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水看守所和高阳劳教所的禽兽暴行:毒打、虐杀、灌食大便、电击乳房和阴部……


【明慧网2002年12月27日】我是河北衡水的法轮功学员。自1999年10月19日被当地恶警抓回后被非法拘留14个月,之后又被非法判劳教2年。

衡水公安局“610”残酷迫害大法与大法学员。在99年12月5~6日两天的时间里拘留所所长耿占伍带领管教李、郭、高加班加点毒打迫害大法学员,严刑拷打,电警棍、打内伤的大扳子、老虎凳、带牛鼻子铐都用上了,逼着学员写在所“不炼功,不背经文”保证。有十几名大法学员被毒打。有一个五十多岁的学员被毒打得心脏受损,吃饭、大小便需别人照顾,到现在身上还有留下的疙瘩,就是这样他还被戴上背铐。

我就是在这次被毒打成心脏病、腰造成严重内伤,三个多月浑身巨痛的每天吃不下东西,只能睡一个多小时的觉,昏死过去两次,可所长耿占伍说我装傻,不让其他学员照顾我,零下十几度住东屋没有暖气,也不放我们回家,要我们写“不炼功、不上访、不串联”的“保证”等才可放人。敲诈勒索学员家属的钱,不给钱就不让见人。

大法弟子安秀坤,以绝食抗议恶警的残酷折磨,绝食到第六天被所长耿占伍和南看守所恶警崔德儒强行野蛮灌食,致使食物灌入气管,使本已极度虚弱的安秀坤奄奄一息,尽管这样仍不让家属接见,住院后也不通知家属,医治无效后濒死之时才告诉家人,致使安秀坤死在医院。安秀坤死后,恶警对丧事无理干涉并将其丈夫非法劳教。

看守所所长司新坤强制大法学员劳动,不让反映意见,毒打大法学员。单淑芳被带牛鼻子铐将近一个月。管教李立刚更是凶残,不让学员说话,他在监视器知道了学员之间说话,哪怕是说生活上的也要带牛鼻子铐,警棍毒打,站墙根,让那些社会上的恶棍们包夹大法学员。在市局李役兵的指使下,恶警翟启明、屈广胜、何子宝、李强等残酷迫害大法弟子。恶景翟启明提审大法弟子蔡永存时,将一杯刚烧开的水浇在了蔡永存裸露的双脚上,并且随后就是一顿毒打。大法弟子肖新改被公安一科的恶警毒打后,恶警立强让肖新改一手上举,一脚踩在拖布把上,此招名曰“金鸡独立”。大法弟子侯国瑞被一科的恶警打得死去活来。大法弟子崔素芳被屈广胜、何子宝等恶警提审时,屈广胜把崔素芳的一条腿打伤,一只手腕打断,腰部打错位,还揪着头发猛击崔素芳的头部,屈边打边说:“我叫你死不了也活不成。”何子宝扬言,喝了酒再审炼法轮功的才过瘾呢。崔被打的无法行走,于当晚一点点挪回了监室。崔素芳的生活不能自理,崔的另一只好手被铐在石头炕上,司新坤、李立刚等人还命令20多人谁也不准理她,否则带背铐、加长刑期。恶警崔德儒逼着崔吃饭,咽不下去就是一顿耳光。大法弟子肖新改对恶警们说了一句不准打人,恶警崔德儒就把肖新改打了一顿耳光,致使满嘴流血。肖新改因被残酷折磨,现已死去。

2001年4月19日,荣大翠(七十多岁)、张九会、田桂香、李静、尹春梅从家中或单位被绑架到洗脑班,李、尹不向邪恶低头坚决抵制洗脑又被行政拘留,并超期关押数月之久。尹春梅在所长耿占武念污蔑大法报纸时,只因公开说那报纸上说的全是造谣诬蔑,所长耿占武咆哮说:“这是党报,你这是反党,现在是无产阶级专政,没有你说话的权利。”给尹强行戴上背铐,前铐戴了一个多月之久。后两人都绝食闯出来了。

