称作“目标”。

每逢年过节,武警总队和610的头头来查看,此前才清扫一下房间。两会期间人大代表也曾来参观,但都看不到真实情况。屋内墙上张贴“监所规则”,把洗脑中心当成私设的看守所,楼北是被称作“三部”的小院,监控森严,据说关的是所谓的“大要案”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在洗脑中心每天上午、下午、晚上一般都被体罚坐床沿,不许动。武警详细记录法轮功学员的每个细小动作,如咳嗽、打喷嚏,甚至于睡觉翻身。武警在来之前都被洗脑,时间一长,他们才知道大法弟子都是善良的好人,都被其感动,改变了看法。所以邪恶势力怕他们了解真相,武警被更换得很快。其总负责人是北京武警总队十一支队政治部副主任刘某,他曾威胁武警:如果十年内明慧网上登出洗脑中心的消息,拿你们是问。刘犯嗜酒,有时醉后查哨,弄得满屋酒气。

十六大代表、新安女所四大队大队长李继荣,是披着人皮的兽,该犯公开表示,法轮功学员不“转化”就得打,并纵使多名“帮教”凶手大打出手。

洗脑中心的女武警据称来自武警一院二院二司三司,男的来自武警总队十一支队。江泽民曾视察此队,在伙房,江XX拿起馒头咬了一口,说了一句“好吃”,炊事班长竟因此荣获三等功一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