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穿邪悟 坚修大法(上)


【明慧网2002年12月28日】明慧网编辑部:

我是大陆的大法弟子,受作者的委托向你们投稿。

作者是(姓名略),他因多次公开证实法,被判劳教两年。在两年多的关押期间,他承受了很多肉体上的折磨,都没有动摇他对大法的正念,特别是在揭穿邪悟方面积累了很多经验。在劳教所关押法轮功学员的中队时,由于他对邪悟的揭露,很多被洗脑了的学员又重新回到正确的道路上来,邪恶对他又恨又怕,后来就把他调离该中队,和其它刑事犯关在一起。

他从劳教所堂堂正正地走出来后,决心把劳教所里的对邪悟批判总结后写一篇文章,因为肉体的折磨对很多大法弟子来说容易过去,但对学法不够深的学员来说,邪悟的理论却不容易识别。

这位学员用了两个半月的时间,排除了种种邪恶的干扰才写成了此文。本文对这些洗脑的邪悟理论进行了深刻地批判和揭露,以前明慧网也发表过一些对邪悟的批判文章,但都是对某一个邪悟的观点进行批判,还没有一篇全面系统的揭露邪悟的文章。这篇文章能帮助大法弟子闯过邪悟理论的洗脑,对于那些接受了邪悟而正念未灭正处在犹豫边缘的学员能起到猛击一掌的作用。

(姓名为编者所略)2002年10月9日


揭穿邪悟坚修大法

2000年6月,我因公开揭露邪恶媒体对大法、对师父的造谣诬陷,被判劳教两年。在实际两年多的派出所、看守所、劳教所非法关押期间,我遇到了种种从前难以想象的复杂环境,经历了身心两方面的重重困苦,但始终没有改变对师父和大法的信念。在各种环境中,我利用一切机会讲清真相,否定邪恶,揭露邪悟,同时证实和弘扬大法,最终以一个大法弟子的身份堂堂正正地走出了劳教所的大门。在劳教期间,我曾连续多日一天做十八九个乃至二十多个小时的体力劳动;连续几日几夜手脚被铐锁在“士”字形木架上“坐飞机”,同时绝食绝水;曾整夜不让睡好觉,每隔十分钟就被推醒一次,同时白天还要进行长时间体力劳动;曾因绝食被强行将胶皮管从鼻孔直插食道……总之,“劳其筋骨、苦其心志、饿其体肤”的滋味差不多都尝到了。

可是,在这里我并不想多谈这方面的事,因为身体上的摧残虽然痛苦,但只要修炼人心存正念、放下生死(内心真正地无畏生死,而非仅仅是“知道”这一要求),都会过得去的,甚至时间还不会很长。我这里重点要说的是,在劳教所内部,或在所谓的洗脑“学习班”上,那些已“转化”的原学员四处“帮教”、散布邪悟,对大法所造成的严重破坏及其邪恶本质。因为我曾亲眼看到一些曾对大法做出过很多贡献的人;一些曾对大法无比坚定、不惜生命代价维护大法的人;一些曾数次(最多四次)亲身参加过师父讲法班、很有缘分的人;甚至见过一个曾全文背下《转法轮》的人,他们在严酷的身体侵害面前不曾丝毫动摇,但在邪悟者面前,少则一两天,多则几个月,就开始邪变,写下“决裂书、悔过书、保证书”等,走上了大法的对立面,既令人惊异,又让人痛惜。尽管随着师父正法进程的推进,越来越多接受过洗脑的人认清了邪悟,发表声明重归大法,但毕竟走过了一条弯路,其教训是深刻而沉痛的。

