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集中营对女性大法弟子的凌辱和折磨:扒光衣服反复电击;打昏死后浇冰水


【明慧网2002年12月25日】编者按:希望更多的同修拿起笔来,披露马三家等集中营恶警的犯罪事实,让公众明白真相,同时为在不久的将来起诉有关犯罪恶警做准备。

*****

我是99年第一批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从99年10月29日被绑架进教养院的那天起就开始遭迫害,现在把我遭迫害的经历告诉世人。

到马三家的当天就有人被打。第三天我们开始向警察讲真相时,她们非但不听,反而找来一些男管教和所长苏静等歹徒对我们大打出手。他们对我用电棍电我的脸,电了一些时候,气急败坏的走了。

第二天把我送进了女一所。这里的干警不讲法律,王艳萍大队长说:“进了马三家就是没有法律、没有人权。”这些不法警察,从2000年1月对我们开始了疯狂的迫害,强制洗脑。他们对我们的迫害随心所欲,电棍电、铁丝抽、反复酷刑、体罚,干警用手按着写“保证书”。当时锦州的大法弟子崔亚宁、刘凤梅,沈阳的大法弟子林艳都被三个干警同时电,电了很长时间。刘凤梅被电时还被用铁丝抽,她们全身全起大泡,手上也是。电她们的恶警是顾金义、王艳萍、周迁。

恶警同时体罚我们这些坚定的大法学员。我们被关在一间屋里,整天整夜坐在冷板凳上,这次迫害持续了十四天。大法弟子崔亚宁、刘凤梅在过道被逼迫蹲了十四天,不让睡觉。本溪的大法弟子张会双被剥光衣服反复被电,李素珍被扒光衣服一丝不挂,恶警张艳、王艳萍两个人电了好几次,电后关站禁闭室站立十几天,监视不让说话。恶警还强迫我们看诽谤大法的电视,不看就打、就电,每个人都不放过。王艳萍对我两次大打出手,打后全身疼痛难忍,十多天才好。恶警们还唆使刑事犯经常对我们大打出手,陈立艳被打的昏死过去后浇冰水,致使她到现在还看不清东西。

2001年4月我们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女一所的全体大法弟子起诉马三家教养院和江泽民。恶警们把起诉书全都撕毁了,还威胁我们要把我们送进沈阳大北监狱,说再起诉江泽民就打死我们。

恶警们随意给我加了四十天期。我在马三家被非法关押共三年零四十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