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河北省成安县参加法会的大法弟子被恶警绑架一事的思考


【明慧网2002年12月28日】2002年8月,河北省邯郸市成安县大法弟子在丁庄村召开学法交流会。学员来自本市、县、乡,总人数67名,被成安县公安局非法抓捕。大法弟子寻瑞林被成安恶警毒打,七天后被临漳县恶警劫走并迫害致死。

8月31日下午2点法会开始,学员陆续进入会场。因恶人举报4点左右县刑警队和北乡义乡派出所共7名干警突然出现,堵住大门威胁学员:“不准动,动就开枪!”一边用手机给县局联系。法会负责人说:“放下大法书,大家发正念!”很多学员马上盘腿立掌,但有的因正念不足已惊慌失措。就这样僵持了10-20分钟后,局长李志德带全县恶警来到。李气急败坏地连打带骂,命令恶警搜抢大法书、大法资料、光盘和学员身上的现金、手机、呼机等贵重物品,门边的同修被打。一位学员大声说:“不准打人!”恶警蜂拥而至,大打出手。一女学员的腿被打折。四五个恶警揪着始终盘腿立掌的寻瑞林,打得白衬衣变成了血紫衬衣。在场的学员都不同程度地遭到殴打,其境惨不忍睹。随后一个个铐、捆(手铐少),用晒衣服的废电话线和旧衣服撕成的布条捆人。学员的摩托车、三轮车、自行车全被拉走变卖。恶警从出现到离去大约用了1个小时,该村几百名群众见证了这一事实。

学员分别被绑架到各乡镇派出所进行非法审讯。7天后劫持入各县看守所。市、县还专门成立8.31专案组。9月8日寻瑞林被临漳公安强行灌食折磨致死,强行就地火化,拿出2300元钱作安家费,威胁亲属写保证。专案组怕类似事件发生,就放出几个年岁大的学员,并逼迫写保证、交罚金。一个年轻女学员一直呕吐,十几天后亲属交3000元罚金才放人。从派出所正念闯出来几位学员。其中女学员张风在亲戚家再遭绑架。十六大期间成安恶警再次非法抄家抓捕十几名大法弟子。其余各乡镇举办洗脑班,逼迫表态。有的学员被迫流离失所。资料点被破坏,与明慧网失去了联系,成安被邪恶的白色恐怖笼罩着。

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未来的佛道神,即便有执著有漏也应在师父的安排下修正,怎能让旧势力和邪恶生命迫害呢?通过与同修切磋交流悟到,此事不仅是负责人的漏而是参与其中和全县同修的漏。师父慈悲点化却执迷不悟。“不是工作是修炼”。负责人有了干事心、攀比心、显示心和对自我的执著,对正念正行认识不足,不清醒不理智,走向一个极端。同修一提安全问题就会被说成是怕心和没有正念。有的在情的带动下不能“以法为师”、在“法上认识法”,而以谁谁说的去做,被动地不假思索地去做,不用法衡量。例如7月份在一个村召开学法会,接到可靠消息说有恶人报警,负责人马上把法会转移到另一个村继续开。结果那天恶警没去。几天后该村炼功点十几位学员被抓,同修说:“这是考验,当时如不转移,金刚不动,不会出任何事,下次再遇到,我坚决不动。”话表面上虽然不能说错,可是,同修啊,我们在人中修炼要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社会修炼,不然岂不成了“有李老师法身保护不怕汽车撞”了吗?理智、智慧地对待安全问题是为了要对学员负责,对大法负责。我们是要抵制迫害的,怎能让邪恶随意迫害而不动呢?

出现用功能定住坏人让同修脱险是正念,恶警抢书、资料、钱、手机的时候共同抵制是正念,恶警打同修、捆同修时我们不顾自我安危、保护其他学员是正念,到派出所讲真相炼功发正念闯出魔窟是正念,全盘否定邪恶对学员威胁判刑、劳教、逼写保证、罚钱、无期限关押,不消极承受是正念。但是大家不能没有整体意识,如果分不清个人修炼与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区别,就会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比如这次事故后,同修之间互相抱怨,认为法会根本就不该开。其实不是开不开法会的问题,而是大家在决定和准备开法会过程中的心态才是最重要的,只有始终用强大的正念对待才能不让旧势力钻空子。事故后有人对发正念产生了迷惘,甚至不看明慧文章、真相也不讲了,工作也不做了,光盼着同修出狱。可邪恶不会主动放弃迫害,什么才是对狱中学员的有力支持呢?清醒吧,师父和无数的正神看着我们呢。大家共同发正念清除对我们的迫害,同时所有有关学员(包括狱中同修),都应该借此机会好好向内找,继续纯净自己,还要相互鼓励和提醒,共同树立起强大的正念,彻底突破旧势力的安排、清除迫害。只要我们能形成一个圆融不破的整体,做我们应该做的一切,就能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救度更多的众生。真正融入法中,放下自我,互相配合好,环境一定会变好。

写出此文,旨在抛砖引玉,个人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附成安县犯罪恶人榜:
公安局 局长:李志德、吕建章、马××;
政保股: 田桂生、杨士华、大刚;
漳河店派出所:张运海、任惠平;
北乡义派出所:李俊山、梁红光;
北乡义乡政府:朱××、暴立宪。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