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了文革和六四,谁还看不透这世道?”


【明慧网2002年12月28日】认识了一个同修的丈夫老王(未修炼),从北方某大城市来,给我讲了一些他的故事。

* * *

我们单位的老张和他太太都是高级知识分子,分别是单位里的技术骨干,工作认真负责,兢兢业业。有一天两人都被警察抓走了。我和另一同事负责带老张去洗脑班,其实我们知道老张根本不可能转化。610让我们值夜班,防止老张晚上跑了,另一同事说:“干什么呀,我老婆孩子在家等着呢。”

610找了两个被转化了的做老张的工作,被老张呵斥出去了,这两人就开始对老张出言不逊。我当时就跟他们急了,我说你们必须好好对待我们老张,他在我们单位人人尊敬,你们算什么呀?

后来老张还是在白天610办公室的人看守时瞅准了一个机会走脱了,我心里想:“跑得好,跑得太好了。”

后来老张和他太太不幸又被他们抓住了,被送劳教。我和单位领导无能为力,就想我们尽可能地帮老张家里吧。单位领导专门拨款给老张年逾八十的老父亲补助费,碰到单位里分吃的,我就和同事给老张家送去。咳,经历了文化大革命和六四,谁还看不透这世道?

有一次我去劳教所看老张,警察说:“我看你们老张挺好的一个人。”我说:“是啊,老张就是个好人哪!而且我们单位好多事儿等着老张呢。”警察说:“好,好,我尽量争取给老张提前释放。说实在的,我们也很有看法,现在公安局大案要案没人破,全来折腾法轮功了。凶杀案的破案率只有百分之二十,受害家属堵着公安局门口哭着喊着也没人理。”

其实很多人都不想迫害法轮功,但罗干搞连坐制,只要有一个法轮功去了北京,你这地区的公安局长,政法委书记就丢乌纱帽,你说罗干这个歹徒多坏?再说你叫他们怎么看着,那能看得住?

* * *

我对老王说:“你这么善待法轮功学员,真是积了大德了。”老王拍着胸口说:“咳,我做人得对得起良心。”