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王利平、谢戈等人被北京恶警残害的事实

【明慧网2002年12月27日】新疆巴州库尔勒市大法弟子王利平,毕业于人民大学,在库尔勒市房管部门工作,2001年底到天安门正法,为大法请愿,被天安门分局抓后送往北京大兴看守所关押。关押期间,王利平被恶警长时间用冷水泼浇全身,致使全身肌肉神经损坏萎缩,大小便失禁,声带受损失声,不能说话,近期记忆功能丧失,全身瘫痪,生活无法自理。

大兴看守所的邪恶之徒怕承担责任,谎称该大法弟子是因绝食所致,并藉此理由将其送往北京市公安医院七处病犯科医治,其间几个月中受尽魔难。尽管如此,王利平仍坚信大法,在刚能发出微弱声音时即背诵《洪吟》数首以铭矢志不渝,用坚强的意志和行动证实了大法。由于受迫害深重,至2002年7月被取保时,仍不能行走。

上海大法弟子谢戈99年7.20后就到北京正法,2001年底被邪恶抓捕并送至大兴天堂河洗脑班进行迫害。该大法弟子凭着对大法的正信,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连续绝食100多天,先被送到大兴医院灌食,后又被送到公安医院迫害。手臂针眼遍布,惨不忍睹,护士几乎无法下针。由于谢戈不配合邪恶的灌食,被长期大字形铐在病床上,受尽非人折磨。但谢戈只要一有机会就与邪恶抗争,打坐炼功,发正念。遇邪恶阻止则高喊正法口号,邪恶为之胆寒。恶警因怕其它监室的人听到不得不把抽风机打开鼓动噪音,并关上所有病房监室门以掩盖其畏惧心理。据监室中一接触很多大法弟子的人说:谢戈是他见过的抗争最激烈、受魔难最多的一个,恶警到最后都怕见他。该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真正体现了一个正法弟子无私无畏的气概。最后邪恶使尽了招仍丝毫无法动摇该大法弟子的正信,只好于2002年4月放人。

北京朝阳区大法弟子王甫(音),2001年因不愿被恶人强迫洗脑而出走漂泊,后又被恶人所抓,关押在市公安七处。2002年间为抗争邪恶迫害,一次绝食长达四个月,11月时再次绝食,现情况不明,希望看到消息的大法弟子发正念助该同修早日正念冲出牢笼。

北京朝阳区大法弟子陈振彪(音),2001年9月在家为公安所抓,经长达近半年的关押后,被江XX流氓政权判4年刑。希望看到消息的大法弟子发正念助该同修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早日正念冲出牢笼。

北京朝阳区一老年大法弟子杨诗利,2001年年底在发真相资料时被抓,现被判劳教一年半,关押在团河劳教所。希望看到消息的大法弟子发正念助该同修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早日正念冲出牢笼。

北京朝阳区公安分局执行江XX流氓政权的犯罪政策,2001年间共非法判大法弟子劳教182人,判刑8人。

北京石景山大法弟子黄健,1999年年底证实大法被北京公安所抓捕,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劳教期满后因坚持对大法的正信又被加刑半年。受尽非人的折磨(明慧网上登过相关消息)。2001年10月释放后不到一年,于2002年7月又被邪恶所抓,9月时在北京市公安局七处关押,现下落不明。希望看到消息的大法弟子发正念助该同修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早日冲出牢笼。

北京海淀区邓京华被邪恶洗脑后,误入歧途做了犹大,助纣为虐,帮助邪恶势力对其他大法弟子进行洗脑。其间被邪恶之徒派往保定劳教所对坚定的大法弟子刘永旺进行所谓的“帮教”,被刘永旺严辞拒绝,邓京华悻悻而返。望知道邓京华电话的同修提供其电话,共同阻止其继续行恶,劝其回头是岸。

北京大法弟子孙毅在十六大前被江流氓政权抓捕,经过一个月的绝食抗争先后闯出魔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27/417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