我是去年4月8日和二十名学员从石家庄所转去高阳的,就因当晚在办公室背《洪吟》就被邪恶之徒们说违犯了监规,上刑电棍电,二三十名队长轮流打我们,强迫写在所“不炼功、不传功”的保证。海琴被迫害成了植物人,有四五名学员坚持不写,而且绝食抗议,被灌了大便,这四五名学员被电的死去几次。河北高阳劳教所在全国迫害大法学员上名列第一,其手段极其残忍卑鄙。大法学员都被非法关押在五大队,女学员是一个中队。那里的恶警队长从18岁到50来岁打起大法学员来个个争先恐后,什么样的招都用。大法学员们每天一句话也不能说。“包夹”是那些卖淫、吸毒的劳教犯人。恶警队长们助长这些黑社会的败类让她们整治大法学员,把流氓们的招用在大法学员的身上了。在强制洗脑班上,24小时用电棍电击,强迫念揭批材料,不念者就被长时间电击。有一次大李教导跟我说:“在这里我是队长我说了算,我让你转化,你不转化,我就想方设法收拾你,让你死不了活不成,精神身体双摧残,最后完全崩溃了。”这里的队长就是这样折磨着我们大法学员。最后剩下了我们十几人,每天被强制看揭批师父的录象,材料。队长们找茬,要我们唱歌,板数,背监规,到前边黑板下面开飞机,手心放上鞋,鞋掉了就打手心,晚上背土沙袋。大法弟子池桂英身材瘦小恶警还让她背两袋。就这样背土袋、板数、唱歌,什么时候队长满意算完。夜间被逼迫蹲在草地里卷起衣服袖到最上边让蚊子咬,四十度的天气强制劳动背土,回来不让洗脸、洗手更别说洗澡,晚上不让睡觉,罚站、罚蹲。在上刑时,恶警让每个学员蹲在地上,手在两边用铐铐在地上,一蹲就三天三夜,甚至更长。张家口二院护士长、大法弟子李文平脚因此成了残废,王所长还诬蔑说:看你炼法轮功炼的腿脚都什么样了。

这些恶警们个个摧残我们,还诬陷我们的师父,栽赃我们大法。有几个男队长把电棍放进女学员的衣服里电乳房,阴道,嘴里还说着下流话,都是些禽兽不如的东西。他们用这种方法逼迫学员妥协以便得到上级的奖励、奖金。五大队的队长们轮流到县城吃喝、玩乐、跳舞、开庆功会。还有一帮心里明白可实际上协助恶警迫害大法学员的叛徒败类,助长了恶警队长们的邪恶,更加疯狂迫害我们这些坚定的大法学员。我们就是这样承受着生不如死的残酷迫害,这就是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犯罪事实。

在五大队的男学员更是惨不忍睹。全身被恶警用警绳绑着吊起来再用电棍电是常事。这里是魔窟。

当地衡水610公安局非法延教了我7个月,2002年4月在高阳劳教所提前50天解教。在我们伟大师父的呵护下我们十几人都闯了出来。

2001年9月,衡水市610又成立邪恶洗脑班,开始一批批从家中、单位绑架大法弟子。暴徒们疯狂抓人、抄家,甚至把防盗门砸烂。它们规定半个月为一期,还要强行收取每人每期3500元的高额费用(平均一天230多元),如果不背叛信仰,就继续关押,继续罚款。衡水市邪恶洗脑班头子、市公安局一处610恶棍王常新与另一歹徒郑根起在洗脑班强制那些坚定的大法学员24小时不让睡觉,有的一星期之多,有的更长,特别是赵圈镇的孙秀敏50多岁,景县的孙彦云40多岁,市四中苑勤改40岁(在石家庄劳教所四大队解教,但不让回家,直接被绑架到洗脑班)连续24小时不让睡觉,一直被叛徒马桂玉、张俊者、徐杰、张风江、单淑芳等灌输自欺欺人的谎言。恶警王长新亲自多次毒打三位学员。

现在衡水被强制洗脑的学员基本上都醒悟过来,在网上发表了声明强制洗脑作废,而且积极投入到正法中来讲清真相救度世人。今年十六大期间610恶警们私自闯进流离失所大法学员的家,到处搜东西,甚至连孩子的鞋都拿走,还有方便面等,这哪是警察简直就是一群强盗小偷。现在邪恶洗脑班已解散。但建议见此消息的衡水大法学员:为了大法工作的安全、顺利、畅通;为了减少迫害,损失,建议加强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迫害衡水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因素,让那些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恶警、邪恶之徒、不法官员、叛徒们遭报应,不能让它们再继续作坏事。

我们大法弟子,珍惜吧!珍惜我们的机缘,完成我们大法弟子的使命。

衡水市犯罪人员:
政法委书记:田结实
公安局长:刘广英
公安局一科科长:李役兵;恶警:何子宝、翟启明
第一看守所所长:司新坤;恶警:崔德儒、李力刚、李向双、赵鬼子
行政拘留所所长:耿占武;恶警:徐秀来、郭阳迎、李金良、申中山、温增文
河东派出所所长:屈广胜;恶警:张树清、李强
衡水市洗脑班总头目:郑根起
衡水市洗脑班副头目:王长新
人民路派出所副所长:刘彦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