在这里我就我所了解的各种邪悟说法一一列举出来,从法理和逻辑上揭穿其错误荒谬之处,使大家辨清正邪,否定和抵制邪悟,不被那些似是而非的说教所蒙骗。

此外,我出来以后也感觉到,外界的弟子和牢狱中的弟子也有所不同,外面弟子的压力相对较小,所以比较能够客观、理性地站在法理上认识问题,不易被蒙蔽。而在劳教所中、或即使是在那些“洗脑”班上,环境的压力也较大,甚至时常处于痛苦状态下,久而久之,如果修炼人学法还不够深,正念不强、人心太重,又不知道重视发正念,很容易产生一种怀疑、扭曲的思维;加上那些邪悟者的说教似是而非,一个人头脑稍不清醒就会为了暂时解脱痛苦而接受邪悟。修炼确实是严肃的,来不得半点虚假,稍微哪一点有漏洞,邪恶似乎也看得清楚,就会顺之而来。

我个人体会,要想在牢狱的艰苦环境中过关,必须具备以下几点:

1)对法理的透彻、深刻、理性的认识,具备了这一点,才能在复杂的环境中不被邪悟所蒙蔽;
2)对大法坚信不移、承受力足够强。坚定的信念能够增强承受力,而只有具备坚韧的承受力,才能在痛苦的压力下清醒、理性地认识问题、保持正信和正念;
3)人心尽可能地放淡,如果人心过重,虽然有正念,但也很难越过针对人情的干扰和磨难这一关;
4)真正地去掉怕心、不再为生死问题所动心。有些邪恶的迫害是极其凶恶的,其形势似乎让你觉得根本无路可走,只有真正做到无畏生死,才能过关。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本文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展示那些邪悟,我只是想把当今发生在劳教所中、“洗脑班”上的真实情况揭露出来,让大家知道在当今中国大陆,在那些地方正发生着什么。并且揭穿各种邪悟谬论,让人们充分认清它们的邪恶和荒谬本质。希望所有魔难中的大法弟子都能够在识破邪悟的过程中更加扎实、深刻、透彻地领会大法,不断提高。

后面会列举一些我所了解到的主要的邪论,可以看出,几乎所有的邪悟都打着符合法理的旗号,在法中断章取义、片面歪曲地为自己寻找着借口,这就使它们具有更大的欺骗性,一些被洗脑的邪悟者在邪恶的指使下在劳教所、学习班上大肆宣扬着这些邪论。不仅思想上如此灌输,在大法弟子的个人处境上,邪恶也以身心两方面的摧残和磨难相配合,如不“转化”就用几千伏电压的电警棍电击;坚持炼功就关禁闭,禁闭室很小,在里面只许穿内裤。冬天寒气逼人,夏天蚊虫叮咬。不时还有人拿电棍去“加电”、殴打,甚至棍棒相加;或夏天烈日炎炎之下,去室外长时间劳动或操练,太阳最毒的中午时间也不能回室内,有的学员因此皮都晒脱了;还有白天做十四五个小时的体力劳动,晚上回来本已筋疲力尽了,却又要学习至深夜才允许睡觉,而第二天早晨5、6点钟又要起床去劳动;再有每天早晨一起床就要坐到室外的指定区域内(通常很小),画地为牢,任凭风吹日晒,不能随便移动,晚上天黑才回到室内(怕逃跑),继续坐,直到睡觉;还有学员坚持炼功,于是白天派两个人贴身监督搞所谓“夹控”,晚上带上手铐或用绳子捆住睡觉……等等,真是为了让人难受,无所不用其极。

后来由于大法弟子们不断抗议,坚决不服从邪恶的安排,并以各种方式揭露邪恶,加上海外大法弟子的大力支持和声援(这里我要深深感谢海外大法弟子对邪恶的揭露和抗议,这些行动有力地震慑了邪恶,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被关押的大法弟子的压力--我们很多被关押的大法弟子都有同感),当然最主要还是随着师父正法的进程,邪恶逐步被铲除,我们的处境好了一些,一般不会随意用电棍电人、或拳打脚踢了,我们所受的体罚也没那么严重了(但仍比已被洗脑者艰苦很多)。于是邪恶也改变了策略,硬的不行来软的,有时甚至装出一副伪善的面孔,搞起了所谓的“帮教”活动。

