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交大毕业生瞿延来因坚持信仰受迫害 请海外校友紧急营救(图)


【明慧网2002年12月27日】我的同修瞿延来,今年25岁。从小就诚实、正直、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闲暇时间从不到外面玩,就在家里看书。他异于同龄人的聪明,上小学时就看完了父亲几箱子的藏书,包括《史记》、《资治通鉴》以及许多世界名著。1995年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上海交通大学”(上海交大)能源工程系。1999年7.20以前他曾看过《转法轮》,但是由于他是挑着看的,所以只知道大法好,却没有真正走进修炼的大门。1999年7月22日下午3点左右,中央电视台开始全面批判大法,他坐在电视机前认真的看完后说,文革的那一套手段又搬出来了,破绽百出,法轮功肯定是好的。从那天起,他就开始向身边的人包括同学、朋友、乘车同行的人讲大法的真相。2001年4月左右,他突然想要看《转法轮》,这一次他是一气呵成看完的,看完后他真的得法了。

得法后的他,在修炼的路上真是勇猛精进。那时候,他白天上班,晚上整夜看书。平均每天睡2个小时。一开始单位的同事由于听信了邪恶的谎言几乎都对大法抱有仇视的态度,他通过自己的一言一行,让同事们看到了大法的美好,看到了大法弟子的真诚、善良、无私与宽容。同事们都喜欢和他在一起,听他讲大法的真相。渐渐的不但单位里所有的同事,包括食堂做饭的阿姨都明白了真相,而且他们也主动讲真相。

瞿延来在正法的路上也非常精进。2001年8月末因讲清真相,被邪恶之徒抓进了哈尔滨市南岗区看守所。那个看守所是哈尔滨条件最差的监狱,是几进几出的犯人都不愿意去的地方。刚开始号里的犯人打骂他,他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不管犯人怎样对待他,他总是乐呵呵的,并且善意的向40多名犯人讲述着大法被迫害的真相,让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犯人们都佩服他,尊称他为“法轮功”。他还教他们背《论语》、《洪吟》,给他们讲做人的道理、人活着的真正意义,犯人们都明白了真相,其中有一些人还得了法!他被非法关押了40多天后被无条件释放。但是他的家人被办案人勒索了7000多元人民币。

2001年10月末,他站在了天安门广场上。当五星红旗升起时,在四周布满警察与便衣的情况下,他高高举起了“法轮大法好”红底黄字的横幅。带着大法的威严、带着对大法的正信、带着对被谣言蒙蔽的众生的慈悲喊出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警察手忙脚乱的将他抬上了警车,对他进行了疯狂的毒打。后来他被送到了北京郊区的一个看守所,在那里,他不配合邪恶的任何命令、要求和指使,警察将他吊起来逼问他的姓名与家庭住址,没有得逞。他善意的向警察讲真相,后来几乎全所的警察都跑到他那里去听他讲真相。他被送到号里的时候,狱警对牢头说,谁也不许欺负他。他在号里受到了犯人的优待,他向他们洪法,当号里的犯人都明白了真相后,他被送进了“北京七处”(处理全国大案、要案的地方)。在那里他被恶警酷刑折磨得遍体鳞伤、奄奄一息,浑身全是血,一条腿被恶警打折了。当他被抬到看守所时,警察和牢头都不敢收他,怕他死在号里。他当时只有一念,我是“大法弟子”!被关押了30多天后,他被无条件释放了!回到家几天后,他的身体就恢复了健康。他没有向任何人说起他的这段正法经历,直到半年以后,一次偶然的机会才向一位同修简单的说了一些。

在他的身上,你能看到两个字“无私”。做什么事情他都是先想到别人,每一个和他接触的同修都愿意和他交流。他的无私、他的祥和、他的慈悲感染着周围所有的生命。一些曾经走错路的同修通过和他交流,又重新回到了正法中来;一些不精进的同修通过和他交流,又开始勇猛精进。当邪恶抓捕大法弟子时,他总是把安全留给别人。

2002年8月初,他来到上海工作。2002年9月30日夜里11点多,警察闯入他的单位宿舍将他绑架。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说他是上海的负责人。邪恶警察想用酷刑逼迫他说出其他大法弟子的情况,但是没有从他嘴里得到一个字。邪恶之徒对他的情况封闭的很严,不准任何人探视他。我们只知道他的一点情况,他在绝食,身上带着手铐、脚镣,恶警不准他睡觉,他被迫害得无法行走,身体极度虚弱。他的案件被当成了上海1999年7.20以来最大的案件,并被报到了国家公安部。目前邪恶势力想对他进行非法审判。

在这里我们希望:上海交大毕业的国外大法弟子能够利用与瞿延来校友的关系,利用各种条件、通过各种方式紧急营救大法弟子瞿延来。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海外大法弟子的营救活动有力的震慑了邪恶,从很大程度上减轻了邪恶之徒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和我们的损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