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垅劳教所恶警毒打虐杀大法弟子的事实


【明慧网2002年12月27日】我于2001年元月16日晚被恶警绑架到看守所,2001年2月21日被非法送往湖南白马垅劳教所劳教。现将我在白马垅劳教所一年多所受的迫害,所经历、所看到的写出来,披露白马垅劳教所恶警的犯罪事实。

在白马垅劳教所严管队,我们因坚持学法炼功,男恶警将我们拖出去,对我们拳打脚踢,又用电棒,手铐狠毒地打我们。平江大法弟子邹如相被打得走路都走不稳了。连续多次的拷打与折磨后,我们也没有向邪恶屈服。恶警说:真是打不死,于是就通宵罚站不让我们睡觉。恶警们把一大法弟子吊起来打了一天,小便处都打烂了,全身都被电起了泡,该大法弟子仍坚修不动。我因不带劳教所的犯人牌子,被恶警用电棒毒打,于是我们就绝食来抵制迫害。恶警们采用野蛮、恶毒的方式灌食,灌食中有的大法弟子牙齿被撬掉;一大法弟子被他们灌死,一大法弟子被他们活活打死。他们还把大法弟子杨有园、夏婷送往精神病院强行注射药物。夏婷是个大学生,被注射了一个多月的药物,导致丧失了记忆力,走路都走不稳了。我不喊报告,又遭恶警电棒毒打。

二大队楼上楼下几十大法弟子全部被铐起来,被下到生产队的大法弟子则被恶警指使卖淫、抢劫这样的犯人来迫害,恶警们还采用关禁闭的方式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大法弟子陈专梅被带上几十斤的手铐脚铐关禁闭,一关就是7天。这场迫害延续很长时间,真修弟子都能坚修到底。

师父说:“无论现在和将来,乱我们法的,那只能是内部弟子,千万注意!”(《金刚》)那些走向反面的、被邪恶操纵的叛徒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不让大法弟子学法炼功,学法就用胶布贴嘴巴,用尿布塞嘴巴,扭头发,用手把嘴巴揪烂。有的母亲背叛了信仰,打自己的女儿;有的女儿背叛了,打自己的母亲要她也背叛信仰,情况非常复杂恐怖。其实这些叛徒也是受害者,她们本来要向善做好人,但是被劳教所恶警变成了坏人。大法弟子炼功,她们就把大法弟子的手脚捆起来,一捆就是一个晚上。叛徒甘介军是长沙人,她拖我的衣服,用手掐我的脖子,导致我全身麻木,呼吸困难。她们还骂师父,骂大法,不允许大法弟子讲话,互相接触。在去年年三十晚上,我把七一大队专门用于播放攻击大法的电视机砸烂,并毁了一批攻击大法的资料,恶警当时惊的目瞪口呆,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说:它们全是假的,造谣的,不能让它蒙蔽世人,掩盖真相。当天晚上我们南七房间6个大法弟子,南4房陈偶香、邹如相两大法弟子被恶警关押并指使犯人毒打我们。

其实,不管怎么样我们都抵制邪恶,放下生死,什么样的邪恶都不怕。记得刚进白马垅劳教所的时候,恶警开口便骂我们是XX,我们用正念清除另外空间操纵恶人的邪恶因素。现在再也没有人说我们是XX了。在魔难中,大法弟子充分发挥着正念的作用。一犯人打大法弟子刘果仁,当时手便肿了起来;还有一犯人抢经文,结果她头肿了;我们集体发正念时,一犯人用脚踢我们的手,结果她脚痛,她到现在还没好。

另外白马垅劳教所还有几栋房子,里面都关有大法弟子。我们无从知道她们的真实处境,时至今日,还有许多的大法弟子被迫害。旧势力的安排就这么邪恶,我们必须予以彻底否定。最后用师父的经文《清醒》与同修共勉:“大法徒,抹去泪,撒旦魔,全崩溃。讲真相,发正念,揭谎言,清烂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