比如一有新的大法弟子进来了,既不打你、骂你,也不体罚你,而是装出一副和气的样子,和你聊天。这时你说很刺激他的话他也不恼不怒,其实他在观察、了解你的思想特征和心理状态,然后根据你的情况进行针对性的“帮教”活动。但有一点,这期间,他们绝对禁止新来的学员和不妥协的大法弟子接触,因为来久了的大法弟子知道真相,能够揭穿他们的伪善。一般被判劳教的都是原来比较坚定的学员,进来之前都有一定的思想准备,以为进来以后可能受到怎样怎样的迫害,如何面对邪恶坚定不移等等,可来了一看,也没受到什么很严重的迫害,那些警察和叛徒一个个都“和颜悦色”的,心理不免会产生一丝困惑,不久思想就会松懈一些。这时那些叛徒在警察的幕后指使下就开始了“帮教”、也就是散布他们的邪悟了,如说,“我们开始也和你一样,思想转不过弯来,放不下一些东西,到这里一看,根本不象外面想的那样,那些转化的学员对我们都很好,转化是正确的、是提高”等等。如果这样不能“转化”,就找那些刚刚被洗脑的、或同一地区已被洗脑的人来个“现身说法”,因为这些人刚刚从坚修走向邪悟,了解这一段时期一般人的思想状态,知道他们的弱点在哪里,说话会“有的放矢”、而同一地区的人同乡同土,很多事情原来都互相知道,容易有共同语言,抵触心理较小,便于灌输邪悟;再不行,就找以前在外面认识或很熟悉的(已叛变的)人来做工作,熟人见面,感慨万千,自然又少了一些戒心,这时又乘机灌输邪悟;还不“转化”,就找异性来做工作,男学员找女的“帮教”,女学员找男的“帮教”。因为有的大法弟子态度很严厉,一般的“帮教”根本不听,或严辞拒绝。而见到异性,一般都不会态度很强硬,至少表面上要客气一些。而只要不很抵触,在谈话间那些为邪恶所驱使的“帮教”者就又会潜移默化地散布邪悟,如果修炼者对法理的认识哪方面稍微有一点模糊和不扎实,就很容易被侵染,久而久之,经过一轮又一轮的邪悟侵蚀,有的人对法的正信就逐渐丧失了。那些帮教者很有“经验”,通常都是几个人“帮”一个人,形成谈话中数量上的优势,而每个人都从不同的角度观察、了解帮教对象的言谈举止、心理特点、及对法理的个人解释等,每次谈话后回来分析此人的思维弱点、言语漏洞、找出其思想上的突破口,制订所谓“攻坚”方案,下次再来。

大法弟子一般都很正直、坦诚,也很朴实,他们并不知道这背后的阴谋,往往有什么说什么,认真诚恳地与“帮教者”谈着、辩着。但一般人讲话,谁都保证不了其说话词语表面上的绝对周密,越是观点对立、越是激烈的辩论,越容易出现语句漏洞,更何况大法弟子是以一对多,很难有空隙全面思考,这样就很容易被抓住话柄,受到围攻,而那些叛徒散布的邪悟又打着“符合法理、悟得高、修得好”的旗号。与此同时,在个人环境上,大法弟子身处磨难很大的逆境、身心困苦,而那些叛徒却轻松自在、有邪恶撑腰。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一个修炼人对法的认识稍有不坚、不深,就很容易被迷惑。如果所有这一切手段都不起作用,邪恶的真实面目就露出来了。那些伪装出来的“和蔼可亲”突然不见了,代之以威胁恐吓:必须转化,不转化就别想出去、把牢底坐穿!有的甚至说,不转化就是死路一条!等等,同时施以体罚、长时间在烈日下操练或繁重的体力劳动;或找几个人处处跟踪、监督,不许随便走动和说话,不许和其他人接触;或白天长时间体力劳动,夜里不让睡好觉,一直要“学习”到深夜,等等,把人搞得疲惫不堪。谈话时,再也不见以前那种“伪善平和”了,代之以冷嘲热讽、呵斥谩骂。

