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一)


【明慧网2002年12月27日】2002年3月,黄沙漫天,阴云抑郁,不见天日,正是邪恶疯狂搜捕绑架大法弟子的时候,由于3月5日有线电视台插播法轮大法真相的壮举使邪恶魂飞魄散,恶警将所有的刑事案件全部停办,疯狂抓捕大法弟子,只要家中有大法书籍,不管炼不炼都抓进监牢,就连七八十岁的老人也不例外。

那天我们刚吃完晚饭,恶警以普查户口为名叫开房门,进屋不由分说,未出示任何证件,在房间里乱翻一气,搜到了大法书籍,并要强行将我带走,谎称到派出所说明一下情况就回来。当时年幼的孩子吓得紧紧抱着我,我不去,他们就欺骗我丈夫,让他替我去一趟。丈夫信以为真,以为真能为我解脱,就同意了。结果他们刚把我丈夫带上车,回头又来绑架我,我指责他们骗人,可是他们在邪恶的操控下哪里还有人性,就这样他们将我和孩子分开,留给了患病的爷爷,将我绑上了警车。

到了派出所他们对我和丈夫进行了非法审讯。后来他们说看在孩子的份将我丈夫放回。他们审问我,我就给他们讲真相,后来他们要求我在审问记录、传唤证上签字,被我严词拒绝:“我没有罪,我不签。”他们威胁,恐吓,我没有被邪恶吓倒,拒不签字。后来他们把我送进了看守所。

那几日,看守所每天都有大批大法弟子被送进来,进入看守所首先由狱医检查是否有伤,很多大法弟子都被公安恶警毒打,受过各种酷刑,有的大法弟子受伤严重无法行走,是被抬进来的,有的腿部、臀部被踢得青紫、有的脸部、脖子受过电棍击打、还有的受过老虎凳、吊打、塑料袋憋气等酷刑。

看守所里关押了大批大法弟子,关押在这里的大法弟子基本上都将面临着被劳教和判刑的迫害。当时恶警叫嚣的也非常疯狂,“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死了连家属都不通知,直接掩埋”,根本不把大法弟子当人看待。

刚到看守所那几日,真的有些被突如其来的邪恶疯狂吓住了。一想起被抓时的情景,4岁的孩子离开妈妈的场景,不由得泪流满面。放不下自我,又没有办法的那种难耐的苦让我阵阵心酸。但是大法弟子在一起,互相交流、互相鼓励,一起学法,让我很快精进起来,我开始背师父新经文,当我把《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背下来后,我的心性境界有了突破性的升华。我明白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明白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伟大与神圣。做为大法的一粒子,我的生命都是大法所造就的,在久远以前曾经发誓要助师救度众生,我应该珍惜这万劫不遇的正法机缘,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就应该维护大法,得配得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呀。

当我心里有了法,升起了坚定的正念,我不再感觉苦,不再迷惑,我要放下生死,闯出牢笼。这时正好一个已经绝食绝水十四天的功友被调到我们号,她与大法弟子在法上交流,带动我的心性进一步提高上来。在邪恶面前大法弟子应该采取主动。师父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决心听师父的话,无论我将面临怎样的险境,都不要配合邪恶,全盘否定邪恶势力的一切安排。

决心一下就一步一步地去实践。首先不能把自己当成犯人。从那天开始我们不跟犯人一起坐板,不扎铺,并彻底开始了绝食绝水抗争。

坐板是对犯人的一种惩罚,要求犯人反省思过。我们没有罪,我们是最正的生命,是主佛的弟子怎么能把自己当成犯人呢?这不是对大法的侮辱吗?我们三个大法弟子首先走了出来,当然立即遭到以号长为首的邪恶分子的围攻,但大法弟子人多、心齐,正的力量也令他们不敢为所欲为。我们耐心地向犯人们讲清真相,告诉他们我们这么做的原因,纠正他们的错误观点,绝食不是自杀,而是一种抗争,是为坚持真理的坚强与伟大。我们三个人坐在离监控最近的地板上,或坐或躺或发正念,正如师父说:“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两语》)大法弟子放下自我走出人来,确实震慑了邪恶,大法弟子的正念之场令邪恶害怕。

以前虽然背会了师父的讲法,但并不真正明白那法背后的深远内涵,但我只知道听师父的话。虽然我胆子很小,但我按师父说的话一步步地闯过来了。当我真正实践过来时,才真正体会到师父的讲法那玄妙精深的内涵。

