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各种场合都做高标准的好人

清除自身被旧势力的污染


【明慧网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我是在一九九七年十一月感恩节得法,五年来有缘亲耳聆听师尊讲法多次,面受天机无数,使自己茅塞顿开,从一个不信神、无信仰、失落在红尘中的凡夫俗子,逐渐走上了一条大法修炼的金光大道。

一、跳出人情,以修炼人的慈悲持家

师父在《转法轮》中指出:「我们这一法门,在常人中修炼的这一部份,要求就在常人社会中修炼,最大限度的保持着和常人一样,……」「要求就在常人的这种生活状态中怎样把它看淡,当然这很难,这也是我们这一法门最关键的东西。」

作为一个修炼人,怎样置身在人世间这个大染缸里,充份利用与世人方方面面的接触,修成一个无私无我、正觉正悟的大觉者,这一直是我在修炼中自己不断实践、反复体悟的法理。尤其在正法期间,我觉的修炼人之间以及与常人的关系已成为普度众生、清除邪恶、法正人间的关键。

记的刚得法时,由于自己对法的认识只局限在感性上,曾走过不少弯路。我和妻子有两个孩子。刚开始修炼时,一心只想自己修炼,忽略了家庭,慢慢的与家人有了距离,妻子经常抱怨。我就对她说:我一人炼功,你们大家受益。妻子看不到受益当然不罢休,就这样最后闹到每次参加证实大法的活动后回家,妻子就大发脾气,自己就闷声不响,消极的承受,把她当作为自己消业。慢慢的,妻子对我的不满变成对大法的不理解,甚至否定。我还没有悟到向内修,只是心里很难过。整个人类都浸泡在情中,而家庭是人情最浓的地方,修炼人怎么才能真正的不被这个情所困扰,而又对他人充满爱心呢?我为此苦苦求索,不得真机。每当我看到全家同修的大法弟子时,还错误的认为他们福份大,才有这样的缘份。

师父说:「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转法轮》)这段法不知读过多少遍,直到这次下决心总结修炼体会时才悟到:只要我们还在人间修炼,就不可能完全断离人情。修炼人要跳出这个情,就必须修出慈悲来。虽然自己至今对什么是真正的慈悲心还没完全悟通,只觉的无私无我的慈悲是佛道神的美好境界,我们修炼的路程,其实也是不断以慈悲来取代人情的过程。

回顾自己以个人修炼为中心、忽视家人的需求,没有尽到一个丈夫、父亲、儿子、女婿应尽的义务和责任,表面上是要淡泊人情,实质上根本没有跳出为私为己的情,更谈不上慈悲心。

在师父指点下,加上同修的启发,经过五年的摸索自己终于对在常人家庭里修炼有了進一步认识,对自己以前的做法想起来就脸红。虽然还做的不够,我渐渐开始认识到,家庭成员是一类与自己有特殊关系的人。我们为了还债、报恩在今生今世相遇,不是象表面上那样偶然碰上的伴侣。家人在自己修炼的道路上,在家庭这个最隐秘、人情味最浓、最后这道私心的防线上,主动提供取之不尽的机会让你提高心性,一个修炼人怎么能找借口回避这样的修炼机会呢?

我渐渐开始多为他人着想,遇到问题向内修,大法活动时尽量事先安排好家务,平时主动多做家务、做重家务,主动关心妻子的需求、孩子的教育和老人的生活,生活中处处以身作则,脾气也改了许多。经过五年的修炼,我和修炼前比大不一样,使僵持的家庭关系逐渐得到善解,把一个火药味很浓的前线变成了修炼的后方。妻子虽然还没下决心开始修炼,但再也不反对我参加证实大法的活动,还经常开车接送我。

在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时,我和家人经常讨论法轮功迫害的事实,我心里明白,如果没有正确处理好家庭关系、善待家人,那家人对我讲的真相很可能连听都不会听。

我们有两个很正派、勤奋的孩子,在我刚得法时就把大法介绍给了他们。他们也看过书、炼过功,可是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坚持下来。开始总觉的很可惜,大法在他们身边擦肩而过,后来又想也许他们的缘份未到,就坚持用法理来教育他们,经常和他们谈心,关心他们的成长,在他们心上埋上了大法的种子。

现在孩子们品行优良、成绩出色,对大法认识有一定的成度,大女儿在我的鼓励下,经常在学校写一些介绍大法的文章和报告。最近她要写「科学与宗教」课的期中报告,我就向她推荐了一个做教授的美国大法弟子的科学实验论文。女儿从常人的角度,用自己父亲的超常的健康为例,论证了精神和身体的一致性,探讨了法轮功修炼与健身的内在关系。教授给她的报告评了个「A」,并加了评语:「我听说过法轮功在中国的消息,我很想更多的了解法轮功。」

儿子今年暑假回国前,我在家里给他看了自焚真相的光盘,给他「打了预防针」,结果他在国内时不仅没有听信反面宣传,反而向国内亲友讲他了解的真相,起到了童言无戏语的特殊效果。