如果经过这样一段时间的身体磨难还不行,他们还“发明”了一种让人“孤寂”的办法。我在官方的“转化工作经验”介绍中看到一个例子:有一个学员,开始对大法非常坚定,对法的认识也很深,思维也很周密,怎么“帮教”也讲不过她,她也不怕吃苦,无畏生死,怎么折磨也不动心。后来邪恶想了个办法,隔离她,把她单独关在一间屋子里,一日三餐供应,不让她干活,也不能做别的事,每天就是吃饭睡觉,同时严禁任何人与她接触,更不能说话,就这样让她孤独、无聊、寂寞,开始她还能坚持,可是一天两天、一周两周可以,两三个月过去了,仍是如此,她有些支撑不住了,情绪开始烦躁不安,想找个人说说话,可是哪有人啊,连指责她的话都没有人说。而这时邪恶却在密切注意她的一举一动,看到火候差不多了,那些警察开始“关心她,体贴她”,那些邪悟者开导她,“放下执著,不要和自己过不去了”,等等。而这时,她所需要的仅仅是与人说话、交流。思想上一不反感,邪悟乘虚而入,她终于被洗脑了。看到此法有效,邪恶又在其他坚修大法、难以洗脑的学员身上推广,有的大法弟子被如此“软禁”达一年之久。据有的曾被洗脑过的学员讲,在身心很难过很痛苦的时候,他甚至希望别人能以一种“看起来”符合法理、又与官方要求不矛盾的思路来说服他,以达到既解脱痛苦又“自圆其说”的目的。其实,人这时的思想只以解脱痛苦为目的,饥不择食,其思维已扭曲变形,根本不可能客观、全面、理性地站在法上思考问题,而那些邪悟谬论就在此时大行其道,毁了不少人。真是“软刀子杀人更厉害”,它的欺骗性让人在背离法的时候都不觉得是在堕落、毁灭,而是在“提高和升华”,邪恶的破坏确实够严重的!不过,反过来想一想,这也不是偶然的,邪恶能如此破坏,除了它本身的原因,也有我们自己心性上的问题,如果人人心性上能达到理性、坚实、无漏,邪恶将无从下手。我觉得,那些磨难和邪悟,就象修炼大道上的拦路虎和绊脚石,如果心性不高,就会被它吞噬或阻拦,如果对法的认识无比坚定和透彻,就能够战胜它们、超越它们,使它们成为自己修炼道路上的阶梯,踏着它们一步一步提高和升华。

请看以下邪悟的例子:

邪悟1:修炼就是要放下执著、放下人情,在劳教所、学习班的环境中,让你写“三书”(或四书、五书等)与师父和大法决裂不是偶然的,目的就是让你放下对师父、对大法的“人情”,而且人间的语言文字无损于大法和师父,对修炼人而言,那只是白纸黑字的表面形式,没有任何影响,只是以这种方式去掉执著心。

剖析邪悟1:修炼要放下执著、放下人情这没错,但这无损于我们敬仰师父、维护大法。人在人这一层次中存在(包括修炼),就不能脱离这一层生命的生存方式和思维状态,那么人如果认识到法轮大法是宇宙的根本大法,就应当按人的思维方式表现出尊重、敬仰和坚信,这反映出一个人──无论他是否在修炼大法,对大法正信的一念,这不是不去人情,恰恰相反,这是人更高层次本性的一面对法的认识以人间思维形式的正当反映。师父讲过,高层生命都是跪着听法的,因为他们没有人情,更能看清真相。而恰恰是人,为幻所迷,才敢对大法妄加评论、甚至横加污蔑。话一出口,罪业即成,虽然是最表面的语言,无损师父和大法,但却给自己造下了无边罪业,这是一个修炼人万万不能做、也绝对不应该做的。

* * *

邪悟2:邪者先问:“你修炼是不是什么都能放下,甚至放下生死?”学员当然说“是”,然后邪者就开始骂师父、骂大法,学员当然不接受,甚至很生气地严厉制止他们,邪者就说,“你看看,还说什么都能放下,我刚说了两句,你就发这么大的脾气,这不是人情吗?我看你别的都能放下了,就有一点还放不下,那就是放不下师父、放不下大法,这正是你的执著,我们也是这么过来的,转化正是让你放下执著,放下了就是提高。”