虽然地板又潮又凉,当时天气又十分寒冷,但我们三个坐在地板上,一点不觉得凉,晚上铺件衣服在地板上睡也不觉得苦。我绝食绝水的第二天,身体就感觉无力、虚弱,我结着印,心里默念“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无存》)不断地坚定着自己的正念,不一会身体就恢复了体力,感觉精力充沛。

有一天一个学员被提外审,被打得遍体鳞伤,我们三个就趴着窗户大喊“要求惩治打大法学员的凶手”。在学员们的强烈要求下,狱医进来给学员检查了身体,并安排人照顾受伤的大法弟子。后来我们悟到如果这个学员不配合邪恶、正念很强,也许不会受到这么严重的迫害,因为当时看守所里大法弟子人数众多,他们也不敢太猖狂,可是当时大法弟子们都没有反应过来,结果遭到严重的迫害,真是“教训是深刻的”啊。

当我绝食到第四天时,先前绝食的功友已经绝食十八天了,这天管理科长还有几个管教一起来到我们号,大发雷霆,命令犯人把我们抬到后面去。我们三人抱在一起,形成一个整体,结果还是有一个功友被拖到后面去了,她大喊“法轮大法好”。我和绝食十八天的功友紧紧抱在一起没有被拉开。我们要求无条件释放,我们没有罪。后来恶警企图用计将我们分开,逐个迫害,他们对绝食十八天的功友说:“你不要求释放吗?走吧,跟我走,我领你找原办单位释放你,走吧,放你出去。”可是大法弟子怎么能被邪恶的小丑所欺骗呢!这位大法弟子发自内心地说了一句:“我要求释放所有的大法弟子。”听到这句话,同修们流下了眼泪,恶警也哑口无言,无计可施,就恐吓、叫嚣要去找男犯人来教训我们。可大法弟子坚如磐石,没有了怕,心里默念正法口诀,并告知对方“你们不配考验大法,你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结果男犯人真的没有来。从此以后号长、管教更不管我们了。

不管我做的好与不好,但我知道在修炼的路上每一步都在往前走,而不是退缩。有一天做梦,感觉梦兆特别好,梦里很快就回家了,回家看到家里开了一个餐馆,名字叫“老四川”,醒来后悟到是师父点化“老是闯”、“老师管”很快就能回家。以后每当我不坚定时,我就想到“老是闯”,抑制自己的怕心,按师父的要求做,就坚定地走了过来。

我从第一次在派出所审讯没有签字,到第二次提审拒绝回答一切问题,并痛斥恶警的卑劣行径,到第三次给送劳教票子时,我当着恶警的面将票子撕毁,越来越堂堂正正,越来越能放下自我,完全站在法上,全盘否定一切邪恶势力的安排。

由于当时看守所里人太多了,不好管理,大法弟子很快被一批一批地送往劳教所。每当想起此情此景,不禁心里难过,大法弟子没有整体提高上来,没有及时将环境正过来。如果所有学员都参加集体绝食或用其它的形式来抵制迫害,我想会有更多的大法弟子闯出去。可是很多人都是消极承受,等待的就是继续被迫害。

最先绝食绝水的功友,在绝食绝水的第二十一天被抬走了,(后来消息证实是闯出去了)又过了两天管教谎称与我谈话,由于想向管教讲明真相而疏忽大意,被骗了出去,绑上了车,拉去一个郊区医院灌食。一路上我向管教们讲清真相,揭露邪恶,到了医院向准备给我灌食的护士和大夫讲清真相,他们都不忍心对我下手,后来由于正念不强,还是被灌进去了。回来后他们不敢把我送回原牢房,他们怕大法弟子集体绝食抗议对我的迫害灌食。他们给我戴上二三十斤重的铁镣子,手脚铐在一起,送到楼上的一个单间里,我被铐着不能行走和移动,连上厕所都得由人抬着不能自理。四个犯人轮班看守我,我就向她们讲起我的修炼经历,被抓的过程,年幼孩子被迫失去母亲。她们听后都心酸落泪。其实在看守所里,每一个犯人都知道大法好,他们都很佩服大法弟子,甚至有些犯人都走进了修炼的行列,他们说出去也要到天安门去正法,有的犯人也因修大法而得到福报被提前释放。

第二天我大喊,要求他们给我摘去镣子,大声斥责他们的卑劣行为。他们怕我继续抵制迫害,填了一个假释放证,说要释放我。由于急于出去的心,我上当了,结果是被送去劳教所。我手里拿着劳动教养单,大声斥责恶警丧尽天良、造谣、诬陷,他们都自知理亏。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