一个真正修炼人的家庭,对修炼人应该是一个真正修炼的环境,对修炼人家的常人应该是真正受益的环境。修炼人跳出人情,以慈悲持家,才能修身、修家、修乡、修邦、修天下。

二、淡泊名利,以修炼人的胸怀认认真真做好本职工作

修炼以前,我心胸比较狭窄,整天吃不好、睡不好,活的真累。修炼大法后,以超常的标准要求自己,逐渐放下了名利心,有心做事,无意事成,反而轻松愉快的把工作完成的很出色,工作再忙再累,也没有任何精神压力,思想集中力特强,效率极高。

我在一家医药公司做研究工作,修炼以来,向许多同事介绍过法轮功,讲法轮功真相,公司里大多数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一个修炼人。自己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在常人眼中。稍微有漏,就会反映到言行中,给救度众生增加难度。五年来,自己在待人接物时,努力以「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不怕苦、不怕烦、不怕吃亏,把工作环境当作难得的修炼场所。

最近我们部门新来了个大学生临时工,由于他没有经验,工作也不够认真,其它工作组都不愿接受他,当老板征求我的意见时,我知道如果我也不要他,他就会被辞退。我对老板建议,让他到我们组来试试。他来到我们组后,我同他诚恳的谈了一次,指出他的缺点,在工作上不厌其烦的手把手的教他,慢慢的他在我们组成了受欢迎的助手。不久前,我推荐他在本公司另一个部门找到了正式工作。这不仅对他本人,也对整个部门展现了大法修炼人的胸怀。

由于自己处处善待同事,不计个人得失,同事们都很愿意和我相处,对法轮功真相事实也容易接受,被救度的机会也就更大。

修炼大法五年来,我在公司里年年评优,两次获得突出贡献奖,两次晋级,这些虽然不是修炼人所追求的东西,但却是在常人社会上表现出来的无求自得的修炼成果。事实一再证明,法轮大法给了人们智慧和力量去做好本职工作,将来法正人间后,有更多的人修炼法轮大法,整个社会面貌就会焕然一新。

三、正行正念,以修炼人的一举一动向世人证实「法轮大法好」

师父在佛罗里达法会上讲道:「那么也就是说,我们在讲清真相中还得去符合现代人的口味去度他,因为今天的人哪,他信神那个底线很低,他的道德水准的底线也很低」(《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

我对这段法的体悟是,你要度人,首先要让人们接受你。我在一个以大陆学者为主的学会义务服务多年,修炼后,怕学会工作浪费时间,影响自己修炼,曾产生过放弃学会工作的念头。随着正法形势的深入发展,我渐渐认识到,学会五百华人会员,遍布美国的分会,与中国大陆同行的密切联系,是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良机。从此,我把学会工作当作本职工作认真对待,任劳任怨、勤勤恳恳,赢得了会员的支持,年年当选执行会委员,和许多会员建立了友好关系,为讲清真相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每年八月,学会举行大型学术交流,有三、五百华人专家与会。一九九九年八月七日(江××发动的这场迫害开始两周后),学会第七届年会上,我把大量的真相材料带到了会场,供大家取阅,让与会的四百多人包括中国来的代表团和领馆人员及时的接触到法轮功的真实故事。

从一九九九年起,每年年会,我都会想方设法把大法真相材料带到会场,并在会议休息、就餐时向有缘人洪法、讲真相。我把每年八月当作检验自己修炼状态的小测验,事先认真准备材料,清理自己形形色色的杂念和来自各方面的干扰,努力進入最好的修炼状态,以坚定的正念正行,没有对结果的执著,不气馁、不骄傲,只是坚持做好。

今年八月年会,我又负责会议注册工作。会前的整个星期我在外出差,半夜十二点才抵达机场。我从机场再赶到公司,收集了预先注册表格,回家整理好名单,和事先准备好的大法资料放在一起,睡了两至三个小时。第二天一大早炼完功,我就提前来到会场,把大法资料、光盘散发在最显眼的休息厅里。然后,我就在胸前佩上「法轮大法好」的徽章,接待了四百多名参加会议的来自美国、中国的华人学者以及媒体和大使馆的官员。虽然能和我直接对话的人是少数,但每个人都看到了「法轮大法好」的徽章,当他们一進入会场,第一个见到的工作人员,就是一个法轮大法修炼者,为他们勤勤恳恳的埋头苦干,不为名不为利,只为说一句「法轮大法好」。只见他们有的迷惑,有的惊讶,有的震惊,有的敬佩,有的回避,有的和我握手。我一面工作,一面和每个人默默的交换眼光,心里充满了慈悲和正念,强大的能量震撼着人们的心灵。当晚宴会上,学会为表彰我五年来对学会的无私的贡献,授予我「优秀服务奖」,我高举着奖牌,在一片掌声中,又一次向人们证实了「法轮大法好」。

(二零零二年美东地区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