剖析邪悟2:骂师父、骂大法,这是人对大法最邪恶的行为之一,修炼人正是认识到这一点,出于善心,才告诉作恶者少作恶,少造业。当然,一些修炼人的人情可能未去尽,表现有些激动,这也不奇怪。在修炼的过程当中,每个人都会发现不足,发现了就改正,我们都是一步一步这样提高上来的,但没有理由因此就否定师父、否定大法,相反,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我们还要在人间证实大法、弘扬大法。坚信大法这不是执著,这是人在人间最宝贵的一念。而且,只有相信大法、修炼大法才能不断地发现执著、去掉执著,一个不信大法的常人,视七情六欲、名利欲情为理所当然,何来去执著?邪悟者将去执著和修大法割裂开来,只去执著、不修大法,只能是缘木求鱼,自欺其人!

* * *

邪悟3:你修法轮功,目的是为了圆满,为自己得好处,为此你不惜抛家舍业,去上访、去与国家作对,而不顾家中亲人的痛苦和工作的耽误,也让全国的公安人员为你们日夜受累,你这是为了圆满的自私心而让众人受苦,让国家受害,既然你讲善,就应该放弃为修炼、为圆满的私心,为别人多着想,不给国家添麻烦,马上转化,这才是“善”。

剖析邪悟3:只要坚修大法,最后的结果一定是圆满,这是师父告诉我们、而我们也坚信不移的。修炼大法,提高生命的层次、让自己的生命更加纯净、美好,这并不是自私,恰恰相反,留恋宇宙间最低层次的人间,抱着人败坏的观念不放,并且以这种败坏的观念来污染美好、纯净的宇宙空间,这才是肮脏和堕落!而且,在修炼大法的过程中,师父要求我们必须达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标准。在弘法中我们会使一大批有缘的人了解大法、相信大法、修炼大法,这才是真正在救度世人、与人为善,因为只有头脑中存有相信大法的一念,这个生命在未来才是有希望的。否则,站在常人的角度,按常人的观念和方式,让人在人间暂时少点麻烦、得点好处,但却顺从邪恶对法的破坏,甚至助纣为虐,阻碍人们相信正法,那么不仅有缘得法的人不能得度,破坏者自己也要为此承受极大的罪业,到头来害人害己,使众多生命都得到一个可悲的结局,这难道就是善吗?其实,抱着常人败坏的观念不放,已经认识了宇宙大法却在邪恶的压力面前不敢证实大法,这才是私心和执著在作怪。

* * *

邪悟4:你有怕心,你知道骂师父、骂大法要遭报应、要下地狱,所以你不敢写“三书”,你怕下地狱,这也是怕心,你去不掉这个心也圆满不了。

剖析邪悟4:这是典型的魔性心态,甚至有的邪悟者还说,我不怕下地狱,即使下地狱我也要转化你,等等。下地狱不是什么怕心的问题,首先应明确地狱是一个什么地方。地狱是罪恶的生命承受恶报的地方,一个同化宇宙大法的修炼人(他同时也一定是去掉怕心的),怎么可能去那里呢?只有破坏大法、十恶不赦的生命才会有此报应。大法弟子是要去执著,但更要同化真善忍,而且这二者是完整的、统一的,一个真心修善的生命是绝不会落入、也根本不会总想着要下地狱的。邪悟者不能全面认识大法,只片面、偏执地以“去怕心”为借口散布邪悟,念念不离地狱,却意识不到其行为是破坏大法,罪恶至极。这种只去执著、不分善恶的邪念,正反映了邪恶不顾一切破坏法轮大法的魔性心态(师父讲过,一定层次的魔也要修去执著的,只是它不修善),根本就不是人的思想。只要大法弟子心存正念、助师正法,邪恶之徒一定会“如愿以偿”,坠入地狱承受其无边罪业的。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