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山夜话(六) 呃逆


【明慧网2002年12月23日】还没到诊室开门的时间,就看到门外有人等着。我出去想让他打电话预约,还没开口,就先听见一声呃逆,俗称“打嗝”。他想说话,却止不住的呃声连连。一句话还没说完,就流下两行泪水。看上去他大概六十多岁,中等身材,象是犹太人,模样十分善良。 我二话没说,请他进来,坐下后,我用手在他耳后用力压下去,10秒钟后,呃声停止。然后立即用针刺,在翳风穴1寸毫针直下0.5寸,呃逆消失得无影无踪,他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过了一会儿,他开始述说自己的病史,每1-2分钟发作的呃逆已经有21天了,住在医院里,西医没有任何办法,就用安眠药,打生理盐水。睡着1-2小时还平静,但醒来立即又开始打嗝,就这样持续了21天,实在熬不下去。直到昨天一位朋友知道他想自杀时才突然想起我,叫他立刻清晨叩门求医。15分钟过去了,呃逆没有复发。我说:“你可以先回去,但针仍留在那儿,过1-2个小时,自己取针就可以了。”他说什么也不肯离开。我只好让他坐在候诊室里。2小时过去了,他还不愿走。家人送来食物、水,因为呃逆没有停止过,他已经20多天没有进食了,一直在输液。

就这样,他一直等到我下班,一天中,再也没有打过嗝,确信不再发作了才回家去。21天的呃逆,只用2根针、一秒钟内就止住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